新闻
CAFA讲座丨弗雷德•克莱纳:罗马艺术中的历史与风景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369  时间:2018/3/9 15:06:29

2018年3月7日晚,由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罗马艺术中的历史与风景”讲座在中央美术学院7号楼红椅子报告厅开讲。主讲人为美国波士顿大学艺术史教授、《加德纳艺术史》的作者弗雷德•克莱纳(Fred S. Kleiner),他以“历史浮雕”与“风景壁画”为主题,为观众带来了一场罗马历史与风景的盛宴。该讲座由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史教授邵亦杨主持。

讲座伊始,弗雷德•克莱纳教授首先表达了对讲座的邀请者朱青生教授与邵亦杨教授的感谢,他很高兴一周之内能够分别在北京大学与中央美术学院进行讲座以及很荣幸能与这两所世界顶尖院校的老师和同学们进行交流。在这周的两场讲座中,他讨论了罗马艺术中的三个主题:肖像、历史浮雕 、壁画。本场讲座的主题是关于历史浮雕和壁画。

克莱纳教授从罗马艺术的政治层面谈起,借此来向观众讲述西方艺术的一些基本特征,正是这些基本特征使得西方艺术与中国的大部分艺术以及亚洲艺术不同。克莱纳教授在这一部分讨论的重点为公元100年之前罗马皇帝图密善(Domitian,于公元81-96年在位)所建立的纪念碑上的两件浮雕作品,他希望通过介绍这两件浮雕,向观众解释罗马艺术中的“图像语言”问题,这是罗马(以及其他西方文化)叙事的独特方法,他们不仅用男性和女性、男神和女神来叙事,并且还将抽象的概念拟人化。

克莱纳教授首先介绍了有关弗拉维王朝(Flavian dynasty)的历史背景,涉及图密善皇帝与其父亲维斯帕先(Vespasian)及其兄长提图斯(Titus)之间的政治纠葛。他所展示的第一件浮雕作品所描绘的是维斯帕先进入罗马的场景,虽然浮雕上没有标注这件作品的主题,但是克莱纳教授将图像转化为文字语言进行了一番解读,在这个过程中展示了这种转化的方法。值得注意的是,这件浮雕中的人物头部都保存得十分完好,而在世界上任何一座博物馆的那些有着2000年历史的雕塑中,几乎不可能找到与这件雕塑保存得一样完好的作品。

第二件浮雕作品与第一件相对而立,描绘了罗马皇帝在战场上取得胜利之后并没有返回罗马城,而是开始了新的征战。克莱纳教授对这件浮雕细节中所出现的新的人物与故事进行了分析。他再次强调了这件浮雕保存的完美状态,人物头部保存得几乎完美无损,这在古代艺术中如此罕见。如此完好的保存状态对于侦探一般的艺术史家来说就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同第一件浮雕一样,这些人物雕像符合古希腊罗马艺术的准则。他们的面部特征、身体比例都非常完美,是西方艺术中的古典风格。但是,其中有一个形象不同于其他人,这个人物就是皇帝自己,相对于身体,他的头部太小了,脖子却又过长。为什么这个人物不符合古典艺术的完美比例呢?克莱纳教授通过这个人物独特的发型判断这个人是图密善,但其头部却不是图密善的脸,他的脸被替换了,甚至还能看到他面部被刻掉时前额处被切掉的头发。通过将这件浮雕的人物头部与图密善的下一任皇帝涅尔瓦(Nerva)的雕像进行对比,可判断其换上的是涅尔瓦的面部。借此,克莱纳教授向大家讲述了古罗马时期存在的元老院对失宠之人“记忆”抹杀的传统。图密善就遭受到了这种惩罚,罗马元老院阴谋地反对他并将其刺杀。那么,为什么第一件作品中图密善的头像是完整的呢?克莱纳教授的解释是这样的:这两件浮雕为一座大规模的图密善纪念碑或建筑所作,第一件用来纪念他青年时作为父亲在罗马城的代表的经历;第二件为纪念他发动的一场战争,完成时距离他被刺杀只有几年时间。图密善被刺杀时,这两件作品已经创作完成,并在雕塑工作室等待建筑的完工。后来,其中一件浮雕被改为纪念涅尔瓦的作品,皇家雕塑家用涅尔瓦的面部换下了图密善的面部。而涅尔瓦执政一年半便去世了,已经不可能将涅尔瓦的头像再换成下一任皇帝,因为那么小的头颅跟真人大小的躯干不匹配。所以这两件雕像被当成垃圾扔在了一座古墓中(这两件浮雕被发现于一座罗马墓葬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些浮雕能保存得这样完整。由此可见,罗马的政治艺术并不是“为艺术而艺术”,艺术家受雇于罗马帝国,他们很有才华,却只能奉命行事,当他们创作的浮雕失去政治意义时,它们就会被抛弃。这与帝国时代的中国十分相似。

讲座第二部分的主题为罗马壁画。罗马壁画最重要的发现来自庞贝和附近的赫库兰尼姆(Herculaneum)。在这一板块中,克莱纳教授展示了罗马壁画的四种风格:第一风格采用上色的石膏覆盖墙面以模仿地中海地区各大采石场的大理石表面;第二风格试图打破房间的封闭性,制造一种将房间置于画家想象的三维世界的幻觉,圆形神庙、列柱与风景画是第二风格中常见的主题;第三风格表现为每面墙上大片平实的色彩和置于中心的带边框绘画,是一种对墙面的装饰;第四风格的壁画设计趋于复杂,带边框的风景画仍然是墙面的中心元素。这种将风景画用红色的线条框起来的做法在中国唐代墓葬韩休墓中也有出现。但很难证明中国画家见过这些罗马壁画,克莱纳教授认为有一种可能,即以罗马书籍的传播为纽带。但在这个问题上,克莱纳教授不想急于给出结论。

在聆听了如此令人兴趣盎然的隐藏在古罗马浮雕中的历史故事和欣赏了数量丰富而又奇异多姿的罗马壁画之后,观众们踊跃发言,与克莱纳教授就罗马壁画的画面内容、材质、湿壁画技法、阴影光线、透视技法等各方面的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文/张弛 
图/胡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