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在古今东西间十字穿越:“十字坡”魏东作品展举办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768  时间:2018/6/11 16:27:16

北四环旁,一片有木有草的城中“世外桃源”内,大片麦田、青色菜园、俊俏白马的“置景”令人恍若隔世,这是非凡仕艺术(FEEFAN’S ART)的所在地。恰巧的是,2018年6月8日在这里开幕的《十字坡-魏东作品》展也令人有“穿越”之感。这种穿越可以从两个方面谈起:一是一向有强烈个人风格的艺术家魏东本次选择的创作题材、形式发生了较大的转变,与其以往的“裸露”式风格对比鲜明,让人耳目一新;二是他以另辟蹊径的方式将自己的艺术表达推向了新境地,让人不得不感叹:原来中西之间、古今之间的对话还可以以这种方式展开?

“欲望是我绘画的原动力”

魏东1968年出生于内蒙古,后随父母迁至武汉,从小随其父学习国画,后进入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油画,对中国传统绘画有着很深的造诣,线描功力深厚,造型能力超群,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在国内画坛崭露头角。2001年后定居美国后创作了大量油画人物画作品,受到西方艺术界的关注。

两年前举办的“丑的历险—魏东 1993-2015”展令魏东声名大噪。“丑的历险”系列植根于现代主义对“丑”的再发现和创造性转化,以媚俗化的怪诞图像就畸形的现实和垂危的文化进行了反讽的表达。画面里各种“丰乳肥臀” 的女性体、人为设定的“戏虐”场景、媚俗的故事情节等等使得关注与争议同时沸腾,画面之鲜活度几乎触及视觉禁区,魏东本人说“欲望是我绘画的原动力”。

经历“丑的历险”后,“经典与情欲世界的双重体验”几乎成为魏东绘画创作的“标签”。但是,从这项“双重体验”中细细观摩,或许我们能够从视觉上的“裸露”和“情色”表达中得到另一种更为真实的提示:画面背后暗藏的其实是另一条线索——即一种与东、西方艺术文本的互文实践,这条线索或许更为贴近艺术家的思考与追求。而如今,经过三年的积累,魏东把自己“古今你我,各有东西”的理念放大开来,并生发出了一系列的新表达。

“古今你我,各有东西”

展览取名“十字坡”——古代与现代不同的时空背景,东、西方绘画表现手法,在这两条纵横交叉的十字线索中存在的是恒古的自然,是透过山水探究内心的人文心境。魏东抛开了以往为人所熟悉的人物画题材,将视角再次转向他早年学习研究的中国古代绘画,从宋元山水画中寻找灵感创作此全新系列作品。而在这之中最引人关注的要数魏东重新诠释后的部分中国古代绘画,例如元代绘画大家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宋代画家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等。

譬如,《鹊华秋色图》是元代画家赵孟頫送给他的友人、南宋文学家周密的作品,表现的是周密家乡济南的美丽自然风光,原作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为清乾隆皇帝《石渠宝笈》收录,作品流传有序,原作上有历朝文人的题跋、印鉴,是研究元代绘画最好的史料。

赵孟頫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文人大家,对于唐、宋至元的文化传承以及蒙古政权统治下的汉文化复兴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作为宋室后裔的赵孟頫虽然受召于元朝做官,遭到众多宋室遗臣的诟病,他终其一生对隐而不仕的南宋遗臣表达出相当程度的理解和尊重,他在个人名节和文脉传承大义之间的取舍……魏东希望从《鹊华秋色图》中来重新解读赵孟頫心存高远、坦然如镜水的内心世界。

由此,魏东从赵孟頫《鹊华秋色图》延伸创作了这幅《故国秋色》,淡雅的色调、坚挺的山石、零落的草木勾勒出秋色之美,我们也不难联想到中国古人常常以“秋”来表达思念之情的创作方式,这批作品基本都是魏东在美国时创作的,在谈到这些作品时也能隐约感受到魏东远在他乡对故国的思念,以及将这份情感寄托于画面的状态表达。

中国古代山水画多带有文人借景抒怀的特点,魏东此次作品从古代山水画入手,用一个个时间节点来梳理中国历史处于大时代沧桑变易背景之下的文人情绪,用现代手法重新诠释的这些作品,自有透过山水所传达的当代观念和时代意义。

寻山、寻树、寻石——以便寻心

有意思的不仅是画面,还有魏东为每件作品取的名称,如“倚山图”“寻石记”“寻树记”“寻山图”等等,古典趣味将整个画面的节奏拉回到某个时空里,而部分作品后面加上了详细的古代计时,例如《寻山图 咸平三年五月初一酉时》、《故国秋色 元贞元年十一月申时》,每个细节的诗意特性都被无限放大,画面的阅读性和故事性既饱满又生动。

《问山图-康熙二十八年九月十八日酉时》表现的是另外一位古代大画家石涛的内心世界。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康熙皇帝二次南巡,石涛在扬州接驾,献诗画,自称“臣僧”,后北上京师,结交权贵,为他们作画,但终不得仕进,郁郁寡欢返回南方,以卖画为生,总结与整理他多年来绘画实践的经验与理论,使其晚年的作品更加成熟和丰满。

问山图画面中刻画的时间是日落酉时,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5点至7点,有人提出,“酉时的光线本不应该是这么灰暗”,但画面中阴阳光线的割裂似乎非常果断,暗处的重褐色山脉几乎吞噬掉所有的细节,白衣人物显得格外突出。这画中人便是石涛,石涛同为没落王朝明室后裔,面圣之后他的内心一定是极度荒凉的,这日落时分的苍山枯树恰好映衬了心中之景,那黯然快要淹没掉所有的景色。

除此之外,本次展出的作品中还有两件尺幅不大但十分吸引人的作品,画面并置在一起,画面主体均为两个女人的裸体背影与一个皮箱的组合,一件名为《出走 2 号 》、另一件叫做《放生之路》。独自坐在铁轨上的女人、带着男款绅士帽并手握蛇的女人似乎独自就能撑起一场“大戏”,有一位美国观众很快从画面中读取了信息,他问“这是不是从《圣经》中蛇引诱男女的故事里寻找的灵感呢?”。艺术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艺术家负责“编码”,每一位观者可以自行“获取自己的密码”,而不论是哪幅作品,艺术家魏东一直以来会讲故事的特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着。虽是静帧,每个主角下一秒就好像要在画面中跃然起来,站在这样的画面前,我们是无法掩盖心中的有所期待的。

魏东的这些创作生发于经典之作,却绝非简单地试图以东、西方绘画语言的转换方式来进行描摹,更不是纯粹的临摹,艺术家试图在这个“交互”的过程中与古代文人进行深层次的精神交流,以艺术创作的方式感受他们的心境和精神状态。这些所谓古人的心境、状态其实直击的也是现代人的心理模式,而从他的画面中能够读到什么故事、看到什么草木、寻到什么山石,便要等到观者自己去探个究竟了。

文/张译之
图/主办方提供

展览信息

展期:2018.6.8-8.8(周一至周五10:30-17:30,周六、日、节假日需预约参观)
地点:北京朝阳区东四环北路东山墅南院非凡仕艺术空间(导航:非凡仕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