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CAFA讲座丨弗雷德•克莱纳:西方艺术的诞生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617  时间:2019/1/9 11:30:25

讲座全程视频(或点击首页“视频”栏目观看):

CAFA讲座丨弗雷德•克莱纳:西方艺术的诞生

2019年1月7日晚六点半,由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主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和湖南美术出版社协办的讲座“西方艺术的诞生”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开讲,座无虚席。本场讲座主讲人为美国波士顿大学艺术史与建筑史系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荣誉教授弗雷德•克莱纳(Fred S • Kleiner),主持人为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艺术史教授邵亦杨。讲座中,弗雷德•克莱纳提出西方艺术传统的诞生,即“为艺术而艺术”的革命性艺术创作态度出现于公元前500年的古希腊,并以世界各地丰富翔实的艺术作品为例,清晰有力地向听众展示了2500年前的古希腊古典革命进程,这一观念也一直主导着西方艺术的发展。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博士胡桥担任本场讲座翻译。

讲座伊始,邵亦杨教授对主讲人进行介绍,弗雷德•克莱纳教授是美国著名的艺术史家,专注古罗马艺术并延伸至全球艺术史,同时也是全世界深受欢迎的艺术史著作《加德纳艺术通史》的作者,该书第15版的中文版刚刚面世。在2018年下半年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国际美术教育大会上,克莱纳受聘为中央美院荣誉教授,必将与中国艺术学界保持更密切的交流。

讲座从绘画与雕塑的古典革命两部分展开。从西班牙、法国的史前洞穴到雅典的巨大彩绘陶瓶,在艺术之始,世界各地的早期艺术家在制作图像和讲述故事上都有相同的表现方式。史前洞穴壁画、古埃及庆祝纳尔米国王统一埃及的石板、苏美尔人的军旗、埃及北部萨卡拉一位名叫Ti的官员墓室墙壁上的彩绘浮雕等,这些作品都能看到早期艺术的共同特征:表现人物时往往采取正面和侧面复合视图,使用“等级比例”(hierarchy of scale)的表现方法,在水平位置上突出最重要的人物,并且通过带状的呈现方式叙事;在表现动物时,一般使用侧视图,而如果动物有角则采用复合视角,将两只角完整地呈现于画面上。

直到公元前540年的黑绘艺术家埃克塞基亚斯仍采用古老的复合视图创作人物,但短短四十年后,红绘画家欧弗洛尼奥斯和欧西米德斯在表现人物形象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革新——欧弗洛尼奥斯打破了画家几千年来所遵循的规则:不再使用复合视图;与所有早期艺术家不同,他的目标不再是表现完整人体,而是如何呈现真实看到的人体,这是艺术史上革命性的创新。而欧西米德斯则在陶瓶上表现了三个独立的人物,还创新地表现了一个四分之三背面的人。他写道:“欧西米德斯将我描绘成欧弗洛尼奥斯不能做到的样子!”欧西米德斯的主题不再是“三个醉汉跳舞”,而是“欧西米德斯如何优于竞争对手欧弗洛尼奥斯”,主题在艺术史上第一次成为画家创作艺术作品的方式。在公元前500年左右的希腊,我们第一次遇见了“为艺术而艺术”的想法。欧弗洛尼奥斯和欧西米德斯的创新只是艺术革命的开端,后来被称为希腊艺术的古典风格。

时间推移两个世纪,一张来自庞贝的希腊画作埃雷特里亚的菲洛克索诺斯(Philoxenos of Eretria)复制品呈现出更加大胆的艺术革新:艺术家开始表现阴影和倒影,这意味着艺术家不仅仅对事物的形状感兴趣,还有这些东西在人眼中是什么样子的,这是古典时期艺术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一直以侧视图表现的动物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四分之三后视图表现出来,这样的透视缩短法深深影响了意大利复兴之后的14-19世纪:1455年乌切诺的《圣罗马诺之战》、1617年鲁本斯的《猎狮图》以及1812年籍里柯创作的法国骑兵军官等,这些都是古典时代绘画革命的延续。

在艺术史中,古典的革命不仅局限于绘画。在雕塑方面,希腊人也打破了数千年来一直存在的规则,并开创了一种新的表现方法,从这时开始,这套新的方法主宰了雕塑艺术。古希腊艺术早期,青铜雕像与几何时期陶瓶上的彩绘人物大致等大,雕塑躯干呈三角形,腰部很细,为了展示神的长发,雕塑家不得不延长他的脖子,早期艺术家将人体视为独立局部的集合,每一部分都以最清晰、最具描述性的方式呈现。

75年后,公元前600年左右,可以被握在手心的青铜雕塑变成了真人等大的大理石雕像,这样的大小革新显示了其他文明的介入:埃及,希腊人还完全复制了埃及雕像的姿态。然而,埃及和希腊的雕像并不相同:埃及雕像没有从石块中解放出来,它像石头本身一样永恒;但希腊艺术家已经通过移除不必要的石头来表现活生生的人体。两代之后,希腊雕塑家虽然仍在使用埃及样本,但雕刻细部更为自然、比例更加真实,模式感也消失了,最引人注目的是脸上呈现出了微笑,原因是希腊雕塑家试图告诉我们这个人还活着,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微笑。

直到公元前480年左右,希腊人才最终拒绝了埃及雕像的姿态,转而采用一种新的姿势来表现站立的人。公元前450年左右,希腊黄金时代的雕塑家波留克列特斯改进了这一站姿,他创作的站立裸体男子动作更加夸张,不仅腿部和臀部因向前迈步而移动,而且手臂移动,肩膀倾斜,头部向右转得更厉害。他将著作和雕像称为“法则”,即理想的雕像是以和谐的比例构建的,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必须与其他部分保持固定的数学关系,波留克列特斯也对雕像的姿势做了严格的规定,它证明了完美的平衡。波留克列特斯将艺术本身呈现在一件艺术品中。

克莱纳教授再次强调“为艺术而艺术” 的艺术创作态度发明于2500年前的古希腊,并在此后永远地改变了西方艺术史。讲座尾声,在场的观众踊跃提问,围绕自己在讲座中的观察与思考与主讲人进行了积极互动。

文/张沈彤
图/胡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