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CAFA专稿丨何以郑锦?——中央美术学院前身与中国美术教育体系的完善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799  时间:2019/1/17 16:26:54

按:2018年4月1日,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的首场庆祝活动,复原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大礼堂正门的中央美院校史馆正式开馆。作为校庆收官之作,近日,“丹青锦裳:郑锦与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展览分为文献和作品两条主线对郑锦的展开梳理和探讨,内线以“何以郑锦”、“平民教育”、“寓居澳门”三大板块的文献梳理贯穿郑锦的人生轨迹,从筹建与发展北京美术学校,到辗转河北定县开展平民美术教育,后寓居澳门投入绘画艺术创作;外线集中呈现了郑锦的26件经典之作,涵盖自上世纪20年代的《狐狸》《玉兰孔雀》,到他生命中最后一件作品《洛神》。位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四层的展厅空间不大,却照耀出先辈艺术家郑锦先生平凡但又散发华采的一生。

百年前,中央美术学院前身——北京美术学校的首任校长郑锦,受教育部之命在北京京畿道南沟沿模范小学旧址筹备创建此校,为我国第一所现代美术教育的摇篮做出奠基之功。在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史的梳理中,郑锦自当是列居首位的。在他担任校长近7年时间里,从中等美术教育、添设高等部,再到专门制,建构起了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雏形。同时,郑锦的艺术继承宋代院体以及日本绘画风格,独具特色,留日期间作品名震画坛。遗憾的是,在今天的主流艺术史系统中,“郑锦”几乎是缺席的。

(一)

郑锦是谁?

郑锦(1883-1959),字褧裳,广东香山人士(今广州中山)。13岁由姐姐带领乘船东渡,抵达日本。不久后,入当地华侨办“大同学校”学习,与梁启超结下师生情谊。学成后又入东京的美术学校习画,成为中国学生留学日本正规公立机构学画的第一人。1907年,入读京都市立美术工艺学校,学习绘画技法。1911 年毕业后又进入日本京都市立绘画专门学校本科学习绘画。1913年,作品《娉婷》入选第七回文部省美术展览会,这也是首位国人入选日本最高级别的美术展览会,轰动日本画坛。1914年,郑锦作品《待旦》入选“东京大正博览会”,再获画界赞誉。同年3月25日,郑锦从“美专”毕业,毕业创作《鹦哥》被学校购藏。

1914年,完成学业的郑锦回到祖国,开启了人生新篇章。归国途中,他于天津拜访梁启超时,梁氏为其撰写《郑褧裳画引》,对他的艺术给出了高度评价。郑持“画引”拜会时任教育部总长的张一麐,正式进入教育部工作,领导“教科书图画门”。同时,在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兼教图案。1917年,在蔡元培的亲倡下,教育部批准成立“北京美术学校”,时任教育部总长的范源濂令郑锦自10月30日负责筹办。于此,郑锦和“北美”、“中国现代美术教育”有了脱不开的联系。

“此种学校在我国事属创办,将来一切设备、编制,自应力求完备,用先依据部订《实业学校规程》,并参酌日本《东京美术学校规则》及《京都市立美术工艺学校规则》,草定北京美术学校简章,以后再行根据简章,订定各种细则。”作为筹办学校的第一项工作,郑锦参照日本美术学校草拟了“北美”的简要章程。在他的努力下,筹备一个半月后,教育部认为学校“所拟各条,尚属妥协,应准照办”。

1918年3月接连数十日,《北京日报》头版刊出学校招生广告,同期又在上海、武昌等地招生并设置考场。4月15日,位于北京西城西单附近京畿道的北京美术学校举办成立仪式,蔡元培、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陈筱庄、及时任教育部总长的傅增湘、次长袁观澜及学务局长等出席了现场。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由国家开办的美术学府正式成立。

“北美”初以教授“美术及美术工艺必须之技能智(知)识为宗旨”,暂设绘画和图案二科,第一届中等部五年制学生共招收32人。在师资上,中国画教员有陈半丁、姚茫父、萧谦中、陈师曾、王梦白,西画方面有李毅士等。开学不久,郑锦向教育部呈请拟添高等科。7月15日,教育部批准设立“北美”添设高等部和高等师范科,以培养高等美术专门人才及中学师资。1919年,学校调整设中国画、西洋画、图案三个系。而先于北美成立的私立上海美术院(后来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于1912年也仅有西洋画科,1920年后学科才较为完备。1922年,在他的主持下,北京美术学校又升格为北京美术专门学校。学者陈继春认为,中国美术教育体系的完善应归功于以郑锦为校长的“北京美术学校”。

(二)

据画史记载,北宋时开始有了培养专门美术人才的教育机构——“画学”,但是因为其服务于皇家,未能形成广泛影响。中国的美术教育主要还是以一种传统的师徒授艺的模式传承。辛亥革命后,新式学堂建立,各种私立美术学校和美术讲习所同期出现,学堂内设置图画、手工等专修科,为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体系的建立准备了条件。

1911年,蔡元培从德国莱比锡大学学成归国后,就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2月,发表文章“对于新教育之意见”,建议将前清学部制定的“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的教育宗旨改为“军国民、实利主义、世界观、公民道德、美感”五育并举。3月30日,蔡元培在就任民国北京政府教育总长后,相继草拟了一系列有利于美育发展的政策方案,为我国现代美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蔡氏刚上任三月有余,就因不满袁世凯日益专横的统治,多次请求辞职,于 7月14日获准离任。作为一起致力于美育事业的搭档,原为教育部次长的范源濂继任后坚定地执行蔡的主张。1912年9月2日,范源濂主持颁布中华民国“注重道德教育,以实利主义教育、军国民教育辅之,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的教育方针,这是美育首次与德育、智育、体育一起而言之,同时也是蔡元培美育思想的一次胜利。

1913年,范源濂辞职南下于中华书局任职,离开了教育部。此间的一段时间里,有两件事关美育发展的重要事件发生,一则蔡元培和范源濂二人一同努力发展的美育思想被复辟帝制的袁世凯推翻;另一则,是上文提到的郑锦经梁启超举荐,由时任教育部总长的张一麐聘用,进入教育部工作。要知道张一麐曾参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组织的公车上书。1916年,范源濂第二次执掌教育部,除了即刻恢复并执行1912年推行的教育方针外,也办了两件大事:其一,聘用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学校长;其二,任命郑锦为美术学校筹备所主任。

为何是郑锦来筹备第一所国立美术学校?学者陈继春在其著作《郑锦艺术研究》一书中做出了具体分析,其一是因为蔡元培的提倡、范源濂的支持,范和郑二人都是梁启超的门生;其二,从政治生态来说,当时司掌宪法及附属法制立案及批评的贺长雄,与曾任教育总长的张一麐关系密切,在日本时他曾在美术界活动。学者认为,以他作为中华民国法律顾问的地位,又以他与中国和日本上层的关系,他的举动要比一般画家的影响大很多,不排除他参与支持这些活动的可能性。

在当时的大环境中,先于他进入教育部的鲁迅被指定为“通俗教育研究会”小说股主任,先于他进入北京艺坛的陈师曾在日本是先习博物后转绘画。相形之下,郑锦似乎是筹备“北美”的不二人选。郑锦的上任纵然与其绘画成绩有关,但在民国这段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中,也是历史的选择。

(三)

建设一所学校,任重而道远。放在今天也不能一蹴而就,更何况在20世纪上半叶那个飘摇的年代。1921-1923年间,军阀割据导致国家战乱,经济无以为继,教育经费被军阀挪用,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育成果,包括郑锦在内的国立八校校长一方面要极力组织师生正常上课,一方面又要时常聚集商议讨薪事宜。而在“北美”,因为教育经费、学校改制、学科建设、教学安排等引发了严重的内部矛盾,在积蓄几年之后彻底爆发,不可收拾。经历教员辞职、开除学生、校长室两次被封等波折后,1924年6月4日得到教育部的准予,郑锦为期近7年的校长生涯正式画上句号。

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有很多,客观来说,郑锦任职时期的美术教育,继承和延续的仍为北洋政府时期美术教育的管理模式,难以适应时代变革的发展。再则,尽管郑锦的创作继承宋代院体以及日本绘画风格,独具一格,但是在当时的北京传统一派重文人画传统,革新派重西方风格,中立者则呈现中西融合画风,难以立足,遭到师生的排挤。

郑锦之后,学校得到过片刻的太平。但是师生之间的矛盾依旧频发,学生闹事、代理校长不管事、校长不露面等等,外界开始对“北美”的办校成果产生怀疑。1925年教育部甚至以校内风波不断为由直接宣布关停学校。停办数月后学校复课,并增加戏剧和音乐二科,9月15日,学校改名“北京艺术专门学校”,10月最终教育部批准定名“国立艺术专门学校”。尽管如此,学校依旧矛盾重重,1926年林风眠在校管理一年后被迫离任南下,1929年徐悲鸿继任数月后同样被迫离职。

而离任后的郑锦,并没有离开美术教育,但是却一步步地远离主流美术的视野。1927年春,应晏阳初邀请,郑锦于“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主持“直观视听教育部”。为了更好的工作,郑锦移居农村,推进平民教育运动。在“平教总会”的工作中,他为《平民千字课》绘制插图、发表演讲、出版著作等。1936年,受广东省政府孙哲生、吴铁城、杨子毅之请,返回故里中山县,出任“中山县乡村建设委员会”会长,着力规划家乡的平民教育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时期他作品的绘画风格已发生变化。根据晏阳初留下来的文字可见,他一改之前古代美人画,开始画老农老圃。在现有的美术史教材,提及郑锦也多是介绍其开创之功,未及该段教育经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1940年中山陷落,郑锦被迫移居澳门。在这里除了潜心作画,郑锦还参与一些慈善义展、画展及开幕式。他认为,尽管位于战争圈外,但是不应忘了烽火在祖国蔓延,要利用较为平静的环境,完成有价值的工作。抗战胜利后,其平民教育初心难移,再返中山,但未能如愿,短暂工作后重归澳门,潜心丹青。寓居澳门,确实为他的创作争取了大量的时间,但是这里毕竟远离国家政治、文化中心,以至于其逝世都未能引起学界关注。

彼时,北平陷落,艺专的学校及师生长期处于颠沛流离中。直到1946年,徐悲鸿受聘重建北平艺专,学校才逐步走上正轨。时间从1918年走到今天,一百年间,这座国立高等美术学府“孕育了大师、创造了经典、培养了人才”。回望它筚路蓝缕的发展历程,莫不是在观一部中国近现代美术和中国美术教育发展史。百年校庆,以回顾首任校长郑锦作为结束,也是在迈向下一个百年的启程。

文/杨钟慧
图/主办方提供

参考文献

陈继春著,《郑锦艺术研究》,人民美术出版社,北京,2018年。
王工著,《追寻记忆——民国以来中国美术问题思考》,河北教育出版社,河北,2014年。 
刘晓路,“北平艺专前期若干史实钩沉”,载《美术观察》,1999年11期。
周博,“跨进泥巴墙的画家”,载《读书》,2010年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