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从第一套到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它们的故事你了解多少?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758  时间:2019/9/25 14:43:11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发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中央美术学院团队参与了其中的艺术提升设计。中央美术学院与新中国人民币的设计一直源远流长,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罗工柳、周令钊、侯一民、邓澍、王式廓接受党和国家的光荣任务,为新中国设计人民币图案,他们参与了新中国第二、三、四套人民币的设计工作。他们深入祖国各地写生,在人民币上展现了中国各民族人民的完美形象,在50年代和70年代分别设计了第三套和第四套人民币。此次《为新中国造型——周令钊先生百岁艺术展》也首次呈现了第二、三、四套人民币设计稿原稿。有关第一套至第四套的人民币设计,那周令钊先生又会讲述什么故事呢?而以余丁、唐晖、宋协伟为主的人民币艺术提升设计者们,又会揭露有关2019年版第五套新人民币的什么细节呢?

第一套至第四套人民币的故事

第一套人民币是在解放战争胜利进军的形势下,于1948年12月1日由同一天在河北石家庄成立的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印制发行的。由于这套人民币在面额、纸张和印制等方面都存在问题,为适应新生的人民政权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等各方面的要求,新版的人民币设计就提上了日程。第二套人民币于1950年开始设计,为提高新版人民币的设计水平,中国人民银行从中央美术学院聘请了罗工柳、周令钊和王式廓三位教授作为专家。他们于1951年3月正式进入北京人民印刷厂(今北京印钞有限公司),开始与企业技术人员精诚合作设计第二套人民币。除了人民币纸币的设计,周令钊先生还曾于1954年底到沈阳造币厂,现场绘制麦穗图,具体指导硬币的制模工作。经过反复的实验,中国人终于依靠自己的力量创造出了新中国的第一组硬币原模,从此我国也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原模雕刻技术人员。1955年3月1日公布发行的第二套人民币共10种。1964年4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决定从 1964年4月15日开始限期收回苏联代印的1953年版的3元、5元和10元纸币,1964年5月15日停止收兑和流通使用。2007年4月1日,第二套人民币的纸币停止使用,硬币还流通。

第三套人民币于1959年开始设计,所聘请的美术专家共五位:中央美术学院罗工柳、周令钊、侯一民、邓澍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陈若菊,周令钊先生负责整体设计。第三套人民币共有7种面额。与第二套人民币相比,第三套人民币取消了3元纸币,增加了1角、2角、5角和1元四种金属币,保留了第二套人民币中的1分、2分、5分纸币。第三套人民币于1962年4月20日开始发行,2000年7月1日停止流通,前后历时38年,是五套人民币纸钞中流通时间最长的一套。第三套人民币二角纸币的背景图案是武汉长江大桥,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第一座公铁两用的长江大桥,有“万里长江第一桥”之誉。早在1949年9月,李文骥、茅以升等桥梁专家就向中央人民政府递交了《筹建武汉纪念桥建议书》,建议修建武汉长江大桥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的纪念建筑。毛泽东在北平主持召开的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了建造武汉长江大桥的议案。1955年9月1日,武汉长江大桥作为中国国家“一五”计划重点工程动工。1957年10月15日,武汉长江大桥正式通车交付使用。

为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进一步健全中国的货币制度,方便流通使用和交易核算,中国人民银行于1987年4月27日至1997年4月1日发行了第四套人民币。第四套人民币是筹划设计时间最长的一套人民币,从1967年1月总行提出设计第四套人民币的设想,到1985年5月定案,历时18年。1978年11月,在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领导的支持下,由罗工柳、周令钊、侯一民、邓澎、陈若菊五人组成专家组,周令钊负责整体体美术设计,在印制和雕刻专家的参与下开始重新设计第四套人民币。经过专家们的集思广益,确定了设计指导思想和设计思路,最终完成设计方案。1979年12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上报的第四套人民币彩色设计稿 (不包括50元和100元券)经国务院原则批准。1983年3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上报的关于印制发行第四套人民币的报告经国务院核准印制。之后,根据市场货币流通量猛增的实际情况,又对50和100的大面额票券进行了设计,并于1985年5月经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批准。至此,第四套人民币整套设计完成。1997年4月1日起,第四套人民币部分币种停止发行。2018年5月1日起,100元、50元、10元、5元、2元、1元、2角纸币和1角硬币停止流通,1角、5角纸币和5角、1元硬币还在继续流通。2019年4月30日停止兑换。

第四套人民币背景花鸟图案的设计,是在周令钊先生总体设计的基础上,由陈若菊先生具体完成,其画面绚丽不失优雅、工细不乏灵动,寓意美好、耐人品味,是中国传统的吉祥纹样与现代设计结合的典范。壹元票面花鸟图案是“喜鹊登梅”。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喜鹊历来是好运与福气的象征,象征着喜事临头。梅,古称“报春花”,是花中君子,寓意坚强、高雅和忠贞,同时又象征五福,即快乐、幸福、长寿、顺利与和平。“喜鹊登梅”是深受中国人喜爱的,也最常为艺术家所表现的吉祥图案之一。贰元票面花鸟图案是“竹林绶带”。绶鸟,有吉样、富贵、长寿的意思。竹,与松、梅并称“岁寒三友”,也是花中四君子之一。竹,虚心直节、凌霜傲雪,象征高风亮节、富有气节。绶鸟与翠竹合一,寓意深长。第四套人民币伍元票面的图案是“松鹤同春”,拾元票面的花鸟图案是“凤凰牡丹”。这些花鸟图案都是在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基础上,根据人民币的设计要求再设计的典范。

周令钊先生自述

第二套人民币是在北京印钞厂开始设计的。这是国家十分重要的任务,为了保证质量,组织上邀请到了张光宇、张仃、王式廓等教授,请他们到厂里来,共同研究、商量第二套人民币应该怎么设计。他们一致认为,我们的钞票应该反映人民钞票的性质,人民币反应的是国家的政治,这是主要内容。至于它的形式,毛主席一直强调要探索民族形式,我们就应该有中国的文化传统和表现形式,这是首先要考虑到的。

动手前要收集资料,要有新的面貌、新的内容。为了使新钞票彻底摈弃带有殖民色彩的图案装饰,我们与北京印钞厂的设计、雕刻人员到故宫、颐和园、云冈石窟去临摹古建筑、石雕、石刻、铜器以及长廊里的彩画中的花纹和图案,还对敦煌壁画进行了潜心的研究,速写本画满了十几本。这些激发了我们的创作灵感,,2元券背面景框源自故宫的窗棂,3元券背面的边框取自敦煌壁画中飞天的飘带。我还把面额数字用纹样围了起来,外形如同中国传统的灯笼,这些都赋予了第二套人民币富丽典雅的气息,具有浓郁的中华民族特色。为了寻求延安宝塔山的最佳角度,我与北钞厂雕刻师宋凡一起采风、收集素材,我们才能看到2元券背面宝塔的巍峨、山的雄浑。由于3元券、5元券、10元券是在苏联印制的,当把票样送到苏联财政部长手中时,他惊讶并高兴地说:“这才像中国的钞票,非常美丽。”

北京印钞厂设计室里有一个本子,里面有角花、边饰、底纹,我们就去挑,但全是美元的样式,也有一本本的法国的、英国的、德国的钞票,设计时都可以参考,但那些资料里唯独没有我们中国的。现在,经过我们这么搞,集中了很多的中国图案。至于外国的图案,我们主要就是参考它的实用价值,例如,怎么防假,文字怎么配,框架怎么配。外国的钞票在设计方面走在前面的,我们也得学习、参考,但是钞票的图案一定要完全使用中国的,我们就这样进行设计,努力探索民族化的艺术表现形式。 

第二套人民币的设计主要是我和罗工柳两人负责。 第三套人民币主要反映的是社会主义生产建设、三面红旗和大跃进这个主题,围绕着这个主题设计整个钞票图案。主体内容实际上就是反映人民当家作主、反映国家发展的时代特点,并没有太多的大跃进的场面,即便是五元券炼钢工人的场面,也没有显示什么红旗,没有什么极“左”的东西,看起来也是挺和谐的。 第三套人民币各个票面也各有各的长处。从形式上看,以前的钞票是对称的格局,后来是上下两条线(第二套人民币),第三套人民币变成一条线。

为了画好主景图案,我亲自到过炼钢厂、石油单位,见到过炼钢工人、车床工人、拖拉机手,这些都是很好的素材。我在画5元券主景图案炼钢工人时,特别注意把握好艺术表现形式。要造成炉火通红的效果,只有把钢钎捅进去,才能出现这个效果,这样一来,手尖往那面一吹,就造成了气氛,总体设计上想到这样一些东西。这样做出来,人家都很喜欢,票面结构就好画了。

在设计第四套人民币的时候,主题是各民族大团结。本来定的最高数额就是五十元。五十元上画着农民、工人和知识分子三个人的头像。后来中央下来一个指示,说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要加印一个一百元的。那么还得画头像啊,工、农、知识分子都画过了,那一百元上面画什么呢?我就想到领袖人物上钞票,于是,我就把四位已经去世的国家领袖——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放在一百元钞票的设计上,得到了中央的批准。

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看艺术提升设计者们如何说?

中国人民银行于2019年8月30日发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50元、20元、10元、1元纸币和1元、5角、1角硬币。就在新版人民币发行前一天,中央美术学院人民币艺术研究中心揭牌仪式在北京隆重举行。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与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副总经理郑华共同揭牌宣布中心正式成立,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壁画系主任唐晖,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中钞研究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小义等双方代表出席了揭牌仪式。

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艺术提升设计者,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教授表示,:“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艺术提升设计工作主要由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共同合作完成。回首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已经过了20个年头,而回望历史,央美一直肩负着对人民币进行设计提升的使命和传统。作为后辈,我们有幸接过老先生们的班,继续为国家造型,这是我们的荣耀。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艺术提升设计工作主要由央美设计学院、造型学院壁画系和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的专业师生团队组成。在过去的十个月里,不同学科相互配合,发挥各自专长。由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教授带领的团队主要负责色彩系统、整体视觉结构和数字造型的提升工作,由造型学院副院长唐晖教授带领的壁画系团队侧重包括团花、主席像、背面风景在内的具体纹饰图案等细节,由我带领的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的工作团队更多进行人文背景研究、素材来源考证及图像视觉心理研究等工作。提升的原则是不能改变整体面貌,只能在原有基础上做微调。”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壁画系主任唐晖教授则表示,“我特别荣幸能够参与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艺术提升设计工作。曾经的壁画系老前辈们都是人民币第二套至第四套的主创,因而当我接到这个任务时,更加感到一种传承和自豪。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艺术提升设计中,壁画系主要承担团花改进、主席像升级设计和背面风景及水印的重新绘制工作。该团队由三人组成,包括张汉普、但文杰师生,由我担任主笔。该工作必须在有限定的条件下完成,不能擅自发挥,这也非常符合壁画系的专业特点——既要求我们能够画很大的画,也要有能力处理很精微的作品,一方面是艺术家,同时也是设计师,需要在约束和限制下具有格局意识,发挥最大的创造力。” 从造型和绘画的角度来看,“我们强调在绘画中的“尽精微”,意思就是在细节上要再细一些,让精微的地方更精彩一些。比如20元纸币背面的漓江山水,我们从大的格局入手,改变了原有的透视关系,让其空间更加开阔。就如同中国明式家具一样,很多地方不是简单的增减,而需要改变线条和结构,让其更好的反映我们民族的审美趣味。”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表示,“中央美术学院从建国初期到今天始终秉承着为国家形象设计的传统,其中就包括人民币的设计工作。追溯到第二套人民币的设计,包括周令钊、侯一民等老先生,大家都参与了很多工作,我们这一代人依然肩负着为国家形象设计而服务的责任和担当,投入到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艺术提升设计中来。这次调整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第一,对传统人民币的图案、图形进行改进。对原有比较繁琐的图形进行疏密关系、视觉关系上的整合,这就包括适当的删减或细节的强化。第二,就是对色彩系统的调整。过去的色彩系统相对来说比较灰暗,我们对色彩的饱和度和分辨度进行重新调整,使其色泽更加鲜艳亮丽。这也是为什么网上流行说新版人民币好像开了“美颜”一样。第三,对人民币的版式设计进行调整,对整个版式的视觉系统进行再一次梳理。这其中就包括对每一个币种的视觉和使用关系做结构和版式上的改动。”

编/艺讯网
图文资料来源中央美术学院、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