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再读王琦:一种不曾知晓的艺术力量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378  时间:2019/11/29 9:28:44

王琦先生是一位怎样的艺术家?或许当我们再次回望其百年的艺术全景时,仍会强烈感受到他艺术生命中不断传送的精神与力量。再读王琦先生,探寻他在20世纪中国美术历史过往的岁月中,是什么东西支撑着他坚守于艺术、得道于艺术、奉献于艺术。今天从老一辈艺术家富饶的艺术生命中,依旧可以获取不曾知晓的艺术力量,指引我们前行。

王琦先生的艺术路径主要为两条,一条是王琦先生的美术创作之路,从早年版画创作到之后的水墨绘画。一条是王琦先生的美术史论研究之路,作为美术史论家,王琦从事美术史理论研究,并担任《美术》、《版画》等杂志主编。正如他自己所说:“好像命运之神早已为我作出安排,要我一手拿着画笔来作画,一手拿着史笔来写文章,在两股道上齐头并进。”[1] 除此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美术教育、美术组织、艺术交流等活动。

1918年,王琦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县,之后他的人生历程与20世纪中国美术史进程紧密的相连。王琦的艺术创作集中在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到建国前后,20世纪90年代,王琦因眼疾,版画艺术“封刀”,开始转向以中国传统笔墨材料为载体的书画创作。2017年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百年辉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名家”系列“世纪刻痕——王琦百年诞辰研究展”,通过艺术展览的方式,立足中国美术发展的全景视野中,展示王琦先生在创作、研究、教育、活动组织等诸多方面成就,就如展览序言所言:他的综合成就和贡献汇集起来,如同一部百年中国美术的百科全书,丰富了后人对20世纪中国美术的总体认识。[2]

2019年11月20日,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 《王琦全集》出版首发式暨研讨会,此次活动再次引起学术界对王琦先生的艺术成就与思想展开重要的讨论。《王琦全集》出版的意义,就如首发式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致辞所言,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王琦全集》的出版与研讨会的展开具有重要意义。这部著作为了解和认识王琦先生的人生经历与艺术贡献提供了宽阔的视野和详实的资料。王琦先生的艺术活动贯穿于整个20世纪中国美术的历史中,为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贡献其一生的心力。《王琦全集》的出版,对于今天美术界进一步弘扬优秀传统,学习老一辈艺术名家的从艺精神有着现实的意义。

湖南美术出版社社长黄啸介绍到,《王琦全集》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历时3年打造,共分为10册,包括美术卷3册,美术文论卷7册,收入王琦先生版画、素描、水墨、书法作品772幅,美术文论230万字,全景式展现王琦先生的艺术成就和艺术思想,集收藏、欣赏、阅读于一体,是研究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必备图书。《王琦全集》的出版是对中国抗战、解放和新中国发展的艰苦历程和光辉成果的纪念,也为新时代中国美术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根基与精神指引。

出席《王琦全集》出版首发仪式的嘉宾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主编兼社长尚辉,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奚静之,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吕品田,著名艺术评论家刘曦林,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王华祥,湖南美术出版社社长黄啸,湖南美术出版社副社长成琢,著名艺术批评家、策展人杨卫,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宏建,中央美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主任吴雪杉,深圳报业集团原副总编辑侯军,四川美术学院中国抗战美术研究中心主任凌承纬,王琦先生家属代表王炜、王仲、王倬、王俪等人。首发仪式由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部长秦建平主持。

首发式结束后,由《美术》杂志主编兼社长尚辉主持学术研讨会。本次研讨会嘉宾主要围绕以下两个方面展开讨论,一是,通过回忆王琦先生的事迹,再次展现其艺术与生命中的鲜活面貌。二是,通过《王琦全集》的出版,再次发掘与探讨王琦艺术价值的新发现。这次研讨会的嘉宾主要包括王琦先生的友人、同事、学生、亲人以及研究王琦先生的学者,他们不仅回忆与王琦先生相处的点滴事迹,讲述出王琦先生艺术中不为人知的一面,并从学术的角度探讨出王琦艺术中所包涵的独特价值与精神力量。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通过与王琦交往的经历谈起,邵先生在生活与工作中都与王琦先生有着交往。他深刻的感受出王琦对待工作的一丝不苟,坚持自己的东西,在生活中是谦虚而性情十足。王琦一直坚持写日记,并留下大量回忆录手稿,从其日记中发现,哪怕是在艰苦岁月中,也坚持自己的艺术信念而前行。在艺术家与理论家的双重身份下,他具有独特的人生品格。清华美院教授奚静之回忆说,“垂杨柳”时期,经常听到他家传出很大的说话声和笑声,感觉非常和睦温馨,他从不对人坏、从不说人的不是,心地很好,是真正的学者。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宏建通过对王琦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活动说起,王琦曾在武汉与重庆由郭沫若领导的政治部第三厅与文化工作委员会从事抗战美术宣传工作中,他就经常与学者一起探讨美学问题。王琦先生在建国前就有对西方现代艺术进行较为客观的介绍与论述,建国后在中央美术学院的教学中也提出对艺术形式问题的大胆探讨,他的艺术与人格是一贯而行的。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作为王琦先生的学生,首先感受到这部《王琦全集》是一座丰碑,也是研究的重要教材,值得我们再次学习,尤其收录大量从未出版的文章、文献,特别是对其参加过重要艺术活动的记录。作为王琦先生的学生,感受到先生平易近人与对后生的鼓励。先生在艺术研究中也很有原则性,坚持艺术规律的研究。著名艺术评论家刘曦林作为王琦先生的学生,同样感受到王琦先生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心,尤其在学习中的帮助很大。这部《王琦全集》就是一座高山,从中可以看到史论家的艺术,也可以看到艺术家的史论,为理解艺术提供双向思考的方式。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吕品田作为王琦先生的学生,认为王琦先生是一位较为全面的艺术家,是有厚度、深度、宽度的艺术造诣。在讨论中国艺术发展的过程中,他始终把握艺术发展的方向性与自律性。先生也是一位充满诗意的人,他用诗意表达出时代的艺术。深圳报业集团原副总编辑侯军,高度概括王琦先生的创作、研究、教育、活动组织等诸多方面成就,也再次肯定湖南出版社的工作。

著名艺术批评家、策展人杨卫认为,王琦先生的艺术成就具有其独特性,归纳为五个方面,第一点是创作与思考;第二点是国统区与解放区的工作经历;第三点是现实主义与形式主义的结合;第四点是作品的诗意与责任感;第五点此书作为重要的学术补充。四川美术学院中国抗战美术研究中心主任凌承纬通过自身对抗日战争的历史研究为基础,谈论他心中的王琦与认识的王琦。尤其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王琦先生参与的大后方的新兴版画运动,并成立中国木刻协会,举办过很多有影响的展览。发掘出王琦在抗战时期大后方重要的历史作用。王琦先生的儿子王仲先生,回忆与父亲从20世纪40年来相处的岁月,在这个过程中亲历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并认为自己的父亲是一位自律、有原则的人,具有严格逻辑的人格,是一位学者、艺术家、理论家。《王琦全集》执行主编之一的王琦长子王炜也补充说到,在《王琦全集》启动之后,父亲亲自校对文稿,特别是其中第六、七卷回忆录的文字。2016年他病重之时,出版社加班加点打印了全集初稿的校样,父亲在病床上看到,十分欣慰。如今《王琦全集》出版首发,父母在天之灵看到,也会十分开心的。《王琦全集》的年表编写者朱晴说到,通过自己工作中对文献的梳理,研究方法论的探索,希望挖掘更多先生对当代艺术所产生的影响。在编写王琦全集的过程,在艺术史的细节中和当下艺术生态中思考更多的学术价值的信息。在研究中更为深刻的感知王琦先生的人格、艺格,并在先生的艺术精神中获取一种从容的力量,继续前行。

王琦先生以其独有的艺术品质与人生品格,耕耘于美术创作与美术史论研究的两块重要阵地。回顾其艺术生涯,充满着开拓与奋进的故事。在上世纪30年代民族危亡之际,就毅然投身抗战,他以刻刀为武器,揭露黑暗。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以来,王琦先生长期以满腔的热忱深入生活,以大量风格清新明快、充满诗意的版画作品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气象和劳动者的主人翁精神。在中央美术学院三十多年的教育教学工作中,王琦先生一方面从事艺术创作和理论写作,另一方面参与了版画系和美术史系的建设。在承担教学工作的同时,还在《美术研究》、《世界美术》杂志担任职务为中央美院的发展贡献良多。他在中国美术家协会长期担任领导和主编《美术》杂志,为中国美术的发展和国际美术交流不遗余力,贡献终生。[2] 王琦先生的艺术生命灌注于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多个方面。

《王琦全集》的出版是再次回忆、发掘、仰望王琦艺术人生的重要方式。再读王琦,对于当下从事艺术的每一个人而言,都如同注入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在深刻感知前辈从艺的历史中,寻求艺术最为本质与稳定的力量。

参考资料:
[1] 刘曦林.铁笔写春秋——王琦先生的画笔与史笔[J].美术,1998(01):9-14.
[2]“世纪刻痕——王琦百年诞辰研究展”展览前言,范迪安

文/林路
图/胡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