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生态乌托邦vs.反乌托邦——野城巴黎个展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5745  时间:2011/10/10 15:40:01

旅法青年建筑师艺术家野城受Nivet-Carzon画廊之邀,在蓬皮杜附近的画廊区做为期一个月的个展,展览于2011年10月6日开幕。

野城早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后赴法考入百年名校巴黎建筑专业学院(ESA)并获硕士学位,毕业作品获ESA 年度大奖。他也是首位荣获法兰西学院艺术院(Académie des Beaux-Arts)“青年艺术家勉励奖”的中国人。他先后在法国前沿建筑事务所Jakob+Macfarlane,R&Sie(n)工作,并任巴黎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ENSAD)研究员。

他是一个典型的跨界者,作品涉及文学艺术建筑摄影等多个领域,并参加了诸如法兰西学院年度建筑展,奔驰Smart 国际设计展,法国盖布朗利博物馆、Laboratoire展览馆、西班牙现代文化中心等机构举办的国际设计艺术展。他先后在中国驻巴黎使馆教育处、南京大学建筑研究所、伊斯坦布尔ISEA国际论坛进行学术讲座,致力于推广他的ECOTOPIA生态乌托邦的新城市理论,主张“农村反攻城市”,把生态农业引入城市内部,重组现有的生产关系和消费关系,并原创性地提出“城市农民”和“城市农业集体所有制”的公民化社会构想。

本次展览野城展出了三组作品,《生态乌托邦》(Ecotopia)装置作品,《中国标本之 “围观”》(China Specimen : Circusee)物件雕塑系列,以及《幻化体》(Physical spirituality)绘画系列,展览也由此分为乌托邦、反乌托邦和精神物质体三个主题。

生态乌托邦
现成品装置
材料:盆景陶瓷建筑配件,玻璃培养皿,活的植物,输液袋,肥液,食用色素,建筑模型小人,
尺寸:可根据场地变化

Ecotopia装置作品来源于野城的同名城市设计方案。Ecotopia立足于全球生态圈的尺度而不仅仅是在城市尺度改良城市生态系统。可以说这个改良的过程就是治疗的过程,通过生态农业治疗病态的工业社会。该城市设计方案为了挽救生存环境恶劣的老城区,把农业引入高密度城市内部,以上海老城区为基地以社区为单位分散插入垂直农场。农场不但可以生产食物,同时收集城市有机废弃物和农场牲畜排泄物来生产沼气,不但改善了老社区卫生状况,还可以供给整个社区供给绿色能源。而沼气池产生的肥液又可作为垂直农场内无土栽培蔬菜的养分,固态肥料可以提供给城市绿化,整个社区自给自足。同时这个系统给予社区内失业人群以工作机会,形成新的社会阶层“社区农民”,不但解决了就业还可以让人民自己把关粮食的质量和配给,并以新的“城市农业社区集体所有制”做以社会结构改良。这些复合功能的垂直农场塔楼除了生产粮食,还可以收集雨水,利用太阳能,净化分解城市废弃物,甚至还可以控制一定半径范围内的消防。这些塔楼之间由天桥连接,形成一个群落,并可以自由地分配能源物资和农产品。老城区可以避免被大面积拆除又恢复了良性的新陈代谢循环。

这个装置作品延续了上述城市设计思想,通过一种立体符号化的暗喻表达,将城市和自然的元素抽象成培养皿里的细胞体。城市就是由这些细胞体组成的复杂而庞大的有机体。那些悬挂在空中的吊水袋,隐喻一种人为的治疗手段,通过生态科技向城市输入绿色的新鲜血液,修复城市生病的躯体。

如果一定要赋予那些悬挂的吊水袋某种功能性,它一定是一种系统性的智能的循环装置。它们可以是一种大气净化装置,消解大气中的工业废气。它们也可以是吸收太阳能甚至是雷电,能够给城市供给电力能源的悬浮装置。也可以设想日后的人类迁入海底的城市,这些漂浮的大气囊能够过滤污染的空气,并给海底城市提供新鲜空气;亦或是一些巨大的潮汐能装置;也可以是一种通过光合作用产生海藻油的海藻生物能反应堆;更可以是漂浮的海洋生物牧场。

Henry David Thoreau 说过:感谢上帝人类不会飞,无法毁灭天空也无法荒芜大地(Thank God men cannot fly, and lay waste the sky as well as the earth.)他怎么也不会想到150年后的人类不但可以飞,还同样有能力毁掉天空!我们必须尽快着手开始治疗,用绿色科技替代黑色科技,减少大气和水污染。石油这个黑色资源也许用不了50年就要枯竭,其他矿产储备也在不断减少。人类消耗资源的速度是自然远远不能承载的,节约能源、开发替代新能源和循环利用自然资源变得尤为重要。而这种治疗不光是物质层面的,还有心灵层面的。任何污染根本上都是源自人的过度的贪欲,节制欲望是心灵治疗的关键,它更可以在物质层面上根本改变这个世界!

中国标本之 “围观”(社会标本系列)
China Specimen : Circusee(Societal Specimen)
物件雕塑
综合材料
尺寸:直径20厘米,高度不等

毛粉,尘肺,掀车,钉子户,世博长队,李刚是我爸...一系列玻璃培养皿中的反乌托邦作品,犹如放之于显微镜下的社会病理切片,“围观”从鲁迅的刑场时代穿越到当代的伪公民社会,已经成为现实和网络世界最具代表性的群体性活动。。。。。。

我们发明了很多模型(Model)去描述和研究这个世界。科学模型是一种概括物质世界规律的简化系统;数学模型是用数学语言对一个被建构的系统的表述;图像模型是用直观的二维图形呈现一种关系;计算机3D模型是通过计算机语言翻译出的一种三维的虚拟实体。物质模型是一种对真实世界的等比例的物质化模仿。

“建筑师模型”就是一种按比例缩小的物质模型。它是对建筑形态和城市形态的规范而简约的表现,并把“人”作为一种标准化的抽象个体,作为一种没有个性和情感的功能性的陪衬物件。在建筑模型场景中,人被简化成几个模本:男人和女人、老人和青年、成人和儿童,甚至被简化成一个个无性别的小黑点,人被彻底地符号化。建筑师模型试图简化基地(Site)环境的复杂性,试图简化人的社会活动,以突出作为主角的目标建筑的功能性和视觉性。这也是现代主义建筑的商业性本质所决定的,工业化、简约化和低成本的现代主义建筑的模型也必将是更加的工业化、简约化和低成本的。所以我们在任何一个建筑师模型的场景中,看不到一个仿造真实的房子,那会被认为是儿童玩具。那些围绕在建筑方案周围的房子,作为陪衬都被抽象成一个个白色或透明的小方块。

虽然建筑师的作品最终是要建在真实世界之中的,但建筑师模型却被禁止去描绘破败的现实环境,否则甲方会在一堆破烂的小房子中找不到建筑师的作品;又如在一个售楼处的楼盘模型中,你绝对不会看到某个楼房的屋顶边缘坐着一个模型小人,那一定会让人联想起跳楼场景,这个楼盘恐怕一套房子都卖不出去;而在一个庞大的城市模型中,街道上不会填满拥挤的小汽车,这会让市政府的领导觉得这个方案的道路交通设计很失败,但实际上城市堵车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在建筑师模型中,我们把诸多最为真实的社会性剔除,那些被视为边缘化或不合常规的元素,恰恰是我们习以为常的、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社会现象和社会活动。这些却一直被建筑师模型所刻意回避,如果把这些场景放进建筑师模型中,那一定会被认为是一种恶作剧,或者一种黑色幽默,完全不适合正式的商业场合的项目展示。而这些商业项目没有一个不是为了投身到真实的社会之中,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社会标本”系列同样使用常见的建筑模型材料作为语言元素,却完全不同于建筑师模型。建筑师模型所要呈现的总是一种理想化的、美好的、乌托邦场景,而“社会标本”却是反乌托邦的。它是一个重新发现社会并对真实社会性作以还原的过程,一种对人的去符号化的过程。它打破了建筑师模型那种静态的、规范的、正面的、简化的、清晰的话语系统,并试图重构一种当下的、自发的、鲜活的、复杂的、模糊的话语系统。在“社会标本”中,建筑和城市都只是陪衬和背景,只有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是主角。同样的模型小人,它们不再是一个个抽象的社会符号,相反它们有生命的、有情感的、有思想的。

病理学是通过对生物的微观病理材料的剖析来研究疾病发生的原因、发病机制,以及疾病过程中患病机体的形态结构、功能代谢的改变,以阐明疾病的本质、揭示疾病发生和发展的规律。在一个个玻璃培养皿中,代表性的社会事件和社会活动被有选择性地保存下来。这就像把社会细胞组织做成病理切片,以显微镜式的视角进行的社会病理学研究。 “社会标本”又像一个个圆形小剧场,上演着一出出现实主义的剧目,人人都是演员和观众,而他们的一举一动又被身后的“巨人”观众所解读。“社会标本”是一种异化的时间和空间的综合体,每个标本都包含一段社会基因,就像一个个社会的信息存储器,它们所蕴含的信息可以再现这个社会。“社会标本”的收集是把代表性的事件作为标本保存起来,感性地、直观地而不是像教科书枯燥的语言记录。

幻化体
Physical spirituality
建筑绘图针管笔手绘
尺寸:65x50厘米

《幻化体》是一个多重对话的过程:有形与无形的对话,真实与幻象的对话,器物与精神的对话,玄学与科学的对话,也是古典和现代的对话。

试管、烧瓶、烧杯、U型管、酒精灯和铁架台等化学试验器材构筑了一个经典的科学理性分析系统。但化学实际上来源于古时的西方炼金术。而在中国,炼丹术更为久远,并与求仙问道的道家颇有渊源。炼丹术士采集天地之精华,企图通过炼丹术来达到长生不老,达到一种超越物质世界的仙道境界。

中国传统的山水画也蕴含着道家的精神。山水画中的“气”是一种无形的、充沛的流动,而作为物质体的山石却是有形的。文人画家一直在把这种自然中的无形的“气”和有形的“体”贯穿在一起,来超越具象的物质风景,阐释一种变幻而神秘的东方宇宙观。《幻化体》这组作品也是在做一种类似的尝试,并企图更进一步,借助现代化学实验的表象,把化学反应中产生的气态、液态等流体比作山水画中的“气”,并与山石作以嫁接融合。《幻化体》好似化学实验的玻璃器皿里幻化出的“海市蜃楼”,仙气缭绕。但它不是幻象,而是一种精神的物质体,或者说是一种精神的雕塑,并试图对“道无常形”作以一种可视化表达。《幻化体》从玻璃器皿里发端,从细微无形之中蔓延出来,逐渐膨胀,直至形成凝聚的山水景观,整个动态过程被浓缩在一个图像中。而在山石之上的是山水画中常见的亭台楼阁和宝塔,这一传统符号又与现代的化学玻璃器皿形成对话。这些配景的建筑随着《幻化体》膨胀的形态,在其表面成发散状分布,试图摆脱物质世界的重力系统,也可以说是对传统山水画中横平竖直的建筑系统的解构。

中央美术学院艺讯网

野城简介

旅法青年建筑师,诗人,艺术家,自由撰稿人,现居巴黎。本名江彬,毕业于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后赴法考入百年名校巴黎建筑专业学院(ESA)并获硕士学位,毕业作品获ESA 年度大奖。他也是首位荣获法兰西学院艺术院(Académie des Beaux-Arts)“青年艺术家勉励奖”的中国人。他先后在法国前沿建筑事务所Jakob+Macfarlane,R&Sie(n)工作,并任巴黎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ENSAD)研究员。他是一个典型的跨界者,作品涉及文学艺术建筑摄影等多个领域,并参加了诸如法兰西学院年度建筑展,奔驰Smart 国际设计展,法国盖布朗利博物馆、Laboratoire展览馆、西班牙现代文化中心等机构举办的国际设计艺术展。他先后在中国驻巴黎使馆教育处、南京大学建筑研究所、伊斯坦布尔ISEA国际论坛进行学术讲座,致力于推广他的ECOTOPIA生态乌托邦的新城市理论,主张“农村反攻城市”,把生态农业引入城市内部,重组现有的生产关系和消费关系,并原创性地提出“城市农民”和“城市农业集体所有制”的公民化社会构想。

教育背景:
2010-2012,巴黎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动态景观实验室研究员 - Ecole Nationale Surperieur des Arts Décoratifs (ENSAD)
2004-2008, 巴黎建筑专业学院研究生DESA 建筑师 - Ecole spéciale d’architecture(ESA)
1997-2001, 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本科

职业背景:
2009-2010  R&Sie(n) Architectes 建筑事务所
2008 Jakob + Macfarlane Architectes 建筑事务所

奖项: 
2010,  巴黎建筑专业学院(ESA)年度杰出校友奖
2010,  法兰西艺术院士院(Académie des Beaux-Arts) “青年艺术家勉励奖”
2010,  奔驰Smart“未来思想奖”
2010,  自足城市(The Self-Sufficient City)国际生态建筑竞赛最终奖
2009,  巴黎建筑专业学院(ESA)2008年度毕业设计第一名大奖

个展:
2011,  生态乌托邦vs.反乌托邦(ECOTOPIA vs. DYSTOPIA)装置雕塑及绘画展, Nivet Carzon画廊,巴黎
2009,  巴黎市政府Daviel 中心“集体失忆时代”摄影展,巴黎

群展 :
2010,  法兰西学院建筑院年度建筑展,灾后临时安置房设计,巴黎
2010,  法国秋季艺术沙龙,巴黎
2010,  奔驰Smart国际设计展,巴黎
2010,  Spéciale画廊“生态治疗”装置艺术展,巴黎
2010,  西班牙现代文化中心“自足城市”国际生态建筑设计展,巴塞罗那
2010,  Laboratoire展览馆“情感建筑”展,巴黎
2009,  盖布朗利博物馆Photoquai第二届国际摄影双年展,巴黎

学术交流:
2011,  ISEA(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Electronic Art) 国际研讨会Ecotopia个人专题讲座,伊斯坦布尔,土耳其
2011,  “Ecotopia 生态乌托邦”个人讲座,南京大学建筑研究所,南京
2010,  “未来城市设计理念”个人讲座,中国驻法大使馆教育处,巴黎
2009,  Photoquai第二届国际摄影双年展圆桌会议,盖布朗利博物馆,巴黎

发表 :
2011, 《Ecotopia,towards an eco-socio-morphology》,Leonardo国际学术期刊
2010,  建筑作品Ecotopia入选西班牙生态建筑专辑《Self Sufficient City(自足城市)》, 巴黎ESA年刊《Spéciale》,并被法国国家广播电台和多家国际建筑网站专题报道
2010,  同名论文Ecotopia发表于法国科学思想杂志«Le Prisme à Idées»
2003-2010,  百余首诗歌发表于国内外刊物和诗集,并有多篇建筑和电影评论发表
曾采访UN Studio事务所创始人Ben Van Berkel,法国著名生态建筑师Edouard François,中国纪录片导演杜海滨。文章发表于《Surface》《私家地理》《周末画报》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