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摄影作为富于精神性的官能性活动:王璜生、陈传兴与顾铮对谈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16  时间:2015/3/30 14:22:30

2015年3月28日晚上6点半,“未有烛而后至:陈传兴个人精神史第一部”系列对谈 “摄影作为富于精神性的官能性活动”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进行,参与对谈的有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艺术家陈传兴、摄影评论家与策展人顾铮。

在对谈的开始,顾铮谈到当前这样一个数码时代,摄影的呈现方式与观看方式的丰富和多元带给摄影展览新的可能性。王璜生从摄影展览中美术馆空间提供的反复阅读与新的意义解读功能出发,进一步谈到“美术馆如何生产知识”的问题,他以美术馆工作者的角度,谈到此次展览的策划、呈现与叙述带给观众的独特阅读体验,就如何开展摄影版块的收藏、研究、展览等工作发表了看法,并提出中国摄影史体系的建立工作是滞后的,国内缺乏专门的摄影美术馆与博物馆。

陈传兴总结了二位的看法并表示赞同,他结合中国大陆当代摄影创作的快速发展与活力,谈到顾铮、王璜生在不同场域以不同身份对摄影工作做出的贡献。说及为什么挑选北京作为展览的地点,陈传兴认为中国大陆的摄影活动经过将近二十年的成长,形成了蓬勃的展览生态坏境,中国当代摄影贴切的表现了社会与国家的剧烈变动,让他感动。数码时代的到来和个人年龄的增长,让陈传兴在40年的等待后产生了急迫感。他随后讲述了如何与顾铮、王璜生结缘,表示一直在持续观察中国大陆的美术工作者对摄影活动的开展与推动。

随后,顾铮结合具体的策展实践谈到王璜生馆长对摄影的持续关注与推动,以及与陈传兴交往给自己带来的鞭策与激励。他笑言在开展摄影相关工作或撰写文章时常能感觉到陈传兴无形的身影,他也强调这是一种高标准、高眼光之下的关注,无疑给予了他鞭策。他说到,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表达了在中国的美术馆当中设立摄影部的迫切性。王璜生则从诸多他所欣赏与受感动的国外摄影师作品谈到中国当代摄影的问题,并提及顾铮曾谈到的中国当代摄影天下关怀与人文关怀的缺失,认为中国的现实也需要具有人文关怀精神的摄影师来记录。

陈传兴更多谈到此次展览中包含的复杂情感,他认为自己一直作为潜伏者和秘密的幽灵存在,当这些作品要面世时,他不禁思考这些影像和记忆放在此时此刻的空间里的意义是什么?四十年的延迟与沉默压缩转换成的一个物理上的此时此刻是一个怎样的空间体验?该使用什么样的灯光?是要像标本一样钉死在墙上还是不要以传统的方式悬挂?其中每一张的关系是什么?如何建构这个空间?这些都是他对展览的思考与心意。他自言自己像吸血鬼一样隐藏在图像之后,等待观者前来,透过这些图像将他们观望。不知来者是谁人,不知道来者的反应会是什么。

陈传兴随后分享了一些展览过程中他的所见所感,其中有诸多趣事,比如来自40年前的图像与最近发生事情之间的巧合,图像中观音山的呈现与友人梁文道少时的生活经验相契合,这种时空比照让他直呼有一种诡异之感,顾铮随后补充道这是陈传兴作品所起的“灵媒”作用。对谈现场气氛十分轻快。

对谈的最后,顾铮谈到陈传兴的摄影具有银盐的官能性,而王璜生对陈传兴提出这样的问题:在40年后挑选这些40年前的作品时,挑选出的是今天的“我”还是当年的“我”?陈传兴感叹自己从一个清瘦苍白的少年至进入老年,在这之间的上万张照片中累积了40年的记忆,而在挑选照片时他排除了私密性质的部分,保持有距离的审视,更多思考银盐与数媒的对话,以实现二者的衔接。

文/张弛
图/杨延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