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CAFA讲座丨我们从未现代?——对话拉图尔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582  时间:2017/5/15 14:59:44

讲座全程视频(或点击首页“视频”栏目观看):  

CAFA讲座丨我们从未现代?——对话拉图尔

2017年5月13日,由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和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主办的讲座“我们从未现代?——对话拉图尔”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展开。

主讲人布鲁诺·拉图尔(Bruno Latour,1947—)为法国著名哲学家、人类学家,他是科学社会学研究的领军人物,国际科学与技术研究(STS,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学界的重量级学者,是目前欧美最有影响的思想家之一。参与讲座的对话嘉宾还有芝加哥大学人类学系马克斯·普勒维斯基讲座教授冯珠娣(Judith Farquhar) 、首都师范大学汪民安教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吴国盛教授以及中国当代非常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汪建伟先生。

讲座开始前,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授王郁洋与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执行理事长楠楠女士首先代表主办方致辞,对本次讲座的举办及对拉图尔先生的到来表示了感谢。此后由首都师范大学汪民安教授主持讲座,他提到,拉图尔先生是最先开始把科学引入人文研究领域的学者,他倡导的实验室人类学研究方法和行动者网络理论(actor-network-theory)以及《实验室生活》《我们从未现代过》《重组社会》和《自然的政治》等著作,不仅在社会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对包括艺术在内的各学科的研究、实践都是富有启发性和创造力的工具。

本次讲座分为两部分,首先由拉图尔先生进行45分钟的主题演讲,此后将邀请对话嘉宾上台共同探讨。拉图尔先生表示,本次来中央美术学院的讲座,他并不是来谈谈他“作为知识分子的工作”,而是主要讲述他“作为一名策展人的工作。”拉图尔策划过数次展览,他谦虚的称呼自己为“一位不成熟的策展人”,其策展理念主要是试图将自己的研究和艺术家的创作结合起来思考。接着,拉图尔先生介绍了他策划的三个较为经典的展览,开启了本次主题演讲的讨论。首先是2002年策展的展览“科学、宗教及艺术的图像战争背后(Iconoclash)”,这是一个反“偶像(Icon)”的展览,策展试图去回答几个问题,如“破坏‘偶像’是想成为什么、构建主义与反偶像主义的差别、形象的真理又是什么”等;2005年的展览“让一切变得公开,民主的氛围(Making Things Public - Atmospheres of Democracy)”邀请了40位刚从学校毕业的青年艺术家与政治人员一起研究课题;最新的展览2016年于德国卡尔斯鲁厄艺术媒体技术中心举办“重置现代性!(Reset Modernity)”展览则重新探讨了现代性的问题。拉图尔表示,作为策展人最有趣的地方在于,能够把空间转变为一个与观众互动甚至是让观众进行“工作”的环境。在展览中,拉图尔会提供给观众一本指导手册,观者可根据手册进行学习、观察、思考,最终给予反馈。

“为什么做一个展览而不是写一本书?”在此后的嘉宾对谈环节,主持人汪民安教授对此发表自己的看法:“书当然有其不可代替的作用,但书本本身的能动性是有限的。而我们可根据展览的方式、项目的方式、学术组织活动的方式,让观众直接产生一种思想的力量。”汪教授表示,在目前全世界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哲学家中,几乎没有谁像拉图尔那样把展览和项目、写作结合在一起,产生一种社会效应,“这是拉图尔特别有价值的一个行动”;冯珠娣表示,拉图尔是一位极具有丰富精力的学者,他通过与各种目标人群的相遇形成一个桥梁,这是一种“外交式的相遇”,能够让我们产生交流,消除一些不可逾越的鸿沟。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吴国盛教授谈到,清华大学即将要建立一个“科学博物馆”,因此以后他或许将和拉图尔先生一样,需要从事一些“科学的策展工作”。关于本次探讨的主题,“我们是不是从未现代过?”,吴国盛教授表示,从拉图尔先生的观点来说,“现代性”的标志在于完成一种自然和人严格彻底的二分分裂,欧洲人并未有完成这点,因此“我们从未现代过”。对此吴国盛教授认为,中国传统思想中并没有“自然”概念,因为中国从来没有所谓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世界,在中国“天、地、人”是相通的,如做一件成功的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中国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标志着一种断裂,这种断裂预示着“我们开始告别了我们传统的生活方式,那么迎来的那种新生活方式又是什么呢?难道不就是现代吗?”在吴教授看来,这恰恰说明了,“中国其实是很现代的”。

艺术家汪建伟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一直在探索知识综合与跨学科对当代艺术的影响,尝试使用不同学科的方法去创造新的艺术语言。在知识综合的背景下,以哲学式的质询,实践一种交叉学科的观看世界的方式,并赋予这些实践以形式。其艺术作品呈现多元样式,跨越电影、戏剧、多媒体、装置、绘画和文本等领域。“如果面对一个复杂性的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洗个凉水澡——立刻跳下水去,”汪建伟说,“今天在谈论这个话题,我也希望自己赶紧下水。”汪建伟谈到对拉图尔著作的了解,他提出了几个关注点,比如“现代性”,在其看来,“科学实验室”是一个关于现代性的完美建构。

本次拉图尔先生于中央美术学院的讲座涉及艺术、哲学和科学之间的相关性及关于现代性的种种话题。在讲座最后,拉图尔先生以及在场嘉宾也对观众的提问做出了回答。

文/林佳斌
图/胡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