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CAFA讲座丨M.汉克·霍伊斯勒:“走向后屏幕时代”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76  时间:2017/12/5 9:48:00

2017年12月1日晚六点半,中央美术学院首届EAST-科技艺术季系列讲座继续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开讲。本场讲座的主题是“走向后屏幕时代”,主讲人是来自新南威尔士建筑与城市学院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负责人和副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专家、客座教授M.汉克·霍伊斯勒(M.Hank Haeusler)先生,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常志刚教授担任讲座主持人。

讲座中,M.汉克·霍伊斯勒教授以其深厚的学科素养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向观众介绍了媒体建筑的知识背景、屏幕作为建筑元素的发展史、他本人的媒体建筑的实践以及他对未来城市中物理和数字化新的交界面,即后屏幕时代的猜想等内容。

汉克教授首先为观众解释了“屏幕”与“后屏幕”这两个概念。大部分“屏幕”(screen)由发光二极管,即LED构成,在汉克教授看来,屏幕是物理和数字交互的界面。而所谓的“后屏幕”(post-screen)则与媒体的终结这一概念相关:后屏幕意味着在今后屏幕将不再作为数字和物理二者交互界面的主要形式,未来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出现,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它是什么。

接着,汉克教授为观众介绍了媒体建筑的历史,这与他个人的经验不可分割。汉克教授的第一本关于媒体建筑的书籍叫做《媒体立面》,主要讲述了媒体建筑的历史、技术;在2012年他和马丁·汤姆奇(Martin Tomitsch)教授一起出版了《新媒体立面》,书本将考察媒体立面的视角放诸全球,经过研究发现如今媒体建筑已经成为了全球性的现象;最新著作《媒体建筑汇编》第一次正式讨论数字空间创造的主题,这本书更多地涉及媒体建筑理论基础,由这些理论生发出了许多媒体建筑的实践。

汉克教授接下来为观众介绍了他从2003年到2016年的媒体建筑实践案例。2004年,当时身为建筑师的汉克对于媒体建筑、媒体立面并没有深刻的认识,在为奔驰做的媒体建筑的立面开了许多小窗口,放入媒体屏幕。2008年汉克教授接受了一个任务,将水泥和媒体相结合。汉克教授谈到,通过第一个和第二个实践,他认识到建筑立面是可以开窗的,LED是可以和建材结合的,因此他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可以建筑一个媒体建筑。

在此之后,汉克教授认识了马丁·汤姆奇教授,二人一起合作了很多作品。他们的第一个作品叫做“亚努斯”,他们希望在多个曲面的情况下展示复杂的媒体内容,因此选择了曲面复杂人脸图像进行实验,想通过此证明媒体立面可以展示人类的表情、情感。2014年,二人再次合作的聚合媒体像素项目中,除了LED,汉克教授还放了很多比如麦克风、智能手机器件等传感器,最终构成一个大的屏幕。这两个项目最后都由于资金问题而破产,但值得开心的是,通过这两个项目,汉克教授看到了建筑复杂的建筑立面的可能性,并且打算简化媒体立面背后复杂的电路系统的问题,开发新的编程以丰富媒体建筑的内容。

2014年开始汉克教授带领着他的团队和中央美院合作,开始以十字状为一个单位的媒体建筑的设计实验。当实验中问题不断反复出现的时候,汉克教授萌生出设计一种程序自动规避、解决这些具体操作问题的想法。他谈到:这个程序是一些基础的结构,向程序输入参数,它就可以自动建模去进行设计,还能用这个程序测试我们设计其他的方案是不是可以奏效。最终汉克教授的结论就是,通过电脑程序自动生成媒体立面设计,程序本身强大与否决定了最后设计的产品是什么样的。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构建任何的一种媒体立面了,接下来我们将去何方呢?”汉克教授说道:“屏幕是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交互的平面,可以用于展示图像。而现在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的交互界面越来越多地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屏幕了,我们所努力去做的是去寻找和定义什么才是新的界面?所以可以说,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后屏幕时代,也是一个anti-what的时代,但这“what”是什么,它还未到来,还是未知的。”

汉克教授认为,如果屏幕是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一个终极交互界面,我们就有必要进一步了解什么是数字界面,进一步解构什么是数字,进一步解构什么是第二次机器时代。

什么是机器时代?机器时代就是当有一种技术已经成为通用技术的时候,这种技术能在诸多领域之中实现通用。内燃机和电力是第一次通用时代的技术,它们对城市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没有内燃机就没有汽车、立交桥,没有电力就没有电梯、摩天大厦,也就没有城市,更不会有交通拥堵。而我们这个时代通用技术基本的元素包括大数据、社交媒体、数字化信息、包括物联网、包括运算的摩尔定律、包括机器学习、包括人工智能,汉克教授认为这些元素正在慢慢自己去合成,正在生发出新的东西。

汉克教授认为,第二次机器时代的科技将生发出新的产品也将对我们未来的生活产生影响,有的产品可能是物理的存在,有的可能是数字的存在。例如:现今很多人都使用网购,网购的快递都是人工送达。但很有可能未来的几年时间,这些派送将由机器完成,亚马逊已经开始开发无人机快递员,亚马逊的无人机展示中,无人机快递员需要降落在一个较为宽阔的平面,而在城市之中的单元房,并没有这样的条件。在日益拥挤的城市中,公共的空间越来越珍贵,在这种未来中,媒体建筑的优势就凸显了出来,因为媒体建筑只是一个平面,不会占用太多的空间,给无人机的使用提供了可能性。

讲座结束后,现场观众与汉克教授探讨了建筑、设计和资本之间的关系,并对建筑学科的发展做出了讨论。

文/钟钰炜
图/由主办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