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CAFA讲座|阿诺德·尼古拉斯:“L’ Epée1839——艺术钟表的创意之旅”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154  时间:2017/12/26 15:57:42

瑞士顶级钟表制造品牌“双剑(L'Epée)”诞生于1839年,拥有“传统钟表、现代钟表、艺术创意钟表”三条产品线,2014年开启的艺术创意钟表不在局限于普通的钟表设计模式,而是作为功能与外观的巧妙统一颠覆着传统,成为艺术、功能、科技结合的典范之作。2017年12月21日,首届EAST-科技艺术季系列讲座邀请了瑞士SWIZA SA钟表集团(L'Epée母公司)首席执行官阿诺德·尼古拉斯(Arnaud Nicolas)为大家讲述L'Epée在艺术结合科技方面的探索,带领大家一睹双剑钟表所致力的创意融合的精彩之处,邱志杰教授担任本次讲座主持。

通过艺术钟表讲述故事

阿诺德首先回溯了“ART(艺术)”一词最初的定义——实为艺术与技术结合并进入加工的过程,而非我们如今广泛定义之后,脱离物质层面的概念化的“艺术”,或者换句话说,“ART”原始定义更接近技术实现,而非创意概念及其产物。因此,这样一种“ART”的目标是体现在最终的成品之上,在如此的认知方式中,技术与艺术的关系也逐渐清晰,技术是为艺术服务的。

不论是从古代的日晷、沙漏发展到现代的机械钟、石英钟,钟表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计时器,基础功能在于计量时间。不过,精细制作、价值不菲的钟表在某种层面上也成为了昂贵和奢侈的代名词。“奢侈品与艺术品之间是有区别的,艺术品最终目标不在金钱价值的追求,而是艺术价值为上,但奢侈品最终的目的是售卖。”在提到钟表作为奢侈品的概念时,阿诺德如此表示。他以艺术是“旨在震撼、唤起、激励人们”对他们团队所认同的“ART”概念进行了进一步阐释, “双剑(L'Epée)”团队希望通过艺术作品来传递一个故事,一段经历,艺术能够传递某种信息,带给人回味与灵感。而有的时候,找到一段灵感,却不知道如何实现,那最好的方式就是讲述一个故事。

1839年,L'Epée由奥古斯特·拉佩(Auguste L’Epée,1798-1875) 创立,漫长岁月奠定了它浓厚的文脉底蕴。1994年他们做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一个钟表,两米多高;曾作为唯一与超音速民航飞机合作的钟表集团而将钟表置入机内;也被法国政府作为过外交礼物。经典需要传承,传统需要突破,在新的时代要求下,在古老钟表行业需要不断面对新型市场的转型冲击的环境中,只有能够不断突破自身属性及传统优势,结合现代科学技术从而积极面向创新的团队才能够在这场现代革命中突出重围,以保留传承的魅力进而获得新生机,这种生机能够不断生长,成为一种独特的核心竞争力。

艺术融合科技的探索之旅

阿诺德随后以丰富的艺术钟表案例向观众讲述了他们的探索之路,精彩生动的作品吸引着听众的眼球。小魔煞(Arachnophobia)钟表装置的灵感来源于一个名叫玛曼(Maman)的蜘蛛雕塑,而玛曼(法语意为母亲)就是那件由著名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1911-2010年)创作的青铜、不锈钢、大理石的巨型作品(尺寸为9.27 x 8.91 x 10.24米),双剑钟表的两位负责人马西米利安·布塞和阿诺德·尼古拉斯(Maximilian Büsser & Arnaud Nicolas)曾在日内瓦、多哈见到过它,并对“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便引出了“小魔煞”的诞生。艺术的互通性总是会为我们带来一丝惊喜,这件价值不菲的钟表装置竟源自于一个著名的公共雕塑,这种似曾相识的趣味性又为这件艺术钟表增添了一些独特的魅力。

机器人钟表巴尔塔萨(Balthazar)展现了“人与机器的双重性”,按照阿诺德的说法,这件小小的钟表像高精度机器一样,每一个细节都传递着信息。它的肢体可以围绕着盆骨结构转动。当他转动180°时,微笑面的巴尔塔萨就会转向有着冰冷的头骨、充满威胁力的牙齿和深红宝石的眼睛的黑暗面形象。小机器钟表的胸部配件还包含了122年精确的月相显示,人们还可以手动调整它,也算是“人机互动”的一个小乐趣。

双剑出品了多款不同尺度的机器人装置,限量数从50-200件不等。随后,阿诺德又介绍了另一件机械钟装置,“对于一个机器人来说,谢尔曼(Sherman)可能很小,但是他拥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系统王国:即传播快乐以及拥有让人们微笑的能力。”微笑具有传染性,宣传片中的谢尔曼被设定为一个绅士,见到女士会“脱帽敬礼”、邀请女士吃饭、一起购物约会等。这样一个小机器装置被赋予了人性品格,展现了一位男性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场景。不论是多重、复杂、拥有双面人格的巴尔塔萨,还是绅士、礼貌、活泼的谢尔曼,艺术与技术通过钟表机械装置的方式得以结合,它们承载着人性的闪光点,升华了生活趣味。

阿诺德与它的双剑团队拥有三条产品线,每条线都有不同的机制配合。艺术钟表团队中具备不同技能的工程师、设计师、技术师可以说个个都拥有艺术家的敏锐性和智慧力,使原本普通、平常的钟表变得艺术化、趣味化、创新化。“安魂曲(REQUIEM)”的外形是一个立体骷髅,它的创意十分有趣,时间刻度被置放在骷髅的“眼框”中——想知道时间就必须直视骷髅的双眼,阿诺德说:“时间本身会带来恐惧和忧虑,想要看时间要克服内心的恐惧。”瓦尼塔斯(VANITAS)与安魂曲是同款异构的产品,它是一个区别于安魂曲复杂立体结构的壁挂钟,需要上弦的时候,骷髅的下巴会掉下来,其亮点在于隐藏的“人性”状态,因为时钟也会如同人一样呈现疲惫状态,以此来提醒人去为“他”上弦充能,两款骷髅钟表其实都是作为时间与生命结合的象征,它们虽以记录时间为载体,但实则在暗喻生命、歌颂生命、反思生命。随后,阿诺德又介绍了“登月座钟(DESTINATION MOON)”、“星际舰队(STARFLEET)”等等趣味性十足、个性充分的艺术钟表装置。

创意点亮科技,艺术得以永恒

“当知晓如何成为艺术(When Know How Becoming Art)”一直是双剑团队的宗旨和目标。“我们的团队共50多人,大家各司其职地负责艺术概念、科技研发、技术实现等部分”,阿诺德讲述了团队的合作机制,“技术员、设计师、操作员时时刻刻保持交流与沟通,在基于了解彼此的想法、尊重团队合作方式的基础上,进行有序的工作”,以钟表为载体运用设计结合科技的艺术表达是阿诺德与双剑在艺术钟表线上的初心与追求。如何把最初的想法实现是他们最关注的事情,这样作品才能达到视觉上的精彩、技术上的可行、品质上的完美。

主持人邱志杰在观众提问环节提出疑问,“这些作品的创意前会经过前期市场调研吗?”阿诺德表示,团队的产品分支有三种,分别是“传统钟表、现代钟表、艺术创意钟表”,艺术创意钟表以5万至100万美元不等价的限量款出售。团队需要经济来源,但这些艺术钟表装置意在追求美好的艺术概念和生活方式的呈现,前期调研是针对普通的钟表的,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价值不菲的艺术钟表最终却成为了团队最强有力的支撑。

阿诺德先生通过分享“双剑(L'Epée)1839”钟表品牌故事,带领我们领略了艺术钟表的经典魅力,引导我们穿越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艺术结合技术、设计链接科技的探索之旅。钟表承载时间,创意点亮科技,品味磨砺成经典,艺术得以永恒。

文/张译之
图/胡思辰(作品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