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正当时”——尼格尔·罗尔夫行为艺术在中国的一次当下呈现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961  时间:2018/2/4 14:23:11

尼格尔·罗尔夫行为表演《空中鬼魂-长城》全程视频

2018年1月31日下午三点,英国行为艺术家尼格尔·罗尔夫在中国的首次个展“正当时”在红砖美术馆展出,展览由红砖美术馆高级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Jonas Stampe)策划。1969年至今,近50年的时间里尼格尔·罗尔夫一直坚持并活跃在该领域。在行为艺术领域及其历史和全球当代实践中,他是一位公认的重要人物。此次展览试图追溯和梳理艺术家的艺术实践,包括历史作品、特定场域摄影及在红砖美术馆完成的新作。除20件行为艺术图片外,展览还展示了他重要的视频作品。

从行动雕塑到行为艺术:罗尔夫的艺术脉络

1969年,年仅19岁的罗尔夫选择了比他本人更为年轻的行为艺术。他最初的作品是将一件件物品摆在一起,这个过程他称之为“运动中的雕塑”。作为较早探索行为艺术的实践者,罗尔夫在与策展人斯坦普的对谈中回忆道,自己刚开始进行行为表演时观看者只有六人。而十年后,罗尔夫去到纽约进行行为表演,到场的观众几乎全是艺术家。在罗尔夫看来,这时的行为艺术还只是一场由艺术家发起、由艺术家消费的艺术运动。但正是这种艺术家与艺术家之间的联系,鼓励着罗尔夫更进一步的探索行为艺术创作。这次纽约之行令罗尔夫印象深刻,因为大卫·霍克尼观看表演后对他说到:“你这场行为艺术表演是我唯一能够把作品带回家的。”

作为一位原本从事雕塑创作的行为艺术家,罗尔夫最在乎“触觉”,他感兴趣的一切的材料都是可以用手去触摸的。他声称,“我本能的创作意图是和我的身体、和自我离的更近,如果是在一个帆布上进行油画的创作,我们是伸出手去,在很远的地方通过一个画笔与帆布进行接触。行为艺术是直接用我的手和我的脸,让我与艺术更进一步接触。”

为了让作品的表达更具有开阔性,罗尔夫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对声音、影像的研究以及使用。他对影像的使用并不是将其作为记录的工具,而是为了审视和测试自己身体和心理的极限,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挑战极限和暴露脆弱性的平台。他的作品涵盖现场行为、摄影、影像和声音领域。近年来,罗尔夫基于其行为艺术实践的图像、现场遗留物及相关研究,进行图像、视频和声音作品的大规模创作。

行为艺术作为一种超越作品物态局限的艺术形式,身体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作用。罗尔夫的行为艺术中身体有着同样的重要性。回顾以往的行为实践,罗尔夫发现自己的身体在颜料之中或者是不同的材料之中翻滚,身体以外的东西已经不重要。尼格尔·罗尔夫的行为作品经常将身体作为“行动雕塑”和绘画工具,直接与水、火、空气、泥土和木材等原始物质材料和环境进行作用或对抗,在其中寻找并建立平衡、暴力骚乱和崩溃的动态视觉过程,并显现于身体之上,如他的作品《档案-直面激水》(1980)《进入泥潭》(2010)《水边的椅子》(2015)等。他始终以个人的身体作为挑战生理和心理极限、揭示生命脆弱性的场所。在行为艺术领域长达50年的实践中,罗尔夫用毅力、耐力、诚实与激情,和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及其他少数几位艺术家,一同为行为艺术进入当代艺术语境这段历史创建着词汇表。

三件现场行为创作:罗尔夫行为艺术的当下呈现

罗尔夫此次在中国首展,接连三天的时间里创作了三件行为艺术作品。1月29日在慕田峪长城,他选择质感轻薄的白色滑石粉,沿头部倾倒并染白艺术家及身着的黑色西装,创作了行为作品《空中鬼魂-长城》。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本人及黑色转化成白色的粉尘,寓意着生与死的关联。一种关于空气的形象,一种关于成为鬼魂,在当下存在的形象。长城作为规模浩大的古代防御工程和人类文明史上的重要遗迹,常常成为艺术家创作的元素。尼格尔·罗尔夫以其惯有的分析视角,与长城在历史进程中不断演变的多重文化内涵和象征意义进行对话,并对其在当代行为艺术语境中的运用进行反思和追问。

事实上,对于罗尔夫来说,吸引他的并非粉末本身,而是这种轻飘的介质在空气中或身体四周的反应,因而每次在实施行动前,他都会悉心寻找灰尘在周围漂浮所需要的条件。在长城表演行为艺术之前,罗尔夫站立于高处的烽火台入口,多次面对或背对城墙闭眼沉思,而后又眺望远方,借此去感受空间以及体会空间是怎样的存在。而在最终选择的地点,粉末作为一种介于以固体存在和在空气中存在的流体状态,在空中飞扬,呈现出艺术家和世界之间的空间存在。对艺术家来说,这种存在是一种感觉,是一种唯物主义的转型。

罗尔夫是一位极其重视材料选择的艺术家,他的选择却常常极为普通也十分当代,并用来建构符号意义。椅子在历史与当代作为权威的符号意义或是阿瑟·丹托所说的“特权的标志”。又如或是多股麻绳作为知识或将事物捆绑在一起的象征。这些平凡的材料在罗尔夫的作品中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1月30日在红砖美术馆园林进行的行为《两个椅子-花园》中,艺术家在横跨于结冰湖面的桥梁上的一把婴儿椅和一把成人椅间完成了一场关于生命体验,以及当下与未来的对话。罗尔夫横卧于婴儿椅前,以人类最原始的行为——呼吸,与白色的粉末状材料亲密地触碰,并点燃了成人椅。火、雾与冰作为艺术家身体和动作的外延,在红砖美术馆独具东方美学的静谧空间中实现了动与静的交织。

开幕当日,艺术家在展厅开放的黑色平台上,进行现场行为《不和谐》。此次行为在斯特拉文斯基(Igor Fedorovitch Stravinsky)的无调性音乐中开始,艺术家作品中多次出现的有色粉末、坐椅、麻绳及黑色西服悉数登场,戏剧张力在室内空间得到最大限度地释放。罗尔夫通过三次图像的创作及破坏展示人类在诸多层面和领域共同面对的不和谐状态,被黑色破坏的规则多层圆圈、用捆绑躯体的麻绳绘制的不规则圆圈,及浸没椅子的猩红色粉末在其边缘相互交错,似乎将挣扎与搏斗、死亡与生存的痕迹抛向了观众。行为现场的遗留物作为展览的一部分向观众呈现。

我们无法通过自己的经验来理解艺术家的现场行为艺术,但我们都在场,这就是行为艺术最重要的意义:艺术家与人之间没有阻隔。三场行为在古今时空维度,及承载中国传统和当代文化内涵的场域中进行切换,为中国观众立体地呈现了艺术家的创作面貌,并带来了独特的参与体验。展览将于2月25日落下帷幕。

文、视频/杨钟慧
图/主办方提供

展览信息

展览名:尼格尔·罗尔夫:正当时
策展人:乔纳斯·斯坦普
展览地点:红砖美术馆(北京市东北部何各庄一号地国际艺术区)
展览时间:2018年2月1日至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