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戏剧性的碰撞与对话:杰夫•昆斯回顾展亮相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064  时间:2019/2/22 16:47:58

英国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 (Ashmolean Museum),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公共博物馆之首。2月7日,迎来了一位格外有争议的明星艺术家——杰夫•昆斯 (Jeff Koons) ,并为其举办了迄今为止在英国最大的回顾展。自杰夫•昆斯20世纪80年代进入当代艺术界以来,就被描述为“世界上最出名、最重要、最具颠覆性、最具争议性也是最昂贵的艺术家”。有关这次展览,他表示:“我想不出更好的地方,来讨论今天的艺术及其可能性。”且他亲自操刀了展览策划,早期创作和新作集体亮相,闪耀夺目的昆斯风格与古老的阿什莫林博物馆碰撞,会产生什么样的神奇效应?

“杰夫•昆斯在阿什莫林(Jeff Koons at the Ashmolean)”被描述为一个里程碑式的展览,追溯了昆斯自80年代入行之后的艺术轨迹。问及在这座古老博物馆中办展有何感受时,昆斯表示:“我不得不掐自己,我觉得非常幸运有这样一个场所展示自己的作品。”这次展览展出了17件重要作品,其中14件在英国首次展出,这些作品贯穿了艺术家整个职业生涯,他最著名的系列包括例如“平衡-Equilibrium”、“平凡-Banality”,“古物-Antiquity”和他近期的“凝视之球”雕塑及部分绘画均呈现给观众。馆长亚力山大•史特吉斯(Alexander Sturgis)表示,“昆斯做了很多与历史上的重要艺术品相关的创作,古老的阿什莫林将会是展览最完美的平台之一。他在思考古典文化的DNA,”在此处的展,“也是他对历史的一种回应方式”。

昆斯1955年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约克郡,1976年毕业于美国马里兰艺术学院,刚毕业的他艺术之路并不开阔,一边从事别的工作,譬如华尔街的证券经纪人,一边继续创作。直到80年代初,昆斯成为新几何图形派(Neo-Geo)的激进倡导者进入大众的视野,迅速在北美乃至整个国际艺术圈串红,他最早借鉴了杜尚的挪用与拿来主义,以精准复制日用品艺术、塑造浪漫的卡通形象而博得了关注,如巨大的花卉、雕塑小狗(1992年)都是令其成名的公共雕塑,艳丽色彩、商业味道浓厚是其作品的突出特点。2013年他的雕塑“气球狗”(Balloon Dog)以3670万英镑在佳士得拍卖成交,刷新了自己创下的在世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杰夫•昆斯被认为是继安迪•沃霍尔之后美国最重要的波普艺术家。

杰夫•昆斯曾在美国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等重要美术馆举办过回顾展,关于本次在阿什莫林的展览,昆斯说,“我记得我第一次走进博物馆,看到一些能真正激发我对当代艺术兴趣的东西,我希望这次展览能为人们带来同样的这般感受。”展览策展人由杰夫•昆斯及诺曼•罗森塔尔(Norman Rosenthal)共同担任。“昆斯将高雅和低俗文化混合,与我们的童年记忆和受过教育的文化体验玩耍”,罗森塔尔如此说道,并将展览形容为“一个充满诗意的回顾展”。罗森塔尔进一步表示,“把昆斯的作品放在阿什莫林博物馆——牛津大学学术的心脏——可以将他的实验推进一步。”此次展出的作品横跨了他至今的艺术生涯,从1985年的作品《单球全平衡槽》(One Ball Total Equilibrium Tank),到始于2012年的凝视之球系列,共17件作品,其中14件英国首展。《单球全平衡槽》成为该展览的开篇,一颗橙色篮球球体悬浮在容器中心,达到一种完美的均衡状态,从视觉的平衡舒适感为观众打开联想。

凝视之球(Gazing Ball)系列中包含了七件作品,其中一些小型的蓝色的凝视球又“嫁接”到世界艺术名作的复制品之上,例如与架上绘画提香的《戴安娜和亚克托安》(Diana and Actaeon),或者是著名的大理石贝尔维德雷躯干雕塑(Belevedere Torso)的仿制品进行组合。法国著名浪漫主义画家泰奥多尔•席里柯(Théodore Géricault)的名作《梅杜莎之筏》上被安置了一个小型的宝蓝色凝视球,这一系列的古典名作均如此被安排。凝视球由钢材制作,晶莹亮丽,能够反射周围的物件,观众可以从古典画作里“刻意”安装的镜面装置中凝视到空间及自己,观众的目光瞬间被吸引。同样地,一批古典的立体雕塑上也被装上了凝视球,例如与“贝尔维德雷躯干”的组合中,昆斯将球体放置在大理石纯白的躯干的肩胛位置,整个雕塑的动态线条被重塑,这座残缺的躯体仿佛下一秒就要上演足球场上的“帽子戏法”,或许“古典雕塑与金属球的跨时空互动感”正是他想传递给观众的。

该展览还展出了包括《洋红色的气球维纳斯》(Balloon Venu,Magenta) 和《坐着的芭蕾舞女演员》(Seated Ballerina)等作品。前者雕塑让人直接联想到经典的“沃伦多夫的维纳斯”,洋红色的金属外壳散发着时尚感,大小不一的“充气球”组合成维纳斯的头、卷发、躯干、四肢等,可以说是展场中最吸引眼球的作品之一。《坐着的芭蕾舞女演员》雕塑通体散发着光泽,如同“公主式”童话中走出来的女性,金黄色的马尾高高束起,蓝色波浪裙层层叠叠,她坐在柔软的条纹椅子上,屈身歪头整理着左脚上的丝带,一种美妙的、短暂的时刻被定格下来,而这件看上去轻松惬意的作品,却是用约百吨的铸钢制作的,纤美的外表与坚硬的质地、“气球”的脆弱与钢铁的稳固,组合出不同的戏剧效果,挑战着人们的视觉经验,冲击着观众的心理知觉。

杰夫•昆斯曾经的这句话,“在这个资本泛滥的社会里,艺术品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商品……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还是一上来就当艺术品是商品一样生产吧。”将他推向风口浪尖,或许对他来说,拥有知名度是成为一个善于推广“商品”的艺术家的良好条件。而我们都知道的事实是,太多的人批判和藐视他这种创作理念和方式:空洞、无内涵、物质化、矫揉造作、低俗…这些标签一直伴其左右。但,他的的确确让人们接收到了他的理念和思考,并且顺利地得到了他的所求,其艺术与商业的成功结合,也使他一度成为被讨论最多次的当代艺术家,他也与宝马汽车合作推出艺术汽车项目、与Lady Gaga共同合作专辑《Artpop》封面及雕塑、LVMH旗下酒类Dom Pérignon一起推出限量“气球维纳斯+香槟”的组合…不可否认,当代艺术无比巨大的包容力也在这一部分艺术家身上显现,他此般争议性的存在多少也折射出这个时代的一些艺术特征。

“对于我们这些乐意分享他的愿景的人来说,昆斯使艺术产生了一种神奇的转变。”罗森塔尔先生如此说到。这些神奇的转变或许也是杰夫•昆斯与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产生化学效应的关键所在,他本身的吸引力也能够来带许多的新鲜感,“这也是吸引年轻观众,尤其是大量学生来观看的一种方式”,如馆长史特吉斯评论:“阿什莫林博物馆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公共博物馆,收藏的作品囊括范围从史前时期到现在,而杰夫•昆斯在此的展览将引发一场对话,对话从其作品与其作品参与的艺术史和艺术观念之间形成,我确定,同样的对话效应也会在观者间展开。”

编译/张译之
(图文综合编译自阿什莫林博物馆新闻及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