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皮肤的纵深:唐·埃德·哈迪的纹身作品回顾展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659  时间:2019/9/6 16:52:14

正在笛洋博物馆展出的“埃德·哈迪:皮肤的纵深”(Ed hardy: Deeper than Skin),是美国“纹身教父”唐·埃德·哈迪的首个博物馆回顾展。展览以回溯的形式,呈现了这位著名纹身艺术家唐·埃德·哈迪历年来创作的300余件作品以及与其纹身艺术创作相关的照片和影像,涵盖纸质绘画、版画和手绘瓷器等。这些作品以哈迪纹身艺术生涯的时间序列展开,创作时间跨度逾50年,几乎涵盖了哈迪艺术生涯的所有风格,细述出哈迪在纹身艺术之路上做出的努力与创新。

自20世纪以来,旧金山湾区一直是美国嬉皮士文化、近代自由主义和进步主义的中心之一。美国嬉皮士文化视摇滚乐为集体宗教,表达内心世界的不满和激动。如当时最受崇拜的两个摇滚乐团:甲壳虫(Beatles)和滚石(Rolling Stone),他们借助现代音响设备和灯光,感到音乐仿佛发自人的五脏六腑,使人振奋,使人感到一个新的“我”的存在。追求自由、崇尚个性、表达自我,这些艺术冲动和激情都与埃德•哈迪的艺术品质遥相呼应。

同时,旧金山还坐落着全美最大的艺术院校——旧金山艺术大学,艺术氛围活跃而又浓厚。年轻的艺术家们聚集在旧金山,他们反对常规,挑战大众,寻求着现当代艺术的突破口。正如埃德•哈迪在接受Gwynned Vitello的采访中谈到:“旧金山是反精英文化的领头羊。如果我能让纹身在这里展现魅力,纹身艺术的视觉传播性就会真正奏效。”

穿过笛洋博物馆的长廊,一面闪烁着红色霓虹灯“埃德•哈迪”的墙壁,指引着观众进入展厅。展厅中,古典绘画使用常规方式规矩地挂在墙上,部分照片使用了多媒体技术投影在平面上,大尺幅创作则悬空挂起,由此分割出多个展览区域。这些不同的艺术形式,在展厅中各异的灯光效果中,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视觉刺激和丰富的感官体验,同时展现出哈迪对美国本土文化的追寻以及在一种全球视野下对纹身艺术的关注。

20世纪50年代,少年时期的哈迪就已经表现出了对纹身艺术极大兴趣,他尝试着自己进行纹身图案的绘制,甚至和他的朋友莱尼一起动手给邻居的孩子画纹身,每个人画一次纹身收取3美分。哈迪画的这些纹身设计纸稿以及他为朋友纹身的照片在此次展览得到了展出。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候埃德•哈迪的创造灵感更多来自自己生活的所见所闻。作为一名加州土著,南加州的诸多文化,如冲浪,图腾甚至定制汽车,都成为了他纹身创作的宝贵来源。

20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的版画凭借其突出的线条表现和新颖的绘画形式展现了新鲜的艺术活力。青年时期的哈迪嗅到了艺术的气息,于是决定前往旧金山艺术学院(SFAI)进行版画的专业学习。在旧金山,哈迪多次访问军人荣誉博物馆的阿切巴赫基金会的平面艺术基金会。这个基金会以收藏杜鲁尔、伦勃朗和戈雅等艺术家的大量版画作品而闻名。在基金会,他开始像经典大师学习版画,并开始系统地研究版画史,这些无不为哈迪的纹身创作奠定了基础。

1967年,哈迪顺利毕业,这个本可以在拿到耶鲁大学研究生奖学金后,继续深造艺术的优秀学子,却选择了中断版画的学习,决定开始专业纹身。多少年后,当被问及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时,哈迪的回答颇具雄心:纹身是“被遗忘的美国民间艺术”,具有复兴的潜力,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哈迪坚信纹身在美国民间艺术中占有重要地位,为了将纹身从亚文化地位提升为一种重要的视觉艺术形式,他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哈迪版画创作中极具“速度,节奏,多样性和结构密度” 的优势,也成为他后来纹身艺术的特色画风。

毕业后的哈迪在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西雅图、檀香山以及日本等地,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学习曲线。1972年,哈迪亲赴日本岐阜,向一位日本纹身大师进行纹身预备图的绘制学习。日本的纹身艺术热潮由江户时代受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歌川国芳等人的插画创作影响而掀起,并被追求个性的青年们所追捧。日本的纹身在题材上多选取神话、鬼佛、艺伎、武士、浪人、水浒传等,并搭配以匕首、樱花、波浪等日本比较常见的元素,带有浓烈的浮世绘风格。哈迪深受日本纹身艺术的影响,在展厅中展出的他1972年后的一系列作品中,观者可以看到,无论是细腻回旋的线条,神秘诡谲的鬼怪形象,还是那些鲜艳奇异的色彩,皆可感受到艺术家受日本纹身风格中启发创作出具有古老东方文化的独特风格。

哈迪在各地工作室通过亲历学习和实践,反复思考着纹身图案表达的各种可能性。他发现,纹身图像作品呈现出精细而又复杂的面貌,这种面貌如果用不同的艺术形式进行表达,会碰撞出新颖且具有冲击力的火花。
于是带着从纹身艺术实践中得到的体悟,哈迪在1992年回归到了版画的创作。他在芝加哥和旧金山的印刷厂创作的早期蚀刻作品展示了一种简单的风格。后来的印刷品,尤其是运用日本奈良和美国旧金山地区的穆洛尼印刷(Mullowney Printing)、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鲨鱼版墨水印刷(Shark’s Ink)和新西兰奥克兰地区的木兰版印刷(Magnolia Editions)制作的艺术品,都尺幅更大、更多彩且更有激情。哈迪把它们描述为“怪诞、幽默、微妙和华丽的混合体”。

本次展览的一大亮点是一幅500英尺的卷轴“2000 Dragons”。这是哈迪为了纪念千禧年,同时也是中国的生肖龙年而特意创作的。“卷轴绘画改变了我的艺术创作方式。”哈迪说,“它以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表达方法,彻底解放了我,让我更自由地去进行创作。” 这幅欣欣向荣、欢庆的画,在展厅中被完整打开,蜿蜒而行的卷轴,云山起伏,2000条龙大小不一,或彩色,或黑白,展现了哈迪眼中的东方艺术与文化,也展现了他的色彩与线条运用的复合艺术风格。配合现场播放的哈迪创作时听的歌,徜徉其中,我们仿佛看到了这位尊敬又谦卑的纹身艺术大师挥动着画笔,笔下图案随着音乐旋律或轻缓,或急促地落在画布上,线条灵动而又饱含力量。

在2003年,时尚圈感知到了哈迪的纹身艺术与消费文化结合的可能性。曾经担任Levi’s等大品牌设计师的克里斯蒂安•奥迪吉耶(Christian Audigier),买下了哈迪的创作专利权。他选取了大师手笔下的飞鹰、猛虎、骷髅、恶魔、匕首及裸女等纹身图案,营造出颓废叛逆的感觉,制作出一系列的潮流时装。同时,克里斯蒂安•奥迪吉耶也选取了哈迪创作的一些浓厚东方风情的鲤鱼、龙、老虎图腾、狗及松鼠等较新派的图案,与复古、朋克等元素结合,将“街头时尚”从一种不入流、肤浅暴力的叛逆风格转化成了具有美感和异国风情的艺术,创造出极具美国精神的品牌特色。

展览中同时还展出了哈迪创作的跨媒介艺术作品。如2007年,他创作的日本传统形式的手绘瓷器,以及一系列他称之为“壁挂瓷器”的独特瓷器。2008年,艺术家前往加利福尼亚州的布里斯班,在艺术家画廊Trillium Graphics创作了一系列在面板、磁盘和“摇杆板”上涂有树脂的绘画作品。为何会进行跨媒介艺术作品的创作?哈迪在采访中对此回应道,他希望能够扩大纹身艺术在各个媒介中的表现潜力,并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将纹身艺术的多种表现魅力传达给苏拉亚文化以及边缘地位的观者。

纹身不止是身体表面的图案创作,更是一种个性艺术视角的展现。创作中重要的,是与众不同、敢于表达自我的态度,用自己的思想、艺术的眼光去诠释对事物、生活的看法。哈迪为何被称作“纹身教父”?展览或许提供了部分答案:自由创作的思想,长久的学习与实践,对哈迪个人而言,还有他对纹身艺术持续创新的思考与表达。

编译/张嘉恒
图/笛洋博物馆官网

附:编译自笛洋博物馆官网及著名杂志《Juxtapoz Art & Culture Magazine》。

展览信息

展览标题:埃德•哈迪:皮肤的纵深(Ed hardy: Deeper than Skin)
展览时间:2019年7月13日到10月6日
展览地点:美国旧金山笛洋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