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法赫蕾尔妮莎·扎伊德:不应被遗忘的土耳其女性艺术先锋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56  时间:2017/9/11 14:24:01

法赫蕾尔妮莎·扎伊德(1901-1991),冶现代欧洲的抽象艺术与拜占庭、伊斯兰和波斯文化的影响于一炉,创造了一门独特的艺术语言。令人震惊的是,即便在伦敦和巴黎,扎伊德曾经作为大人物活跃了数十载的地方,人们对这样一位极富创造力的艺术家的记忆也已然淡却。

2017年6月13日,展览“法赫蕾尔妮莎·扎伊德”(Fahrelnissa Zeid)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开幕。这是在英国举办的第一场扎伊德回顾展。据英国《卫报》报道,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场极为重要的展览,是她还在酝酿中的长远计划的一种显示。作为泰特现代美术馆的首位女性馆长,莫里斯有志于将美术馆打造成声援那些为偏爱欧洲男性艺术家的艺术世界所忽视的杰出艺术家——特别是女性艺术家——的阵地。

展览“法赫蕾尔妮莎·扎伊德”,呈现了扎伊德从早期日趋抽象到后期转而探索绘画与雕塑的结合并最终回归肖像创作的发展历程。泰特现代美术馆希望以此来重振这位土耳其前卫艺术家的声名,而不是任其沦落为又一位被艺术史写作遗忘的女性艺术家。

序章

法赫蕾尔妮莎·扎伊德,奥斯曼贵族出身,1901年生于伊斯坦布尔。她是最早在土耳其接受正规艺术训练的女性之一,1921年进入伊斯坦布尔美术学院,后于20年代末在巴黎朗松学院深造。1934年,法赫蕾尔妮莎嫁与时任伊拉克驻土耳其大使的伊拉克王子扎伊德·侯赛因——这是她的第二段婚姻——并于次年因丈夫的工作变动而与之迁往柏林,数年后扎伊德夫妇又受战局的影响而一同移居巴格达。20世纪40年代初,扎伊德回到伊斯坦布尔居住,就其笔记看来,艺术家很快进入了自己的丰产期。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此次展览,正是以扎伊德这一时期的作品为开始。遗憾的是,艺术家早期的作品里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被保留了下来。

但她随后的艺术生涯却无疑是灿烂的。

第一展室

受其母其兄的影响,扎伊德很早就开始学习绘画。1915年,亦即画家14岁时,为其祖母绘制的肖像,是此次展出的最早一批扎伊德作品之一。

尽管扎伊德此后一直有坚持进行绘画创作,但直到上世纪40年代初,画家才第一次公开展出自己的作品。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扎伊德回到伊斯坦布尔居住,从此专注于自己的绘画事业。她随后结识了许多前卫艺术家,他们追求艺术的大众化,积极探索新的现代的表现形式。这给扎伊德带来了一定的自信。1945年,画家在她位于伊斯坦布尔马奇卡区的公寓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个展。

此一时期,扎伊德的兴趣十分广泛,从室内场景、静物、人体到肖像、风景,都是艺术家普遍采用的题材。绚丽的色彩和黑色的线条,也已经成为了扎伊德作品的突出特点,在画家之后的风格中亦有所延续。

第二展室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扎伊德的丈夫,扎伊德·侯赛因王子被任命为伊拉克驻英国大使,夫妇二人于是移居伦敦。在那里,画家的作品经历了剧烈的变化。活动与交际之余,扎伊德将使馆里一间本是女仆住处的房间改造成了自己的工作室。尽管居住在伦敦,扎伊德在巴黎也租用了一间工作室,并往返于两地。扎伊德自述在这一时期才开始习惯于做一名画家——

“在土耳其生活和工作的时候,我对自己的艺术判断并没有多少信任。我是那么的孤立无援,那么的茫然无措。现在,无论是在伦敦还是在巴黎,我感到自己至少是被理解和接受的,我是一个艺术家而不是疯子。”

战后的巴黎为抽象艺术垄断。扎伊德1947年创作的画作《与抽象搏斗》,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画家内心在再现艺术与抽象艺术之间的挣扎。但她继续发展出了独创的万花筒似的艺术语言,对自己固有的文化背景以及后来才接触到的欧洲艺术史和现当代艺术都有所吸收。

第三展室

截至1948年,扎伊德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的抽象风格。在此后的15年间,画家仍旧往返于伦敦和巴黎两地,创作了许多大型的抽象作品。它们显示出自然、伊斯兰建筑、拜占庭马赛克和彩色玻璃等一系列因素对扎伊德的影响。画家的决心与活力在拥挤的构图和迅急的笔触间清晰可见。

从保存下来的照片中,人们可以看到,扎伊德当时的工作室里堆满了画布。她甚至会将画作直接钉在天花板上。

1951年,一场疾病后,扎伊德创作完成了她的巨幅油画《我的地狱》。在巴黎,扎伊德与许多巴黎画派的艺术家一道参与展览,很受策展人夏尔·艾蒂安(Charles Estienne)的赏识;在伦敦,扎伊德在使馆举办沙龙,观众中不乏艺术家、作家、演员和策展人。她在1953、1954年分别于巴黎迪娜·维耶尼画廊和伦敦当代艺术学院举办的两场个展更足以表明,扎伊德此时已经得到了两地艺术界的广泛认可。

第四展室

上世纪50年代,扎伊德在意大利的伊斯基亚岛置办了一座度假别墅。在那里,她开始避免使用早期抽象作品中的那种强有力的黑色线条,转而尝试一种更为松动的、抒情的绘画风格,其创作的数量则有增无减。本来,扎伊德的丈夫会在夏天返回巴格达,帮助其侄国王费萨尔二世分担繁重的政治事务。但1958年,扎伊德成功说服丈夫与自己一起到伊斯基亚岛度假。很快,伊拉克的一场政变导致境内的皇室成员全部遭遇暗杀。堪堪躲过一劫的扎伊德夫妇被要求于24小时内撤出伊拉克驻英国大使馆。对扎伊德而言,这无疑是她人生中的重要节点,画家在伦敦的事业被迫中断。她后来回忆说:

“我似乎忽然害怕起色彩和生活来。我曾经以为自己置身于绚烂的万花筒中,而今却恍若堕入呼啸迷宫,为坚硬而沉重的黑色线条缠绕……我仿佛被命运残忍地拽回了自己艺术生涯的起点,被迫重新检验那些一度弃之不用的装置。”

第五展室

57岁时,扎伊德才第一次学着自己做饭。迫于无奈而采取的全新的生活方式成为了画家意想不到的灵感来源。她开始给火鸡的骨头上色,就像她从前对石头做的那样,再把它们搭成自己的第一批雕塑作品。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不再为事务缠身的扎伊德重拾画笔,并开始为身边的人绘制肖像。1969年,扎伊德夫妇离开伦敦到巴黎定居。次年,扎伊德·侯赛因王子过世。1975年,扎伊德迁居安曼,同儿子团聚。在约旦,画家建立起了新的社交圈子,一边指导女学生从事抽象艺术的创作,一边以自己、朋友、家人和学生为模特,专心于人物肖像。直至1991年于安曼辞世,法赫蕾尔妮莎·扎伊德在她小说般跌宕起伏的一生里几乎没有停止过绘画创作。

(文章整合自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英国《卫报》的相关报道)

编译/李湘宁

展览信息

标题:法赫蕾尔妮莎·扎伊德(Fahrelnissa Zeid)

时间:2017年6月13日-10月8日

地点:泰特现代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