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港口形态学-游戏规则”:第九届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视觉艺术双年展在海参崴开幕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623  时间:2017/9/26 16:03:08

2017年9月24日,第九届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视觉艺术双年展(VIBVA)在俄罗斯海参崴国家美术馆隆重开幕,符拉迪沃斯托克是连接亚欧文化的重要港口城市,根据城市特殊人文地理环境及未来发展发向,VIBVA学术委员会提出了“港口形态学”的主题,在此之下,邀请同样来自港口城市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览部主管、中国美术学院在读博士项苙苹担任主策展人。她进一步提出了“港口形态学-游戏规则”,在主项目之下召集来自8个国家和地区的10位/组艺术家及其作品作为个案,分析、观察、思考人性竞争本能与游戏规则,并寻找平衡与共同发展的解决方案。

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视觉艺术双年展从1998年开始,2015年一度停办,今年是第九届。也是因为“东方经济论坛”,当地希望大力发展当代艺术和文化,并在一个更高的水准上重新举办其双年展。主题“港口形态学-游戏规则”一方面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地缘政治有关,除了是重要的渔港和商港,符拉迪沃斯托克作为俄国和前苏联在太平洋上最重要的军事基地,曾经是世界上最坚固的海岸堡垒之一。另外,从2015年开始,普京在这里特别设置了“东方经济论坛”,所以这里也有了经济特区的意味。该主题的提出一方面也和策展人项苙苹对人性的进一步认识有关,如赫伊津哈在《游戏的人》一书中所揭示的,竞争是人的本能,是与生俱来的,也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强大动力。无论个人和社会都需要因其杰出被称赞和得到荣誉,从而获得优越感,而竞争就是用来给出优越性的证明。竞争是有关优胜和成功的永久欲望,争第一的本能欲望驱动个人和力量集团进入冲突。为了解决因各种攀比、比赛、竞争导致的冲突——有时候是毁灭性的冲突,各种明文规定、惯例、约定俗成乃至潜规则相应形成。随着认知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新的冲突和竞争在不断出现,同时,冲突不久又会促成新的限制性的必要规则。竞争和规则有如钟摆的两端,竞争有多激烈,规则和约束就有多严苛;二者也是硬币的两面,如影随形,共同形塑了今天的文明:竞争是本能驱动的,规则则是理性的体现,维护着竞争游戏的高尚和人性的尊严。

港口城市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连通了陆地和海洋。从大航海时代以来,港口城市是作为人们扬帆远航的起点,是探索发现外面更广阔新世界的门户,运送来自世界各地财富和战利品的通道,是全球财富的聚集地、冒险家的乐园和竞赛场。通过港口城市向外进行的远征和探险,让人类竞争的战场扩大到全世界,而不是原本的邻近国家和地区。在这场航海远征的竞争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竞争的惨烈程度以及竞争的全部要素、手段和方式:学识、勇气、野心、耐力、武力、科技、手腕、宗教、文化、政治等。这场竞争奠定了今日世界的全球一体化经济政治文化格局,也把人类拖入了世界级竞争的时代。

10件/组参展作品主要分布在5个场地,每个场地的性质充分烘托了作品的特点,相得益彰。比如张羽的《上水2017922》,实施于海参崴原军事基地13号炮台。张羽用5千只装了水的白瓷碗,在户外空间构筑了一道浪漫、诗意的风景。作为海上贸易的重要物品,瓷器曾经让中国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国的财富,瓷器的光泽和脆弱折射着人类对食物和财富的需求和欲望。张羽用整齐排列的白瓷碗阵列约束了穿行其间的观众的行为举止,但这种规范本身和瓷碗一样脆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踢碎。这个面向大海的军事防御工程给了代表中国传统礼仪(上水)的作品新的解读可能,天、地、人、物构成了良好对话,现场的效果非常震撼。

Olga Kisseleva(俄国/法国)和吴珏辉的影像作品呈现于军事历史博物馆。在军事历史博物馆的坦克、大炮所营造的氛围下,Olga的《征服者》表现了各个国家的各大利益集团对北极地区的激烈争夺,讨论了由瓜分世界的新方法所导致的冲突和紧张局势。北极看起来像是一个新的理想黄金国,被传统利益相关者和新来者重新测绘、划分边界和占用。资源的争夺往往导致战争,这个展览场所进一步烘托了这件作品所讨论问题的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俄国曾经是世界上科技最领先的国家,正如这个军事历史博物馆所呈现的。吴珏辉的作品《大爆炸》表现了新技术的未来进化和竞争,你是什么格式,取决于你的技术水平,决定了你的运作方式以及你的地位。

其余三个场地都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中心,相互间十分钟之内的步行距离。第三个场地在Primorye国立美术馆的新增部分,一栋非常漂亮的历史建筑,展出了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俄国/美国)、王绍强以及Nubuaki Takekawa(日本)的作品,这三件作品都具有游戏性的,都呈现了差异和多元的共存和竞争,以及相互之间的张力。藉由苹果,卡巴科夫导演了一出争夺大戏:“边聆听莫扎特音乐边拿到苹果的20种方式”。在同一张大桌旁围坐的20个人,为了拿到桌子中央的苹果,各怀心机,但所有人必须至少在表面上遵守游戏规则。这件作品是一次游戏,一个现代寓言,汇集了哲学、神学、历史、艺术、科技、宗教、心理学等学科,浓缩了人性的复杂多样。

对于争端和差异,王绍强给出了“共生”的解决方案:对各国国旗的色彩及其比例进行了严谨的计算,消解了各国国旗原有的图案。国旗上的各种色彩变成了相应比例的、简洁的色块,弱化了各国国旗之间原有的差异。作品以抽象绘画的形式呈现,但绝非只是对色彩和形状的视觉化组合,富于观念性,简洁有力,观众还可以玩辨认各国国旗的游戏。

Nobuaki 利用安倍晋三的形象制作了80多件奥林匹克运动员的陶瓷小雕塑,安倍晋三一人扮演了游泳、骑马、摔跤等全部运动项目的运动员。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将在日本举办,安倍认为这是日本在未来重新崛起的机会,并主张于2020年修改宪法第九条、不排除对外发动战争的可能。在“game(游戏或运动会)”的语义下,艺术家将奥运会和宪法结合起来,强调了安倍的活动所隐藏的危害。他认为,安倍出现在各种运动项目中的形象对我们是一种警告,我们应该去关注奥运会背后的政治:一种全球化和多元化的宣传工具。

第四个场地是欧洲公司“Kunst & Albers”在当地的交易大楼,也是当地最早的石头建筑之一。Boo Jihyun(韩国)和Sonia Leimer(意大利)的作品都和海洋相关,都和回忆相关。前者利用结晶的海水——盐和废弃的渔灯勾勒了诗意而忧伤的海景,以及她对家乡和海洋的记忆。后者重访了前苏联的一段辉煌历史,核武器、太空旅行、原子破冰船和第一条北冰洋航线的开辟等世界前沿的科技成果支撑着前苏联重要的国际地位,以及它和美国主导的世界争霸赛。作品中水泥制成的浮标还暗示了未来世界的新问题:海洋污染和环境污染问题。

第五个场地在3D Place,是当地公众的社会活动空间,阿布拉莫维奇、乌雷的“Rest / Energy”和Fito Segrera(美国)的“Post_vanitas” 分别展示在两个黑盒子空间里,旁边有舒适雅致的咖啡馆,作品和展场空间的世俗气息相得益彰。我觉得世界上哪怕只剩下两个人,在相互合作帮衬之外,竞争也是无时不在的。如果是两个女人会比谁更美,如果是两个男人会比谁力气大,如果是一男一女,会相爱相杀,就如“Rest / Energy”所展示的。而人类再怎么争,到目前为止,仍争不过死亡。“Post-vanitas”中利用软件生成的各种3D世俗物件如骷髅、电视机,随机出现在从google地图上实时抓取的、无法预料的现实空间中。

除了以上的主题展,本次双年展同期推出了多个平行项目和特别项目,展览将持续到2017年11月20日。

文、图/主办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