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弗拉戈纳尔:《肖像的草图》与《阅读的女孩》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263  时间:2017/11/8 10:03:10

联系艺术、时尚、科学与文化遗产的保护,美国国家美术馆的展览“弗拉戈纳尔的肖像艺术”(Fragonard: The Fantasy Figures)由14幅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1732–1806)的肖像作品构成。这也是这14件作品首次在同一场展览中展出。

弗拉戈纳尔

1732年生于南法的格拉斯,弗拉戈纳尔很早即随家人搬迁到巴黎居住。他最初谋到了一份职员的工作,但很快便发展出了对艺术的兴趣,在知名静物和类型画家夏尔丹的工作室学习。尽管弗拉戈纳尔恐怕并没有从夏尔丹那里学到多少东西,在转入布歇的工作室后,他的绘画才能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虽然弗拉戈纳尔显然从未在皇家绘画与雕塑学院学习过,在布歇的帮助下,他还是在1752年参加了罗马大奖的竞选比赛,并凭借《耶罗波安向献祭偶像》拔得头筹。在奔赴意大利前,弗拉戈纳尔花费了一段时间在一所相当于皇家美术学院预科的学校学习历史和经典,并得到了画坛领军人物夏尔-安德烈·范·洛的指点。大型油画《普赛克同姐妹展示丘比特送给她的礼物》即表明了范·洛对弗拉戈纳尔的影响。

离开预科学校,弗拉戈纳尔来到意大利,于1756-1761年在罗马的法兰西美术学院就学。一方面,弗拉戈纳尔缓慢的进展另导师夏尔·约瑟夫·纳图瓦勒担忧;另一方面,他在室外写生中显露的热情和天分又为纳图瓦勒欣赏。受到于贝尔·罗贝尔、卡尔·韦尔内的影响以及赞助人让-克洛德·里夏尔神父的支持,艺术家随后发展出对风景画创作的兴趣,这一题材也将贯穿他的艺术生涯始终。1760年夏,与里夏尔神父在蒂沃利的埃斯特别墅消暑时,弗拉戈纳尔创作了一系列堪称18世纪风景画创作的典范的速写作品;返回法国后,又继续创作了一系列以罗马的建筑为表现对象的风景画。这些作品,后来被里夏尔神父制成了蚀刻版画。

回到巴黎,弗拉戈纳尔开始为艺术市场和愈来愈多的仰慕者创作珍品画。凭借1765年沙龙展上的作品《科列索司和卡利洛俄》,艺术家终于声名鹊起。大型历史画为弗拉戈纳尔赢得了学院的认可和狄德罗的赞誉,可他却志不在此,而是偏好接受个人客户的委托。

尽管如此,弗拉戈纳尔仍然被认为是18世纪下半叶最具个性也最为重要的法国艺术家之一。在近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艺术家创作了《秋千》、《肖像》系列、《爱的进程》系列等杰作。

《肖像的草图》的发现

此次展出的14件作品笔势迅急、色彩明快,是弗拉戈纳尔最受欢迎的一批作品。画中人物或动或静,有的在弹琴、唱歌,有的在读书、写作。一些形象身着夸张的礼服,指向18世纪法国流行的西班牙风格——装饰有大支羽毛的帽子、有开叉的袖子、丝带、玫瑰花结、轮状雏领、披肩斗篷以及对红与黑两种颜色的强调。

与弗拉戈纳尔的肖像作品一同展出的,是一幅几年前新发现的速写作品。其上,有18个大拇指指甲大小的草图,并附有这位洛可可艺术家亲手写上去的标注。该作于2012年在巴黎的一场拍卖会上浮出水面,颠覆了在那之前人们长久以来对弗拉戈纳尔的这一系列肖像作品的猜想。小稿中的14张与此次展出的14件作品一一对应,余下四张大概也有相应的作品,只是还没有被发现或对应起来。只有一张草图(该草图对应《阅读的女孩》一作)的下方并未注出人名,学者们猜测那些被标记下来的人名或者是肖像所表现的对象的名字,或者是委托画家创作相应肖像的赞助人的名字。研究发现,这些名字可以和画家的朋友、熟人和客户对应起来,其中不乏贵族、资本家、社交界名流、作家、歌唱家和画家朋友。弗拉戈纳尔的社交之广,可见一斑。这也就为肖像中的人物究竟是确有其人还是仅仅出于画家的虚构的争论,提供了又一点重要线索。

《阅读的女孩》的研究

在美国国家美术馆,速写作品《肖像的草图》的发现,促成了一场为期两年的关于《阅读的女孩》的研究。研究在法国绘画助理策展人尤莉科·贾克奥尔(Yuriko Jackall)、图像科学高级研究员约翰·K·德莱尼(John K. Delaney)和绘画保护高级专员迈克尔·斯威克利克(Michael Swicklik)的共同努力下得以展开。

《阅读的女孩》果真属于这一系列肖像作品吗?这一问题始终困扰着人们。一方面,作品的构图、用色和笔触与其它的作品高度相似,女孩的伪西班牙服装和轮状雏领也同其他人物的着装一样反映了当时的风尚。但另一方面,与其他刻意摆出戏剧性的造型、转过头来直面观者的凝视的形象不同,女孩只以侧影示人,仿佛被她正在阅读的书本攫取了注意,对观者的眼光一无所查。

1985年,美术馆的工作人员通过为作品拍摄X光片,发现《阅读的女孩》的头部绘制在另一幅肖像之上。他们推测,肖像本来表现的是一位男性,其头部以四分之三侧面的形式被描绘下来,双眼看向画面之外的观者。

2012年,《肖像的草图》被公开出来。其上的一张小稿与《阅读的女孩》十分接近,表明它很可能一度是这一系列肖像作品中的一幅。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小稿中,人物的头部转向观者,这意味着它恐怕对应着被覆盖在《阅读的女孩》之下的那幅肖像,而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版本。

2012至2013年,美术馆的研究人员运用更加高精尖的XRF(X射线荧光光谱分析)技术,取得了下层画面的更加清晰的图像。结果显示,原本的肖像表现的是一位头戴巨大羽毛装饰的女性,并且画布曾出现破损又被修补起来。

弗拉戈纳尔为何要重新绘制此作?考虑到《肖像的草图》中只有这幅作品的小稿下方并无标注,学者们猜测本来的模特或赞助人很可能拒绝了最初的作品,画家只好退而求其次地将特别创作的订件修改成为一件表现日常生活的普通作品,拿到艺术市场中去寻找买主。

正是基于这样一项研究,展览“弗拉戈纳尔的肖像艺术”尝试以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为背景,阐释此次展出的14幅肖像作品,指出它们对艺术家的发展的意义,确认肖像中的人物和其赞助人的身份,强调这些在当时还十分新颖的图像的重要性。弗拉戈纳尔创造了一种特殊的肖像形式,为自己以之闻名的精湛技巧找到了用武之地。栖身巴黎竞争激烈的艺术世界,画家无疑也受到了各种艺术事件和作品的影响,但他终究还是凭借着自己的才华开拓了18世纪肖像艺术的疆域,为后世留下了引人入胜的绘画作品。

编译/李湘宁

(文章整合自美国国家美术馆的相关报道,无特别标注的图片均来自该美术馆官网)

展览信息

标题:弗拉戈纳尔的肖像艺术(Fragonard: The Fantasy Figures)

时间:2017年10月8日-12月3日

地点:美国国家美术馆西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