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一场以“愚人”为主题的当代艺术展览揭幕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954  时间:2019/4/3 14:28:19

“愚人文学”的创始人塞巴斯提安•布兰特(Sebastian Brant)曾在 1494 年出版的《愚人船》(Das Narrenschiff)一书中,用111个章节来讽刺111 位愚人(全书共分为 112 章,除开单独一章外,其余每一章讽刺一位愚人)。每一位愚人都是人性缺点人格化的“拟人替身”,这 111 位愚人与作者同乘一条船前往愚人镇。书中暗示人生就好比航往愚人国的一条船:船员、乘客和船长皆是愚人,任凭在大海上漂泊,永远抵达不了目的地。

2019 年 4 月 1 日,一场以“愚人”为主题的当代艺术展览在草场地鹅鹅鹅美术馆(鹅城小馆)举办。展览邀请王迈、赵银鸥、黄敏、黑毛、姚新会、颜达夫、张潇天7 位艺术家,与策展人一起探讨关于“愚人”的话题。作品形式涵盖架上绘画、装置、影像及行为艺术。

在充斥着膨胀信息的当代世界里,那些弥久恒新的古典议题却常常被人忘记。无论学究还是众生,都常在此世间山谷的迷雾之中徘徊而不得出,或许世间的人之理性在非理性之神的面前都经不起其轻轻的一声冷笑,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这就像是某种寓言。捉弄或是恶作剧,关于愚人节的真实来历,或许早已在历史之中被尘土淹没,但有一点或许应当注意的是,愚人在对精神疾病的社会学历史研究之前,曾被认为具有某种常人所不可知的智慧,常与先知的属性有所交集。

尽管如此,愚人对于常态而言,始终是非常态的姿态示人,但是,反过来说,非常态不正是一种常态吗?正如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把万物之主的原神描述成一团完全凭借本能运行的“愚痴之神”,一切都从它的本源那里而来。疯狂或是荒诞,智慧或是愚蠢,理性或是疯癫,正如唐•吉诃德在临死前终于结束了幻梦而恢复了理智,但这位骑士突如其来地对自己愚蠢的认识,难道不也正是一种新的疯癫?

愚人的故事,其内涵的丰富,往往直指着这隐藏在世间暗门背后的秘密,它展现出了在其黑暗甬道深处的无限分岔的道路和迷宫。在这座巨大迷宫的根系深处所深深扎入的地方,正是我们的大脑。而我们所有的大脑,组成了这座关于人类学的蠕动着的庞然巨物。

而此次在鹅鹅鹅美术馆呈现的展览,试图对这些话题展开探讨。艺术家王迈的作品,以鹅鹅鹅美术馆特有的公共属性和外部场域,一种介入的方式,讨论并试探着关于公共权力的荒诞性问题。艺术家赵银鸥,在完成精神病院系列的创作后,在韩国釜山的艺术驻留项目中,居住在大山之中的小屋,独自面对并探索其内心的精神洞穴。艺术家黄敏,工作室曾在北京黑桥八年时间,在那里,拾荒人与垃圾场引起了她的注意,价值的用与废的背后,或许正是她所要揭示的社会荒诞的实质。

艺术家黑毛在私空间的行为艺术,展现了那些关于向内的精神迷宫中的一瞥,如何从一个人变成一只蟑螂,而又如何从一只蟑螂变成一个人。艺术家姚新会擅长使用算法和交互装置,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认知差异,展现出一种虚拟游戏:我是谁?我在他人眼中是谁?艺术家颜达夫的留学经历,使他开始思索东、西方世界之间那具有普世性的愚人问题,正如在他的影像作品中,一艘永不停歇的愚人之船。艺术家张潇天,一种常人与常人的拼贴与组合,如何诞生出一种非常人的状态,或许我们仍在思索,关于群体与群体荒诞的现象和概念。

在此次展览中,7 位艺术家展现了他们各自非凡的观察和体验之道,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一种关于“愚人”的无穷可能的探讨性,艺术如何与空间产生关系,如何与主题产生关系,以及如何与艺术家本人产生关系。正如在占卜塔罗牌中的愚人牌,它既是所有塔罗牌的开始,也是所有塔罗牌的结束,它代表的是无限的可能性。展览将持续至5月7日。

图、文/黑匣子提供
编/艺讯网

展览主题:愚人

艺术家:王迈、赵银鸥、黄敏、黑毛、姚新会、颜达夫、张潇天
策展人:黑匣子
展览开幕:2019年4月1日17:00
展览时间:2019年4月1日至5月7日
开放时间:12:00 - 15:00、17:00 - 21:30
展览地点:鹅鹅鹅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国际艺术区鹅城小馆)
展览门票: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