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亚洲的地缘性与陌生感 ——“亚洲的智慧”论坛(三)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3830  时间:2015/10/21 12:45:11

2015年10月17日上午9点30分,“陌生的亚洲”第二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学术论坛“亚洲的智慧”第三场——“亚洲的地缘性与陌生感“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进行。德国艺术家卡斯滕•舍尔(Casten Schael)、以色列艺术家沙伊•克雷默(Shai Kremer)、中国艺术家顾文甲、牛国政、郭国柱相继进行了发言并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讲师吴映玟进行了小组对谈,会议由独立策展人、艺术家秦伟主持。

卡斯滕•舍尔(Casten Schael):从香港看亚洲的城市化

在主题发言中,卡斯滕•舍尔结合自己的作品谈到他所看到的亚洲加速的城市化,以及城市人口的大量和快速聚集。他说到,在来到香港之前,除了接触到亚洲国家的商标与中餐馆之外,几乎与亚洲没有其它的联系,而在1989年当他以游客的身份来到香港,感到强烈的震惊与陌生感。当时作为商业摄影师的卡斯滕•舍尔,职业就是创造不同的影像,所以工作之余开始探索多姿多彩的周边的环境。最开始他把自己放在观察者的角度感受人的外貌、生活习惯、文化表达与感知之间的差异,并用相机记录下这些视觉的证据,试图来了解亚洲性是什么。卡斯滕•舍尔认为香港是一个传统文化与现代化、东方与西方的鲜明对比的体现,同时可以看到东西方文化在此汇合。他通过作品展示了90年代的香港和近年来香港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搬进香港这样的大都市,都市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的同时竞争也愈加激烈。香港作为有限的空间令人们想尽各种办法充分利用每一寸土地,卡斯滕•舍尔感觉到在整个亚洲都有着这样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人试图挤进一个有限的空间,这种趋势在他看来将一直持续下去。作为摄影师,他关注这种状态在视觉上的呈现,如为打破物理空间局限性的新工程技术、技巧性设计的发展与老城区的翻新,均展示了亚洲超级城市的发展是一场革命性的过程。这个过程也伴随着冲突,如他在作品中反映的香港业主对政府提出抗议的纸条。他描述到香港本身的许多美丽的自然风景被改造成人为的城市景观,人与人之间邻里关系的变化也使香港的本土味道和特色丢失,卡斯滕•舍尔认为我们应该问一问自己究竟未来想居住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作为创造者一直在创造新的现实,我们有责任对自己的文化概念进行检验,因为我们要保证自己不对外界的变化茫然。

艺术家沙伊•克雷默(Shai Kremer)、顾文甲、牛国政、郭国柱谈其作品

随后发言的是以色列艺术家沙伊•克雷默(Shai Kremer),他以年代顺序展示了自己的作品。第一个系列是以色列的风景,在图像中运用了比喻手法以反映以色列的现实社会。2011年的作品 “Fallen Empires”以历史的角度拍摄,记录了帝国在征战与衰败中的遗迹。2013年的作品“World Trade Center-Concrete Abstract”中对目前所生活的城市纽约进行了记录性的摄影,通过对被毁的世贸中心的记录讲述创伤与感悟。他在2014年的摄影项目回到了以色列进行拍摄,试图对战争中丧失家人的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的相遇、团结与和平进行展现。中国艺术家顾文甲在发言中引用本届摄影双年展中的一句话——“陌生仿佛一道谜语,带来无尽的可能”。他展示了他的参展作品《盲区》,该作品在2008年拍摄完成,他尝试从现在的视角回溯当时的状态。顾文甲说到自己的城市生活主要在常熟、杭州、上海三地,他讲述了从熟悉的城市到新的的城市内心的变化,而城市空间的状态正呼应了内心的挣扎与矛盾,摄影这种媒介让他介入城市空间来思考“陌生”与“四通”的问题。他热衷于夜间摄影,通过夜间拍摄与日间拍摄的结合和多次曝光完成了《盲区》这件作品。在他的另一件作品中,他在自己公寓的阳台上架起相机记录了一片令他沉醉的田野在两年内变成高楼的过程,表现了城市的扩展与蔓延。中国艺术家牛国政展示了自己四个系列的作品,系列一是对煤矿城市的记录,以黑白的色调展现了煤矿城市的壮烈与平实;系列二是对煤窑工人的记录;系列三是“中国式锻炼”,对早晨的公园里锻炼的市民进行了拍摄;第四系列名为《花非花》,是对塑料袋污染的拍摄,图像中漫山遍野的蔓延着的似花非花的彩色塑料袋,妖冶而又令人触目惊心。最后一位发言的中国艺术家郭国柱首先展示了他的参展作品《堂前间》,堂前间是乡村接待乡亲朋友的一个空间,这是他的三组城市化题材的作品之一。在作品《遗物》中他拍摄了乡村搬迁过程中的遗留物,郭国柱在作品中避免刻意贬低或赞扬,而是通过场景来表现人的状态。他曾经在乡村生活,后来搬到城市,他试图表达在这个过程中他所遇到的种种迷失与思考。

嘉宾对谈:陌生之现象与陌生之价值

会议的最后环节,与会嘉宾进行了小组对谈。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讲师吴映玟作为一位来自韩国的美术史学者,表达了自己对摄影一直以来的兴趣和策划韩国摄影展览的经历。她简单梳理了韩国的摄影史,同时提出亚洲摄影作为视觉艺术在当代面临的陌生化问题,并试图通过对中国和韩国的摄影艺术的比较做出解释。沙伊•克雷默认为自己对亚洲摄影的了解有限,但在此次展览中表达出的政治参与与叛逆精神给予他很大触动。卡斯滕•舍里回忆了自己过去看到的许多中国摄影,表达对中国摄影师投入程度的钦佩,并认为兴起于西方的摄影很好地被亚洲艺术家吸收与应用,并完成从原始个人化到精细化的提炼。作为会议主持人的秦伟总结到,艺术需要陌生的经验,“陌生”是中性化的,今天发言的艺术家所呈现的个人景观经验对于彼此而言就是陌生的,各位艺术家个人的独特则体现了这种陌生的价值。

文/张弛
图/美术馆 董慧萍 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