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韦启美漫画艺术展“社会百科全书”研讨会纪要(二)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143  时间:2016/5/6 10:12:41

2016年4月9日,韦启美漫画展“社会百科全书”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为公众揭示一个有别于油画家的漫画家韦启美。展览共展出包括原稿、发行稿在内的823件漫画作品,题材涉及政治经济、国际关系、日常生活、社会风气等等多个方面,堪称一部图式“社会百科全书”。开幕当天,展览学术研讨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贵宾厅,与会嘉宾围绕韦启美的漫画创作、治学态度、日常阅读等展开深入有效的讨论。

蒋采萍:我讲点具体感性的东西,我接触韦先生不多,只是一年级全年,后来我画国画和韦先生接触就不多了。韦先生教素描的特点对我后来的影响非常大,他应该是造型艺术的启蒙老师,现在的学生在入学之前就已经有相当的素描、色彩基础,我们那时候没有考前班,到美院才开始做正规的绘画准备,一年级辅修素描、色彩,第二年级进入国画。

他当时才30几岁,我19岁,韦先生教学认真不用说,但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讲解剖透视等等,而是他经常将的“感觉”二字,感觉和精神联系在一起,不是简单的画准,光线画对,虚实画对这样简单。韦先生的素描很注意人物的精神状态,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当时韦先生给我们摆莫里哀石膏像,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介绍莫里哀什么样的一个人,什么样一个剧作家,什么样重要的剧本,雕像怎么样表现他的精神状态,特别让我们注意胡子往上翘嘴角往上翘的微妙表情。可能韦先生喜欢我的感性,当年朱乃正、卢沉他们素描都比我,但没想到韦先生把我最终的成绩评为全班第一,可能是我体会到了他讲的那个感觉。我特别感谢韦先生,我以后特别注意人的精神状态,注意整体的感觉,细微的感觉,从不离开人的精神状态,我从韦先生那里得到的素描造型课是一生最大最大的收获。

另外,大家谈了很多韦先生的做人,我谈一点点对他生活的直观印象,我跟几位同学礼拜天到韦先生家里去,当时条件很差,既是客厅又是卧室,既是画室又是厨房,画板没有地方放了,把床翻过来画。身教胜于言教,让我知道原来艺术家不是想象的那样有画室、卧室、客厅之类,其实我以后也是这样的简陋生活。我并不认为艰苦,认为是一种浪漫,艺术家应该过这样的浪漫生活,不过多考虑豪华生活,过普通的生活,这样的条件下能出好作品。

李树声:韦先生教学非常有成绩,可惜我没有能够直接受到韦先生的教诲。韦先生教学能把人引到正确画素描的道路上,这个非常重要,如果走偏了路就很难走了。韦先生是非常勤奋的,只要你去图书馆就能经常看到韦先生在那看杂志,图书馆定的各种杂志他都要浏览,所以他的知识是社会百科绝对不假。今天看到这么多漫画,确实跟大家一样吃惊,800多件漫画,展览现场有点铺天盖地的感觉。韦先生的漫画和他其他几位漫画家不一样,特别是歌颂型漫画,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进入到国家建设,以前可讽刺的东西太多了,好的东西怎么样用漫画的形式歌颂,这点韦先生做的贡献非常大。他这方面的作品很多,看了挺感人,对生活的发掘、对现实的关心超越一般普通人,反映出一个艺术家对于现实社会的思考。我安排做美术史以后,韦先生对美术史方面也很关心,有时候说说他的见解,对美术史问题的看法。老师从来没有张扬过,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大规模展出作品,都是无声无息慢慢的工作,作为艺术院校的老师,他关注的是整个社会,就像展览标题所讲的社会百科。

曹庆晖:我说几个问题:一个问题,在整个20世纪前半叶美术发展中,漫画体现出对社会进步的反应,漫画、戏剧、木刻对于当时学生来说都是一个进步的象征,韦先生的选择在形式上就是一种进步。另一个问题,韦先生是以徐悲鸿为旗帜的中央大学的学生,徐悲鸿主张艺为人生,所以用漫画的方式来关注人生跟徐悲鸿学派也有关系。第三个问题,上午侯一民先生开幕发言质问今天的漫画去哪里了,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我们的展览海报把漫画翻译为卡通,卡通能不能替换20世纪以来的漫画?不能替代,其实我们的漫画到卡通里面去了。第四个问题,韦先生是一个油画家,漫画不是本行,是他的业余行为,这又容易想到文人画,文人画讲究人品、思想、才情、学问,如果用这四个要素来讨论韦先生的漫画,也有他的解释合理的地方。

徐鹏飞:参加这个座谈会很受教育,漫画很少能够在这样的美术馆里展出,意义非常大,这是对中国漫画的一个鼓舞。我们漫画界对韦先生非常敬仰,因为他的画品,他是一个忠实艺术的漫画家,他的漫画造型独具一格,我和他谈过色彩的问题,他说漫画没有色彩,非常有意思,有自己的观点。另外他还开歌颂漫画之先河,他也不是刻意歌颂,他要表达自己的观点,做一个发言人,用歌颂漫画形式来表现。而且幽默、有深刻思想和趣味,非常有人情味,不是干巴巴的。他的漫画用道理感动你,不像别人的漫画带有功利性,甚至谩骂在里面。

漫画现在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因为时代不一样了,现在这个社会主要讲歌颂,很少有批评,批评和自我批评已经变成了表扬和自我表扬。现在漫画重视不够,关心漫画的人也不够,尤其走向大市场以后,漫画本身没有市场,更轻视了。现在漫画的发表渠道也不够,中国漫画家的水平没有下降,现在很多漫画家包括一些年轻的漫画家技巧很高的,很多都到国外参赛,包括东欧、西欧、美国,中国漫画家全部拿到大奖。漫画是比智慧的画种,中国人的智慧、幽默感和思想深度不逊色于任何民族和国家。现在的国内很多情况是这样的,不是我们想画什么发表什么,基本我希望你画什么东西才能给你发表。

安远远:这个展览反省我们美术馆的责任,反省怎么样让更多人了解艺术家,更多的研究者和社会大众知道艺术家是怎么样成为大艺术家的,他们的创作怎样塑造艺术人生,怎么看社会。这个展览之前我都不知道韦先生有这么大量的漫画,敏锐的思想表现的这么丰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印迹,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成就,我们也希望艺术家能多跟美术馆合作,我们做好传播,让更多人了解、知道,更深入的研究理解,这样才能对时代进步更大。

余丁:韦先生是我入中央美术学院做的第一个专业写作作业的采访对象,采访过程当中他给我讲的最多是阅读,怎么读书,怎么关心周边的生活,给我看他订的报纸,包括科技日报、卫生报。侯一民先生谈到漫画去哪里了?我们今天是信息时代,每天不停浏览手机,但只是浏览,不是阅读,这是有差距的,阅读进入到思想的层面,我们每天被手机各种信息充斥就没有时间去思考,这是今天漫画不见的原因,变成卡通的原因。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而是全球的问题,现在这个世界缺乏批判性,信息时代反而带来阅读匮乏。像韦先生这样的漫画家对于艺术的思考,从各个层面上来说对我们有所启发,我相信如果多把这样的展览、艺术家推出来会对我们整个社会和文化的建设都会有帮助。

中央美院是一个宝库,特别是老先生们给我们留下了非常丰厚的精神财富和艺术财富,一点一滴挖掘他们的艺术创作和思想,以及做他们的个案研究,不仅对于未来美术教育,也对于中国艺术史,特别是20世纪艺术史研究有重要帮助。

金日龙:韦先生教过我毕业班,这一年当中,每次都得到我画室,他什么时候进来我不知道,总觉得有一个灵魂在我后面,韦先生尽量不说话,有时候有几句,给我很好的建议。另外,毕业以后有一次到韦先生家写一个推荐信,因为当时没有电话,直接串门进去,推荐信一般给自己写的很好,我以为韦先生年纪很大,对英文可能不是很了解,但看完了以后画了几个圈说自己给自己写的太过了。韦先生有时候不说话,但那种低调的人品一直影响我到现在。

刘丽萍:我是版画系的,但上学的时候跟油画系是挨着的,我们经常在楼道里挂一些作品,有丝网版,还有风景写生什么的,那个时候韦启美先生经常过楼道看一下,碰到我还指点一二,虽然不是一个系,但他给我鼓励特别多。我觉得韦启美先生非常有智慧,非常有学问,他引到画家要多去图书馆看看,这点我印象特别深刻。我去过几次韦启美先生家,80年代就看毛姆的小说,很当代的小说,无论哪个流派都能谈的很好,而且在阅读方面,他不反对什么,很多流派都看了。

高天雄:韦先生是一个在默默关注着身边的社会,身边的人,有时候发出会心的微笑,有时候会善意提醒和嘱咐。韦先生年轻的时候就热爱读书,当时处在抗日战争期间,那个时候的青年无论学什么都有另外一个线索,就是关注自己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他那个时候读了大量的书,中国的,西方的,所以他的思想具有中西文化的储备。加上经过从旧中国到新中国的发展,在不同历史阶段都能坦然面对,他荣辱不惊,对得失也无所谓,才能有这样的心态看待我们的社会和身边的人,积极的方面也好,消极的方面也好。他的漫画和他生活紧密的观察联系在一起,产生这样的作品因为有这样丰富文化的储备,同时时刻伸出对生活的触角,韦先生作品的巧是碰撞以后自然产生的一种反应或者是触动。作为老师他非常鼓励学生,非常赞赏年轻人的很多艺术感觉,无论中国美术馆举办什么样的展览,他都带着学生去看,他说他可以从中感受到艺术上、思想上的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