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布鲁斯•茅:设计实践作为一种思维方式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736  时间:2018/11/7 16:07:32

2018年11月2至3日,中央美术学院的校园迎来了一场盛大的活动:国际美术教育大会——作为央美百年校庆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国际顶级的高等美术教育学术盛会,在北京最美的季节拉开了帷幕。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4所美术院校、艺术机构的67位院校长与机构负责人,以及相关学科知名专家教授共近300人,汇集中央美术学院,共商新时代美术教育的全球交流与合作。这也是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国际美术教育盛会。

艺讯网访谈栏目聚焦六大分会场,陆续推出校长论坛、设计论坛、建筑论坛、艺术史论坛、艺术管理论坛、美术馆论坛重要与会嘉宾访谈。

国际美术教育大会系列访谈之设计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设计学科的主题论坛为“教•育未来”。本板块以教育领导者和策略者为主体,邀请全球各地的知名大学的校长、院长、教育专家和学者,对未来设计教育发展进行持续探讨,分享他们对于未来艺术设计教育的思考, 展现全球教育领导力,共同构建未来艺术设计教育全新模式,从而形成一个专家汇集、智慧碰撞、多元发声、合作共赢的全球设计教育共同体。

布鲁斯•茅(Bruce Mau)为本次「未•未来 青年之为」项目的课题导师之一。他是一位具有卓越创造力的乐观主义者,他喜欢解决棘手问题,从而创造了一套整体系统变革的方法论。布鲁斯•茅从九岁起即成为一个连续创业家,二十五年的设计经历赋予他实践性的整体洞察力,帮助他五年前建立起“巨变网络”,由此奠定了企业设计这个新学科的基础,成功地将自己的设计思维方法论应用于经济、文化、政治、环境与社会变迁。他曾身兼数职、横跨不同领域,他的职业生涯从平面设计师开始,之后在建筑、艺术、博物馆、电影、生态环境设计、概念哲学等多方面广泛涉猎。布鲁斯•茅曾在英国Pentagram任职、在美国Rice大学做教授、在Toronto大学建筑及园林系任论文导师、在Freeman任首席设计官、在《I.D.》杂志任创意总监、在全球知名设计咨询公司大规模变革网络(MCN)担任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并与多伦多乔治布朗学院设计学院联合创立了“无边界学院”等。

碧西•威廉姆斯(Aiyemo bisi William)与布鲁斯•茅联合创办了“巨变网络”(Massive Change Network),并担任首席灵感官。碧西出生于加拿大曼尼托巴省,毕业于瑞尔森大学并获得新闻报道学位,碧西利用远见卓识和跨学科的新趋势来启迪和开发整体战略和工具,为客户创造价值并推动可持续增长。在她的领导下,“巨变网络”已经成为一家致力于塑造和定义企业设计实践的全球性公司。除此之外,她在生活中还扮演着记者、设计师、妻子和母亲的角色。

在论坛现场,中央美院艺讯网记者围绕设计与教育的关系问题采访了著名设计师、美国“巨变网络”公司首席执行官布鲁斯•茅与其妻子碧西•威廉姆斯。

嘉宾:布鲁斯•茅(Bruce Mau)、碧西•威廉姆斯(Aiyemobisi William)
记者:沈采
摄影:胡思辰
编辑:林佳斌

艺讯网:非常感谢你们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接受艺讯网的采访!在百年校庆之际,中央美术学院组织了此次国际艺术教育大会,您作为此次活动的参与者和嘉宾,您如何看待设计学科在中国过去的发展呢?中国设计研究的地位和影响在世界上又是如何呢?

碧西•威廉姆斯:我必须说我是很乐观的,对中国设计的地位实际上也是十分期待的。我觉得在这个舞台上有太多的机会正在成长,并且这里有一种学习的文化。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们下了决心去做,把心思放在上面,那么一定会执行得非常棒。至于未来,我也看到了许多的可能性,有很多街道、道路都需要去设计完成。你们有机会把它们做得更好,完成得更漂亮,让它们能够可持续发展。

艺讯网:那么布鲁斯先生您对可持续发展是怎样理解的?

布鲁斯•茅:我觉得现在是从制作到创造转型的时刻。当然,创造在这里是有很长历史的,但那是在不同的条件下。现在,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在更大的范围之内开放。对于全球影响,全球的机会,还有位置,这里发生的事情不仅仅是会被世界影响,也会影响整个世界。我必须得说,看到这几天集聚在这里的一切,我被那种进取心切实地震撼到了——那种可以参与最广范围内对话,谈论何为可能,机遇会在何处的能力。我觉得这种进取的精神打开并创造了更大的可能性。

艺讯网:“教•育未来——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设计论坛”是本次中央美院国际美术教育大会的一部分,很多与设计相关、与美术教育相关的嘉宾带来了自己的发言,请问您如何从教育的角度看设计?设计在大众社会教育中有什么样的地位?

碧西•威廉姆斯: 教育的力量吗?我觉得是很大的。我认为设计是教育中的一个独立部分。事实上,一些人在讨论如何培养设计,也就是提供一种能解决问题的催化剂。所以像我们同行所说的那样,设计实际上就是一种课程。所以当我想到,这个充满了机会的世界跟人类的知识、技术和科学结合在一起,加上感受和呈现问题的能力,最后创造生活的空间,这才是我们需要设计去做到的。我觉得设计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我也认为在创造未来,提供视野这方面,它一定也会占据一席之地。我也对央美培养设计师的教育方向感到非常激动。

艺讯网:现在设计师都在运用一些基础的知识来解决设计问题,然而本次大会我们探讨了许多未知的问题,比如不断扩张的科技技术。所以作为一名设计师,您认为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战略去改变或者提升我们本身的技能,更好的面对解决那些未知并且即将到来的问题?

布鲁斯•茅:我们刚刚听了一场报告,正是关于这样一个事实,设计实践作为一种思维方式,使我们能够去面对未知的挑战和环境。并不仅仅是解决问题,而是发现问题,然后培养面对相应挑战的能力。我觉得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实践方式,但它又确实是一种发展中开放的方式和思路。不仅仅直奔问题,而是将问题作为一个部分放进一个互有联系的生态系统之中,其中又包含了未知的部分。这和传统观念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我们不是要把问题变小,然后解决它。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是要把问题变大,以有助于理解它。是要去真正理解这个问题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仅仅回应一个实体的部分,而是要真正理解那种复杂的网络关系。设计的时候也是为了这样一个整体关系,设计行业应该优先去思考,如何首先去理解、量化这些关系,让它们可视,然后我们才能决定设计的优先度。

艺讯网:由于人口、地域这些原因,有些问题无法用普通方式去处理,您也知道中国的体量特别大。因此在中国不同的地方出现了一些特殊的项目和解决方案。与此同时,我们也面临着资源的不平衡,不仅是在生存资源,还有教育资源。那么您怎么看,对于中国不同的大学,尤其是设计学科上,有什么方法和策略去更好的处理这种不平衡呢?

碧西•威廉姆斯: 我认为作为领头的机构,比方说中央美术学院,规模虽然不算大,但是你们的责任就是去领导,并往下推动。为了能够持续下去,能够同时面对两种挑战,你们需要一个战略性的计划,弄清楚在每一个行业究竟需要多少设计师,然后再去训练,我们也称其为“对训练师的训练”。所以我想,当我们在遇上这些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时,我们需要有一个更大的尺度,需要去关注质量的尺度。

艺讯网:如今设计师的角色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在过去设计师是团队的一部分,但是现在设计师变得更独立,甚至可以自己思考并解决一些有远见的问题,比如您在做的 “massive change”项目。那么从您的角度来看,设计师的职责是什么呢?

布鲁斯•茅:我觉得设计师的责任就是去理解某个问题最高层次上的复杂性,并且为此而设计。换句话说,就是不只为了客户或者是使用者,而是为了处于特定环境中的人,这就意味着,是为了整个社群,或者是为了整个生态而设计。所以就是要在整个世界的角度去考量个人和他们的体验,并与社群和生态结合起来。不是为了短期,而是注重最长期。也就是要把这种极具挑战的复杂性也纳入我们的工作和责任。我们要将之作为我们工作的结果去考虑。纵观历史,会发现我们实际上很多时候是没有做到的。我们解决了导向错误的问题,解决的方案则又在长期造成了我们解决不了的影响。这种长期的影响,这种由每个人、每个产品、每次体验很小一部分的影响造成的对整个人类关系的影响,逐渐积聚成了要解决的任务。这切实地改变了设计的职责和框架,其意义也更为深远。

艺讯网:关于未未来,我也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相信您已经看过未未来活动中其他14个组的项目,这些项目其实都提出了非常好的概念,也谈及了实践,但有些人将它们称之为不理智、不实际,您怎么看?

布鲁斯•茅:我觉得有一部分是对的,但我不认为这些项目不可行。我觉得完成它们只是需要一种更宽容的方式,因为现在探索的一些东西,可能就是第二年的解决方案,或者是十年后的。你不能仅凭几天就做出评判,而必须跟着体验来。有时候习惯某些事情,或者去学习,这是很长的一条路,有时候你看得见,而有时候则看不见,但去思考、去体验,然后你就会得到经验,你所学的东西会融入你的思考方式之中。所以我觉得必须要宽容。在我来看,这些作品我看到的是无比杰出的想法和敏锐的探索。学生们,还有学院,都沉浸于这个过程。所以我必须要说,这就是最后的结果,不管有没有人“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