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弗雷德•S•克莱纳:当代艺术史就是一部全球艺术史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77  时间:2018/11/7 16:59:42

2018年11月2日至3日,国际美术教育大会在中央美术学院举行,其中艺术史分论坛围绕“如何书写全球艺术史”展开,邀请世界著名学者、教授分享经验,研探方法。弗雷德•S•克莱纳是美国波士顿大学艺术与建筑史系教授,也是《加德纳艺术史》的作者。这是今天最受欢迎的艺术史著作之一,也是第一本全球艺术史。艺术史论坛期间,中央美院艺讯网采访弗雷德•S•克莱纳教授,分享百年间这部著作的写作变化,从中窥探“全球艺术史”的内涵演变。克莱纳教授认为1900年之前的艺术史或许不同作者有不同的侧重,但之后的全球书写就越来越相似,因为当代艺术史就是一部全球艺术史。

采访时间:2018年11月3日 
采访地点:中央美术学院 
采访对象:弗雷德•S•克莱纳(波士顿大学艺术与建筑史系教授)
采访撰文:张文志 (中央美术学院艺讯网编辑)

艺讯网:克莱纳教授,您好。在您刚才的演讲中介绍了《加德纳艺术史》,这部著作是中国读者最喜欢的艺术类书籍之一,作为这本书的作者,您有没有想过它为什么在中国这么受欢迎?

克莱纳:《加德纳艺术史》在中国也出版了好几版,而且即将出版最新一版的中文版,中国读者肯定觉得这是本好书,我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我知道它为什么在美国和西方受欢迎,因为这是第一本介绍全球艺术史的书,在海伦•加德纳1926年出版这本书之前,西方所有艺术书籍只包含西方艺术,所以这本书成为了当时的“时下经典”。也因此,一百年以来它依然是最受欢迎的著作。

艺:1926年,海伦•加德纳编写这本书的时候,在思想和文化上都比较强调民族、国家概念,为什么海伦•加德纳在当时就具备了这样的“全球视野”?

克莱纳:这也是一个我不知道具体答案的问题。1926年我还没出生,实际上我是在她去世后才出生的,我没有见过她,也没法回到她当时的文化环境,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决定这么做。但这在当时确实是一个非常激进的想法,她开启了一种新的艺术史教材类型。现如今美国依然有很多人只针对西方传统撰写艺术史,但她的作品经过多次修订后仍然是最受欢迎的。

艺:从1926年到今天,“全球艺术史”这个概念已经讨论、书写了一百年,为什么在今天依然是如此重要的话题?就这本书而言,今天的书写跟当时的书写有什么不同?

克莱纳:因为交通、电视和网络,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了,这个话题也就变得更加重要了。海伦•加德纳在1926年撰写了第一版,直到1948年她又更新了两个版本,自那以后又有一系列作者继续负责这个项目。我是从1995年开始参与的,到现在已经研究23年了。我在演讲中也提到了,最大的区别就是当时海伦•加德纳介绍其他文化时,她是在书的末尾分章节分别介绍的,如今我们试图综合讨论世界各地的艺术史。目前这本书以及之前的几个版本,最后一章的标题是“世界当代艺术”,我们不会分章节介绍日本艺术、中国艺术和非洲艺术,而是在这一章共同讨论当代的艺术现象。她没有这样做,而这在1926年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当时世界不同地区之间并没有这么密切的联系。

艺:艺术史作为一门学科在中国已经发展了六十多年,您怎么看过去几十年艺术史在中国的发展?中国的艺术史研究在世界范围内有怎样的影响?

克莱纳:我认为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我在中国的许多朋友和同事所做的工作和我在波士顿的工作室一样的,只是方向不同。我的意思是,1978年我在波士顿开始讲课的时候,我们有12名教授,我们只教授西方艺术。同时中国的教授们基本上只教授中国艺术,更普遍地说是亚洲艺术。我负责在波士顿的课程中增加其他文化的内容,而这里的朋友和同事们也在积极地将西方艺术加入中国的艺术课程。我们都在应对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将世界其他地方的文化介绍给自己的国家,不过方向相反而已。这也是我们得以密切合作的原因之一。我们有许多共同的问题,如何说服大学的行政机构提供更多资金,聘用更多其他领域的教授等等。所以我认为我和中国朋友之间的交流对话是非常有益的。

艺:如果比较中国学者和美国学者撰写的全球艺术史,它们有相似之处吗?或者说它们有什么样的区别?

克莱纳:怎么说呢,我认为书籍市场起到了很大作用。假如你为美国学生写一本全球艺术史,西方艺术会占有很大篇幅。同样的,如果为中国读者写一本书,在中国艺术上的笔墨肯定多于美国艺术和法国艺术。但相同的部分就是当代艺术,如我之前所说,我们已经无法将中国、法国、美国或澳大利亚艺术家所做的区分开来,他们都在彼此交流。如果一本在美国出版的全球艺术史只写到1990年,那和在中国出版的书肯定不同,但如果是从1900年到今天的全球艺术史,那在中国和美国出版的书可能会非常相似,而且我认为它们确实应该相似,因为当代艺术史就是一部全球艺术史。

艺:最后一个问题,现在视觉文化也成为一门重要的学科,也影响着我们的艺术史,我们论坛的一个版块就是讨论此二者的关系。您怎么看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克莱纳:它们的分析方法很相似,但它们是不同的学科。艺术史研究的主要是传统媒介,绘画、雕塑、印刷等;视觉文化的范围则更加普遍,它会分析电影、电视、戏剧。这是一个比艺术史更广泛的学科,但我认为它能用艺术史的同样方法或逻辑手段进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