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克劳迪奥•洛卡:美术教育的当务之急是融合多种艺术表现形式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86  时间:2018/11/8 15:45:21

2018年11月2日至3日,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高等美术教育盛会——国际美术教育大会在北京举办。该盛会不仅是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汇聚了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4所美术院校、艺术机构的校长、负责人及知名专家等近300位嘉宾。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设立的校长论坛、设计论坛、建筑论坛、艺术史论坛、艺术管理论坛和美术馆论坛六个论坛中,校长论坛成为美术教育领域最关注的焦点。

在校长论坛现场,中央美院艺讯网记者就本次校长论坛议题“艺术教育:作为改变世界的力量”,采访了本次论坛的外方发言人——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院长、建筑学教授、设计师、古建筑修复专家克劳迪奥•洛卡(Claudio Rocca)博士。克劳迪奥•洛卡教授认为,美术教育的当务之急是融合多种艺术表现形式。同时他也指出,没有过去和传统,我们就没有未来。

受访人:克劳迪奥•洛卡 Claudio Rocca(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院长)    
采访:陈佩华
摄影:张运昌

艺讯网:洛卡教授您好,请您谈一下对本次国际美术教育大会的感想?

克劳迪奥•洛卡:我很荣幸能够受邀参加2018年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这是一场很棒的国际会议。通过这次大会,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专家教授共聚一堂,一起分享不同的想法和观点。我觉得这对拥有百年历史的中央美术学院来说也是件好事。

艺讯网:在过去的一个世纪,艺术的概念被不断地刷新,比起纯艺术,现在的人们更重视观念艺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近年也开设了设计等专业,请谈一下您作为美术学院教授对这些转变的态度和体会?

克劳迪奥•洛卡: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在过去这些年,艺术的边界不断地扩大。同时,佛罗伦萨美术学院也在改变。但是,我们需要从过去和现在两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对于艺术来说,传统是至关重要的,失去传统等同于失去根源,当代艺术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所以我们必须深挖到传统中的方方面面。如果没有过去和传统,我们就没有未来。因此,我们可以从多个视角来思考这种变化。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全球科技日新月异的背景之下,无论是艺术,还是意大利,此刻正陷于艰难之境。我们都明白“不变则退”的道理,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需要顺应世界的潮流,打破学科边界,融合多元的艺术观念,重造一流的艺术表达方式。

艺讯网:您来自历史悠久的“大理石之城”卡拉拉,而且对修复古建筑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在您看来,今天中国和意大利在古建筑修复和改造工程的态度和处理方法上有何异同?请谈一下您对中国古建筑修复和改造工程的建议。

克劳迪奥•洛卡:是的,卡拉拉大理石是制作雕像和建筑的上佳材料,而我是修复古建筑的专家,以前我修复过湿壁画,修复过古建筑,还修复过大理石雕塑等等。无论是中国还是意大利,对于古建筑修复工程而言,了解建筑材料的特性以及古代建筑建造法式是很重要的。 
     
至于意大利和中国在古建筑修复和改造工程的不同点,很难用几句话说清楚。中国一直处于变动之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的自然环境不断地改变,同时,这个国家的记忆也是支离破碎的。我猜,这大概是历史的循环吧!因为在中国,王朝多次更迭,只要有新的政令出台,一切就跟着改变,恨不得马上把现在与过去一刀两断。我也很疑惑,为什么会这样?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一点跟意大利完全不同。在意大利,在同一栋建筑或遗址中,可以出现有不同历史时期的痕迹,而我们也可以在这里看到历史的分层。因为意大利就像是地中海上的一个舞台,西班牙、法国、希腊和阿拉伯等等文明都曾在这舞台上留下了足迹。我们保留了所有文化,并且进行改造,使之成为意大利文化的组成部分,这是意大利的伟大!同时,我们不会破坏前人留下的任何文化。不过,由于意大利的古建筑和遗址不能被拆除,所有老东西都碰不得,所以一些人认为这种保护太过了。但是,当我们看见古老的韦奇奥宫(Palazzo Vecchio)和屹立不倒的罗马角斗场(Colosseum in Rome),我们就能理解何谓历史,意大利是幸运的,因为它保存了历史上的每一个时期。我认为,这对于继承古代文明和传播建筑方面的知识起到重要的作用。因为在同一个建筑里,包含着不同的时期的功能需求和审美取向,所以我们需要深厚的知识储备,这样才能理解这些遗址和建筑所蕴含的丰富内容。在中国,我们则把这些东西都丢掉了。我的建议是,把各个时期有代表性的古建筑和遗址保存下来,留给后人。否则,后人不会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中国从哪里来?  

艺讯网:您有建筑和时尚设计的双博士学位,您能谈一下这二者的关系吗? 

克劳迪奥•洛卡:当然。我确实在建筑和时尚设计方面都有博士学位。首先,我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我想了解人类现有的所有表达形式。而艺术、设计、建筑和时尚,都是人类的表达形式,所以我都想要学习。其次,我觉得这种跨界可以激发出巨大的能量。在时尚圈,不少设计师原先是学习建筑的,后来转行做时尚设计,比如意大利服装设计师奇安弗兰科•费雷(Gianfranco Ferré)。另外,很多设计师出身于美术学院,从画家改行做设计师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比如阿切勒•卡斯蒂格利奥尼(Achille Castiglioni)和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

众所周知,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是世界上第一所美术学院。它曾经拥有建筑、雕塑和绘画等多种艺术门类,这些艺术形式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最优秀的艺术形式。但就在1934年,建筑学院从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独立出来了。因为所有艺术都应该分享不同的表现形式,使艺术变得更丰富多彩、包罗万象,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重新整合这些学科,融合多种艺术表现形式,这是当前美术教育的重要任务。

艺讯网:学校的其他教授是否赞同这个观点呢?接下来,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是否有新的举措?

克劳迪奥•洛卡:都支持。艺术应更具有包容性。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将和中央美术学院加强合作,整合双方的艺术和建筑方面的教学资源,开展交换生计划。这个项目预计明年启动,我们期待两校在美术教育上有新的突破。

艺讯网:您曾多次到中国的艺术院校进行访问和交流,请谈一下您的体会?另外,您对中国的艺术学生有何建议?

克劳迪奥•洛卡:我对部分中国艺术学院和艺术机构有一些了解,我觉得他们的学生都非常优秀,而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在艺术表达上更成熟些。艺术家可以有不同的理念,可使用不同的表现形式,和不同的艺术技巧,但对于艺术家来说,选择合适自己的艺术表现形式是至关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