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AA校长伊娃•弗兰奇:建筑师能够表达思想,任何人工智能都无法替代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521  时间:2018/11/13 13:45:01

伦敦建筑联盟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简称AA)的女校长伊娃•弗兰奇•伊•吉拉伯特教授此次也受邀参与了建筑论坛第三个板块“建筑实践与挑战”(Architectural Practice and Challenges)的讨论,以“全球化的语境与多样性的思想”为核心进行了主题演讲。在演讲中,她首先对建筑作为融合社会、文化、政治等综合学科的定义进行了阐释,进而对建筑师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提出了诉求,并强调以全球化语境的目光来建设建筑学科。随后,作为校长的她也向大家简要阐述了AA的价值定位,伊娃•弗兰奇教授个人认为AA是“疯狂与理性”融合,面对“实践与挑战”的主题,她鼓励学生积极思考,并将行动付诸实践,形成每个学生自己的思维方式和作品风格。在她看来,实践也是一种授课的方式,是书写一代人的历史的路径,不论在哪一个领域、不管在何处,都需要这种“全球化”视野的共鸣。

本次艺讯网专访AA女校长伊娃•弗兰奇•伊•吉拉伯特,她就建筑价值、面对现实境况建筑所能产生的效能、建筑教育的意义、建筑者和建筑师的社会责任进行了进一步诠释,其观点大胆独到,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提供了一定的价值参考。

受访嘉宾:伊娃•弗兰奇•伊•吉拉伯特(伦敦建筑联盟学院院长,教授)
采访记者:韩文乾、黄嘉敏
摄影:胡思辰&建筑学院
编辑:张译之

艺讯网:伊娃•弗兰奇教授您好,听了您的讲座令人非常兴奋,受益匪浅,也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再次来到CAFA,来到中国,对中国的建筑有没有新的观察,感受如何?

伊娃•弗兰奇:今年夏天八月份来过CAFA,来的时候参观了校园。我觉得你们能在这里学习很棒,你们有艺术、建筑和设计专业,你们可以体验和接触来自不同院系的人。看看周围,这么多惊人的艺术作品。我不了解这里的课程,也不认识这里的老师。但我发现你们周围有这么多不同的声音,这就非常了不起。要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一点。比如在这里的学生,能说出“我们想要一门综合学校里三大专业的课程”,这是很美妙的事。在这样的环境学习可以“去组织,去创作,去改变”,学生也有同样的责任做出行动。我来中国很多次了,这是第二次来北京。我去过的地方大多是城市,很少去乡下。只是多年前我在深圳的农村地区做过调查。我在那里近距离观察了村镇被城市取代后农民的生活变化,城市建设,发展的关系,以及新型建筑等等。

从外部观察,整体建设来看,我们发现中国的当代建筑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当然,这里面不缺乏一些很优秀的个人建筑师。但从一个大的建筑领域来看,我认为多数结构公司没有和建筑师共事,也就是说,这些公司都在使用通用模板,没有依靠建筑师来建设城市。而我们需要做的是确保中国的政客、建筑商和结构公司与建筑师共事,让他们明白建筑对生态系统的重要性。建筑是在建设领土。当你经过许多街道和城市的许多地方看到相同的建筑,就会发现有许多建筑都不是出于建筑师之手。这就还不够好。

艺讯网:在面对现实语境这个问题上您一直很强调,能再为我们详细讲讲吗?

伊娃•弗兰奇:我们要明白如何应对社会需求,能否停下来质疑和挑战它们,这是很重要的。我认为有些建筑学教育并没有始终理解自己有责任对当下做出反应。你可能不知道,当我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没听说过雷姆和扎哈,只能去图书馆自己了解。因此,并不是一定要研究当代建筑师才能了解当代现实,而是需要研究当代的问题,才能改变建筑学教育。

不仅要研究当代建筑,而且要研究现代元素。有时有些事物在今年很重要,明年就变了。世界在变化,建筑的变化则很慢,我们需要具有历史性的视角。像在AA这样的学校里,有足够的空间使你接触各种思想。作为学生,你能够了解到很多不同的思考方式。不能只有一种思考方式,而是多样化的。

艺讯网:那么迫于很多问题的限制,建筑师的价值会被消解或者贬低吗?

伊娃•弗兰奇:不。如果你在学校学习,他们告诉你会被某个办公室聘用,那有可能会下降。因为最差劲的就是做一个符合标准的人。如果你按标准接受教育,那么你的价值就会降低。因为会有机器比你做得更快更好。只要你创造价值,只要你明白你所接受的教育……建筑师能够表达不同的思想,任何人工智能,任何算法都无法替代。并不是建筑师的价值会下降,而是某些建筑师会这样。同样地,某些经济学家,各种不同的领域都是这样。但这样更好,因为我们不需要这种建筑师。这种建筑师只会重复和复制,是他们造就了我们身边的这些平凡的事物。

我们需要有创造性思想的建筑师,他们能够超越我们所继承的传统,而不是只会按照食谱炒菜。你们的价值不会下降的,我们只是需要更好的学校。我们需要建筑学学生们理解如今建筑师教育的重点在哪里,这与10年前完全不同了。

艺讯网:您曾在就任AA校长时提到,建筑教育应当适应于当代建筑,AA应该为需要而作出改变。那么,如您所言,AA做出过哪些调整呢?

伊娃•弗兰奇:我们成立了8个,实际上是11个新部门,所以可以说是汇集了全能型的人才。他们自己参与实践,不需要等待客户出现,他们就是自己的客户,就是自己的开发商。他们不需要在财政支持或政治环境下建造建筑,我认为这是一种变化。在AA里,能够有人教你如何真正开始做建筑。

我们有的人喜欢研究城市的经济、政治和法律问题。他们不仅对建筑感兴趣,而且还有兴趣研究能够实现某种建筑的法律规定与法律条件。有些人在研究青年问题,研究如何在根本性的变革面前改变城市的样貌,研究劳动问题等等。有的人喜欢时尚、DJ、音乐和鞋,但他依然是个建筑师,因为时尚和品牌的环境变化得很快,所以当他来我们的某个部门参与一项终身计划,能够产生双向作用。因此,我们接纳以不同方式实践建筑的人。

艺讯网:在主题演讲中您谈到AA的学生不仅可以参加建筑实践工作,而且也会不止于建筑工作,像这样的案例很多,在您看来如何理解建筑教育这回事?

伊娃•弗兰奇:有很多毕业于我校的人,比如雷姆和扎哈,特洛伊、约瑟夫•弗里曼、奈里•奥克斯曼等等。这所学校培养了非常多样化的人物,比如香江餐厅的主厨,他是伦敦最重要的主厨之一。但他是厨师。我们的毕业生中有电影制片人,有奥斯卡获得者。这里培养的是头脑,而他们会去做任何自己喜欢的事。事实证明通过这个系统可以培养出优秀的建筑人才,烹饪人才和电影人才,这就够了。我们不需要通过建筑学教育产生某种方案,我们只需要培养优秀的人才,这非常重要。因为我认为好的教育总是可以发现每个人的天赋。我们每个人都擅长某些东西,教育就是发掘天赋的媒介。在有些学校会有人说“你永远都不会成为建筑师的”,不应该这样。进入AA或者很多学校确实很难,但一旦你进来了,真正的旅程才刚刚开始。接下来才是最难的部分——我们就要找到你的天才之处,教育者的责任就是和你一起找到它,这就是教育的美妙之处。

艺讯网:在论坛上,嘉宾们一起讨论了建筑教育教师的标准,在中国可能更多倾向选择高学历的教授做老师,但是从欧美来看,老师需要更的的是实践经验,您对这个问题会怎么看?

伊娃•弗兰奇:过去15年我都在美国,我曾在水牛城、库伯联盟学院都执教过,同时我也是一名职业建筑师。我完成上一座建筑是在10年前,这10年来我没有设计任何建筑,所以没有人知道我是建筑师。我更偏向于文化管理者的身份,但我曾经全身心地从事建筑业,投入竞赛工作。我有博士学位吗?没有。

我认为自己需要博士学位吗?不需要。问题是,正如我所说过的,如果你认为自己需要一个学位或者头衔才能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你对世界的规则就产生了错误的认知。但为什么人们会坚持这种观点呢?因为是这些赋予他们权力。那些掌握权力的人会将自己所具有的条件施加给位置较低的,受自己控制的人,使他们达到自己的权利地位。一直以来白人和男人都是这样,人们总是会保持既有的结构关系。

你要打破这种习惯,说出不,你不需要,成为教师当然不需要博士学位。有意思的是很多有博士学位的教授都教得很差,教得非常差。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拿到五个博士学位,但这并不重要,学位无法保证任何事情。而且现在你可以到任何地方获得任何学位,只要在那里待足够长的时间就可以了,只要有钱就能拿到学位,然后就符合条件了,但这样是不对的。应该找到具有正确思想的人,但这并不是学位能够证明的。

艺讯网:和过去相比,未来的建筑实践会带来更多的挑战吗?建筑师应该如何去面对这些挑战?

伊娃•弗兰奇:我认为这会比过去容易很多。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如果一个在办公室或工厂工作的女人准备结婚,她必须向公司报告。比如在独裁时期的西班牙,女人不能开立银行账户。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情况有所变化,而且非常迅速。所以我们无法假设现在的情况。看看这次会议,整整一天只有两位女性,而且都不是本国人,没有中国的女建筑师,我不相信一个都没有。

实际上以后会更容易,因为人们开始发声了。不管你是否乐意,技术具有高度民主化的力量,虽然在某些方面它也存在很多问题。而且你可以到更多地方旅行,可以进入不同的社会层次。过去很难从较低的阶级进入其他阶级。而且现在我们也意识到重要的不只是金钱,还有影响力。也许你经济非常窘迫,但依然可以在某个群体中有很大的影响力和贡献。一切都在飞速变化,但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对此我不持悲观态度,我非常乐观。就实践而言,我们会找到新的实践方式,而技术也一定会助我们一臂之力。

艺讯网:在您来看,成为一名职业的建筑师的过程很难吗?

伊娃•弗兰奇:我认为做一名职业建筑师不难。我23岁的时候从学校毕业,之后工作了几个月,在一家建筑公司实习。我当时做竞赛部助理,工作很努力,3个月后他们问我,你愿不愿意做竞赛部经理?我说愿意。于是我从实习生变成了竞赛部主任。一年的工作经历很棒,我们赢得了很多比赛。当我24岁时,我觉得自己这么年轻就达到了建筑公司职位的顶端。后来我就开了自己的公司,建起了第一座建筑。后来我发现还是不够。当然,开公司很容易,最难的是找到客户,如果你不自己创造客户的话。所以研究信用通货和其他形式的投资非常重要。因为最难的是找到客户,开始建造。而一旦你开始建造了,就可以再建一座,然后再建一座……但只要弄清楚这个,就很简单了。执业很简单,而困难的是满足于你正在做的事,确定这是你真正想做的,并且弄清楚你想怎么做。

后来我24、25岁的时候想继续学习。所以我申请了奖学金,到普林斯顿深造,之后开始教学。我一边做老师一边执业,同时还参加竞赛。但我真的很喜欢教学,因为我发现我更擅长于让别人找到自己的力量,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后来我成为了学院的院长,因为这样我就可以问别人他们从没有听过的问题。所以现在我就成了院长。我喜欢造建筑吗?喜欢,我仍然是一名职业建筑师,我经过注册,每月按时交费。

但这并不总是最重要的。我们总是以自己为中心。你造了一座建筑,有多少人会去看它呢?有多少人知道它?有多少人了解它?它能改变多少人的生活呢?你要找到自己的施展空间。如果你想以设计建筑和城市为事业,那你就能在建筑公司里或者以独立的方式找到人生价值。一切都在你自己手中。学生时代是非常美好的,因为他们依然有时间改变规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