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吉奥夫尼•沃德:每一个博物馆都在讲述着不同故事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98  时间:2018/11/19 19:21:49

国际美术教育大会——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国际顶级的高等美术教育学术盛会,在北京最美的季节拉开了帷幕。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4所美术院校、艺术机构的67位院校长与机构负责人,以及相关学科知名专家教授共近300人,汇集中央美术学院,共商新时代美术教育的全球交流与合作。这也是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国际美术教育盛会。

艺讯网访谈栏目将聚焦六大分会场,陆续推出校长论坛、设计论坛、建筑论坛、艺术史论坛、艺术管理论坛、美术馆论坛重要与会嘉宾访谈。

国际美术教育大会系列访谈之美术馆论坛

嘉宾:吉奥夫尼•沃德(Geoffrey Ward),菲茨威廉博物馆执行馆长,剑桥大学副校长
记者:胡贝
摄影:胡思辰
编辑:朱莉

艺讯网:吉奥夫尼•沃德教授您好!很高兴见到您,您是第一次来中国吗?

吉奥夫尼•沃德:不是,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我今年已经去过了上海和南京,我几年前也去过一次香港。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来中央美术学院。

艺讯网:那您对中央美术学院印象如何?

吉奥夫尼•沃德:非常棒!我非常喜欢央美的校园,很集中,又有私密感,有助于学生集中精神。这里有讲座室等各种设施,住在这样的地方非常好。

艺讯网:你觉得公共美术馆和高校美术馆如何更好地建立联系?

吉奥夫尼•沃德:大学里的艺术博物馆有一部分的功能是进行研究。但一旦它的研究完成了,它就不再完全属于那个建立它的大学,它应该与其他的博物馆建立更多的联系并对公众开放,被用作其它用途,因为研究的最终目的是知识的分享。我觉得大学艺术博物馆的运营是特别精细的,你可以在学术上去做研究,而又不被完全沉浸学术研究里,不然展览就会枯燥无味,目录太过庞杂,脚注到处都是。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想让公众参与得太多,非常迅速地搞出一个一窝蜂似的展览。这样就完全不依靠研究了。所以他们必须要两件事一起做。在这个方面,公共博物馆的任务可能还轻一些。

艺讯网:您认为高校学生该如何更好地参与到博物馆展览和教育当中?

吉奥夫尼•沃德:我觉得大学生他们很年轻,自然是活力十足,因此大学生会成为很好的候选人,让一些年轻人参与进来是很好的。在西方,我们的参与者很多都是老年人,因为他们退休了,现在在追求自己的爱好,他们对艺术感兴趣所以自愿在博物馆工作,当然这是很好的。但年轻人也是艺术博物馆很好的参与者,比起老年人他们跟当代艺术可能更合拍,所以他们对公众解释艺术时可能做得更好。

艺讯网:在艺术教育等领域,博物馆已经做了很多精彩的工作,你对未来艺术教育的发展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吉奥夫尼•沃德:科技发展中的数字化过渡,我们不用再亲自去博物馆看画了,你可以直接在笔记本电脑或者手机上看。我知道这两者其实不一样,那种复杂性,还有体验,都不一样,但这也是看画的一种方式。对于信息也是一样的,几年前,人们必须要去图书馆或者博物馆才能获取信息,但是现在它们都在网上。所以数字化的未来是很动人,我们正在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稍微试验这种做法。我们有时候把展品从博物馆里拿走,然后把它们带去学校,带给那些平常不大会去博物馆的人们欣赏。我们不仅仅是跟他们讲,还提供机会让他们能够接触这些展品。当然,现在我们就不会对那些比较脆弱的展品,或者那些对光比较敏感的作品这么干了。但对于某些作品来说我们有理由这样做,比方说雕塑,有些雕塑是很轻的,很容易握在手里。总而言之数字化是激动人心的,因为它可以让你不用接近艺术品本身。而另一方面,把展品实际地展示给人们,让他们在与实物的互动中享受艺术则是对数据化的一种平衡。

艺讯网:您认为艺术教育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博物馆在这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吉奥夫尼•沃德:扮演者不同的角色取决于学生为什么想要更多地了解艺术。因为通过艺术作品,可以达成截然不同的教育目的。如果你想要看西方的油画家,比如你作为一名学生对达芬奇感兴趣,这是你的研究领域。但或许你自己是作为一名艺术家受训的。那么这幅正好是达芬奇所画的蒙娜丽莎,也许它激起了你的兴趣,并非因为其作者是达芬奇,要是把画倒过来挂,说不定你还会更感兴趣。所以这取决于我们怎么使用。是出于学术目的让学生们学到更多的知识,还是为了激发学生创作艺术作品的灵感,这两种思路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博物馆的不同角色取决于你想要的是什么,取决于人为什么要来博物馆。但我觉得,在有博物馆的地方学习的学生,比方说央美的学生,去其它博物馆也是很好的。因为每一个博物馆都在讲述着不同的故事,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呈现着作品。艺术品展现在观展者面前的时候,会根据物理环境的不同而呈现出细微的差别。当你走在落步都有回音的老博物馆里,和走在纯白的方型新馆,一切看起来都是崭新现代的的时候,艺术品是很不一样的。你在那些注重卖食品饮料、衬衫围巾的博物馆里和在那些更传统一点的博物馆里,也是不一样的。因此,我觉得如果你是艺术生就需要用不同方式去欣赏艺术,需要一直去看不同的艺术,用不同的刺激去轰炸你自己。但你也需要去到不同的地方,旅行是很好的,当然在校园里有一个博物馆也是很好的,就像中央美术学院这样,非常棒。

艺讯网:我知道您也写过小说,您的文学专业背景是如何影响您在大学和博物馆的的工作的呢?

吉奥夫尼•沃德:我的确写小说,有些时候我自己的经历会进入我的小说中,我对油画、诗歌和音乐的一些想法,有的时候也会写在里面。在我的第一本小说里,有一些人物是美国蓝调音乐家,他们是确实存在的。不过在我的书里,他们是死了之后在天堂里再次相见的。我的工作……我不会忘记我正在做的工作,在博物馆的工作,但同时,我也是小说家,也不会忘了自己在小说里写的东西。我对博物馆有了解,也有文学背景,所以对于这些领域,你必须让它们向其它领域渗透,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串互不相连的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