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纳仁•巴菲尔德:从人出发,才是真正的设计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20  时间:2018/11/19 19:29:39

纳仁•巴菲尔德(Naren Barfield)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副校长兼教务长。他在英国高等教育中担任过许多高级领导职务,为战略发展、支持、领导和评估研究、知识交流、创新和研究生研究做出了贡献,并在国内和国际上教授艺术和人文学科课程。自2011年以来,他一直在皇家艺术学院工作,并在研究生课程、学生入学率、研究强度和质量、行业伙伴关系、行政教育以及国际化等方面发挥了领导作用。在国际上,巴菲尔教授被任命为欧洲艺术研究联盟评估高等艺术教育机构的工作组(2018)成员,并担任中国、香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研究的顾问和评审员,与中国、日本、新加坡和美国的大学建立了国际合作伙伴关系协定。

纳仁•巴菲尔教授在主题演讲中以英国艺术设计教育的发展历史为例,谈及他对艺术设计教育与科技关系的理解,以及艺术教育人才培养的目标。他表示,英国的艺术教育与工业革命紧密相关,它是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应运而生的,而未来的艺术设计教育也不应是单一、割裂的艺术设计教育,而应与汲取其他学科的优长,将其化为己用。巴菲尔教授认为,我们应积极利用最新的科学技术,促进不同文化教育的交流、碰撞,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培养学生全球公民意识,以创新精神解决全球化问题,共同促进人类的发展。以本次大会为契机,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资讯网记者对纳仁•巴菲尔教授进行了现场采访。

受访嘉宾:纳仁•巴菲尔德(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副校长兼教务长)
采访撰文:沈采
摄影:艺讯网
编辑:林佳斌

艺讯网:首先,非常感谢您能接收中央美术学院艺讯网的采访!中央美术学院在百年校庆之际举办这次学术论坛,您作为此次活动的嘉宾,请问,您怎么看中国的设计在世界范围内的地位和影响力?

纳仁•巴菲尔德:我试着通过制造业来说明这一个问题。如今在制造业中,中国的设计师们可以合作,而且,还有中国设计也有打入世界级大项目的野心。因此,我可以感受到这种巨大的潜力。

艺讯网:是的,制造业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设计师运用一些基础的知识来解决实际的设计问题,但本次大会我们探讨了许多未知的问题,比如不断扩张的科技技术等。那么,作为设计师,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战略去改变或者提升我们本身的知识结构,去更好的面对解决这些未知并且即将到来的问题?

纳仁•巴菲尔德:我觉得首先就是要意识到,作为人类,我们所面对的许多问题是很大的。任何个人,或者是几个人,甚至任何单一领域的专家都是没办法独自解决的。设计师不会独自去解决这些问题,当然物理学家,化学家,任何单一领域的专家都不会。我们觉得,解决这些全球重大问题的最佳方式是设计师跟工程师、科学家以技术为基础进行合作。将不同专家聚集起来,共同面对问题,这才会有利于我们迎接并解决重大的挑战。

艺讯网:教•育未来——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设计论坛也是本次中央美院国际艺术大会的一部分,很多与设计相关的、与美术教育相关的嘉宾带来了自己的发言,请问您如何从教育的角度看设计?设计在大众社会教育中又有什么样的地位?

纳仁•巴菲尔德:我觉得设计的崛起意义重大,并且影响深远。以前在一些国家设计的地位一直很高,但现在,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如此了。许多人都开始关注设计,一方面是因为设计很酷,另一方面设计可以带来产品的革新,带来人们想要的东西。但更重要的是,设计可以提供更多的社会功能与技术功能,在社会中它可以做出更多的贡献。如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各个阶层都已经意识到了设计教育的重要性。

艺讯网:对于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副院长,我还有一些关于皇家艺术学院的问题想请教。我们都知道皇家艺术学院致力于培养面向未来解决问题的学生。但据我调查,他们中有一些会面临这样一个困境:当他们毕业进入职场之后,他们需要更多地在现实的、商业化的领域工作,甚至有些人会产生3-7年的困惑期。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待?你认为学生们又应该怎样解决这个现实问题呢?

纳仁•巴菲尔德:我觉得这对所有学生都是个挑战。全球会有大量的艺术和设计院校毕业生,正如我所言,未来会没有工作,因为工作是会变化的。总而言之,培养解决昨天问题的设计师是没有意义的。当他们毕业了的时候,当时的问题就已经过时了。作为设计师,你不能把注意力放在这上,你要关注个体,让他们有更长远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当他们一起工作时,他们才能改变自己的未来。皇家艺术学院的重要性正在于此:我们不培养那些想要出去找工作的毕业生,我们培养想要自己创业,自己开设公司,带领一个组织或者公司的学生,他们都会是行业中的顶尖人才。

艺讯网:众所周知,皇家艺术学院有一个叫做创新技术工程(innovation design engineering)的项目。这个项目中,不同背景的学生一起工作,尤其是一些拥有科研背景的学生,并且这个项目和帝国理工学院是合作的。于是有人就说,那为什么不直接在帝国理工学院开设这样一个设计科目,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纳仁•巴菲尔德:我的确有一些看法。你当然可以很轻松地做到,这一点也不费钱。你可以在理工大学的工程系里很轻松地开一个设计项目,但你最后得到的是什么?是来自于科学和工程的世界观和理念,然后再把设计加进去吗?我们的做法特别之处在于,我们做的恰恰相反。我们从人出发,而非以技术或是科学作为基础。我们从人出发,这才是真正的设计:面向全人类的问题和挑战,我们把它们当做一个设计上的问题去处理,然后再把工程、科学加进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是反过来做的,这是更不容易的。

艺讯网:也就是说,设计师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是最重要的!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