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对中国女人心性的阐释——喻红专访
来源:  作者:  点击量:3810  时间:2007/1/6 8:49:25

新视觉:喻红老师,您好。现在,您已经是很有声誉的女性艺术家。能对您开始从事油画艺术创作到现在进行一个简要的分期吗?

喻红: 1988年毕业,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了自己的艺术创作道路,那时候画了很多我的同学、朋友,画他们那个年龄时代青春的焦虑和处境。这样的作品画了大约有四五年的时间,从1988年到1993年。这应该是最早的阶段。“目击成长”这个主题是从1999年开始创作的,这个主题创作了三年的时间,从1999年到2002年,同时这个主题还做了几个比较大的巡回展览。这是第二个阶段。第三个阶段是《她》系列。这个系列我主要表现的是女性题,画了很多不同身份的女性的处境。从2007年开始,自己开始创作与古代传统经典有关的作品,今年在广东的展览也是对这段时期创作成果的一个呈现。

新视觉:在《时间内外》这个展览中,主要展出您在2007到2008两年创作的作品:《春恋图》和《天梯》。在两幅作品中都能感受到您从西方或者中国的传统图式中借鉴了一些因素。如在作品《春恋图》中您明显借鉴中国传统国画《捣练图》的构造模式来组织画面,请谈一下您为什么选择在油画中借鉴中国古代传统经典的形式?

喻红:自己以前就很喜欢古代经典艺术作品。经过一段时间年龄的积淀之后,更觉得传统对自己的吸引力越来越强,所以开始选择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创作它,在保持经典的画面结构的同时用现代的人物形象、现代的语言方式重新绘画,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的油画语言与古代的经典产生一种对话。

新视觉:《春恋图》这幅作品的背景您采用了黄色,为什么选择“黄色”作为画面的背景颜色?这种颜色有寓意性吗?

喻红:《春恋图》借鉴的是中国传统国画《捣练图》的画面结构。《捣练图》是中国唐代的国画作品,而且这幅画也是画在绢上的。在《春恋图》中我选择了金色的背景是为了与《捣练图》的绢的颜色相呼应。

新视觉:在《春恋图》中您描绘了很多现代女性形象,这些人物是否具有典型性的含义吗?

喻红:在这幅画中的每个人物是不同的,但是我不喜欢用典型性这个词来形容每个人物的特征。没有人是能够代表一群人的。你能看到,画面左边的女孩是个台湾的槟榔女,她穿的很暴露。我想通过这样一个人物表现的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性形象。这副画面上的人物都是有真实原型的。画面右面躺着的女人是我的一个朋友,画的是她喝了酒之后很high的样子。

新视觉:作为当代油画艺术家,您如何理解当下自己的创作状态与传统之间的关系?

喻红:在《春恋图》中我运用了《捣练图》的结构,也仅仅是画面上的结构。《捣练图》画的是古代宫廷妇女作丝绸的过程,而我现在画的是现代生活,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而且,在画面上是没有与传统相似的那种叙事关系的。我在现在的画面中希望再现的是一些生活的碎片,而且是当代生活的碎片。

新视觉:我感觉这幅画中每个人物都处在一种很陌生的环境中?

喻红:这里没有叙事性的存在,所以会显得陌生。

新视觉:您每次开始一个阶段的创作都是有一个事先设计好的主题然后开始的吗?

喻红:我经常是以一个主题开始,画过一段时间就开始想,我下面开始画什么。当然,这样的设想也都是在自己的创作中发生的。这是一个很慢的积累以及思考的结果。

新视觉:可以说您是一位成功的人物画家,相信您在创作的过程中对人性也会有很多感触与思考,通过您这些年的观察,您对中国人的变化有何更加深刻的认识?

喻红:在我的《目击成长》中,我再现的就是自己六十年代出生一直到现在的经历,在这样的描述中我们能看到整个社会的变化。通过一种个人的线索再现一个社会的变化。我喜欢这种比较个人化的角度去观察社会的发展。但是,这种方式又不仅仅指个人的私秘话语,非自言自语式的。虽然方式是个人化的,但是,还是有一个丰富的文化以及社会内涵。因为,中国从六十年代一直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从一元化社会到多元的经济发展。在三十当中,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这样的变化也使人在短期内承受着更多的心理以及生活上的压力。人性,也会相应变得更加丰富与复杂,甚至人在这种变化中表现为一种扭曲的状态。我希望在我的作品中能够让人们看到这种人性的变化。

新视觉:在当今这个时代中国人精神的纠结是什么呢?

喻红:我认为现代人面临的最主要困境是心理的,而且很难从这样的困境中走出来。在现代社会,每个人都在承受每天的变化:今天房价涨了,明天经济危机了,后天地震了,这些都是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但是,同样也与每个人的历史有关系,每个人的成长都与国家、社会有很多关系。这是一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国在这几十年当中人性呈现出来的多样性和困境在其他的社会当中不是太多见。 

作者:《新视觉》编辑部     来源: 《新视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