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陈伟生:切身理解的知识,才最深刻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98  时间:2015/9/11 22:38:36

2015年9月9日,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艺理弘通——纪念文金扬先生诞辰100周年”展览在学院美术馆启幕。为纪念这位为中国美术教育做出重要贡献的“老教书匠”,中央美术学院举办文金扬先生百年诞辰纪念展览和学术研讨,这一系列活动也是“百年辉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名家”工程的重要活动之一。

同日下午四点,展览学术研讨会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报告厅举行。研讨会由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孙景波主持,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戴泽、杨先让、翁乃强、潘世勋、李树声、陈伟生、薄松年、苏高礼等老先生,以及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院长马路、中央美院造型学院基础部主任张路江等教师参与了研讨会。与会嘉宾就文金扬先生对中央美院教学体系建立所做的贡献,及其绘画成就等话题进行了交流讨论。

陈伟生:切身理解的知识,才最深刻

陈伟生先生曾作为文先生的助教与其一道致力于学科建设,并在文先生去世后继续像文先生一样把全身心放在绘画理论的研习上,传承了文先生的工作和精神。陈伟生先生谈到,当时中央美术学院的解剖、色彩、透视课教授的都只属于零碎的知识,不属于美院能够直接全面培养的范畴。1950年中央美术学院成立后,文金扬应院长徐悲鸿之邀,来中央美术学院任教,并长期主持技法理论教研室。

陈伟生先生回忆到:在当时,文先生能一心一意研究透视,实际上是牺牲了自己绘画的时间,这是非常不简单的。在徐悲鸿院长的带领下,文先生对于课程的建立做了大量前期的工作。在图书、教具都非常缺乏的时候,文先生积极构建了透视模型和教具模型教室,这些教材在之后的全国教材会议上发挥了很大作用,也促成了全国美术学院教材的推广。

此外,文先生还亲自到医学院学习了近两年,并在医学院亲自解剖尸体。陈伟生先生至今仍记得文先生曾经说过,只有经过真的尸体解剖之后,才会对肌体有最深刻的理解,这样教授的解剖课才是非常精到的。而同时,在理论研究的过程中,文先生也非常重视绘画实践,他每个星期需要画两三天的画,以此将绘画和理论结合,才能更好地互为补充和促进。

(根据本次展览研讨会内容整理)

文/余娅
图/杨延远
编/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