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访谈丨鸟瞰语言、观念、视野“联盟”之后的版画发展景观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068  时间:2016/10/11 0:32:45

由中央美术学院和北京市总工会主办,太庙艺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版画系承办的首届国际学院版画联盟邀请展于2016年9月25日上午10:30在太庙拉开帷幕,与此同时,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正式成立,并在9月25、26日为期两天的研讨活动中通过了联盟章程。在现场,记者对主办方之一中央美术学院的诸位领导和专家进行了采访,包括中央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高洪先生,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先生,本次展览执行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兼版画系主任王华祥先生,主管中央美术学院教育教学工作的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助理王晓琳女士。

一、展览场地——国际范与中国范的完美结合

问题1:这次盛大的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成立大会的开幕式和邀请展选择在具有皇家气派以及悠久历史意义的太庙举行,是否有特殊的用意?

高洪书记从版画的历史方面叙述了太庙这个地点的选择:

“版画这个画种有很悠久的历史,特别是在中国。在中国古代,有个词叫“图书”,即便普通民众不认识很多字,从“图”中也可以理解其中意思,所以我们文化的传承,很多也是通过版画来实现的。今天我们在这里成立一个面向世界的版画联盟,也是我们站在历史的一个高点上,回顾版画发展的悠久历史、继承优良传统,同时呢,又面向未来、面向世界视野。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成立大会在这样雄伟的皇家殿堂来举办,我认为它的继古开新的意义和它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王华祥老师从太庙宏大的气场、版画联盟的传统性与国际性之间的契合来看待展览场地的选择:

“当太庙这个选项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要在这里做展览。我有朋友有这样的担忧,太庙的空间太大,对于版画的布展来说并不是容易把握的事情。但这次的展览与以往不同,我认为我们可以调动和利用这个空间,而不是传统的挂几张画。这个展览场地的利用最终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想利用这个空间做一个既很“中国”,又很“国际”的事情,太庙的建筑、气势和这样宏大的国际性盛会,让我感觉这真是一个天作之合。太庙的象征性和这个国际性版画联盟的成立高度吻合,这个展览的成功举办就是这种吻合完美的产物。”

二、版画联盟的成立契机和平台作用的显现

问题2:我们知道这次国际性盛大的展览和会议是由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成立的国际版画联盟发起的,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国际版画联盟的成立呢?

王华祥:这个是由于若干年来版画市场不好、版画低迷、版画在学术研讨之中机会很少,我作为版画出身的画家感到有些受挫。但我知道我们的版画家其实实力非常强,并且每年中央美院包括八大美院的教学交流,我知道版画家这个群体非常厉害。但我认为版画家应该打破自己的小圈子,要与其他的画种,与社会,与世界进行交流。我想要一个能够给中国的版画家和世界的版画家互相印证、互相交流的平台,我希望能通过国际性声势浩大的这样一个活动,能反过来辐射到国内的方方面面,比如说推动我们自己国内版画的创作、接受和市场。实际上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一次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的成立大会和研讨会可以说是受到了多方的非常巨大的支持,有中央美院空前的大力支持、太庙美术馆的倾力帮助,还有搜猎人公司等赞助公司把地铁若干条线路的广告牌无偿提供给我们使用做宣传。再说策展人员方面,我们是因为对版画有同样的信仰和使命感聚在一起的,虽然不是专业的策展团队,但我们的效率好像反而更高,最后展览的效果呈现的非常好。所以综合这些因素,加上太庙绝佳的气势和场地,我觉得可能就是天时地利人和都达到了吧,才促成这次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的成立。的确是个非常好的契机。我们团队严丝合卯的配合也让我特别感动,我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叫“天作之合”。

三、中国当代版画的“状态”

问题3:这次版画邀请展所展示的是世界各地当代最前沿的版画艺术作品,中国现在的版画与世界相比、与传统相比处于一种怎样的状态,有怎样的不同?

苏新平:中国现在的版画,在传统的版种基础上,引入了新的材料、新的技术。以前多是木版,现在引入新材料之后有石版、铜版、丝网版、还有数码版画,这些领域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同时新观念、新思想的引入,是引导版画走向现代的非常重要的因素。正是因为有80年代的一个开放,才形成了90年代这样一个现代的、前沿性的这样一个格局。当然比传统要具有更多的现代性,与世界、与国际也有着一个个性与个性之间的交流。

王华祥:直观上来讲,中国的版画与世界的版画具有内容上的不同。中国的版画家和世界各国的版画家所表现的思想、内容、题材都是不一样的,识别性还是很高的。另外一个区别在于文化环境和文化需求的差异,比如说俄罗斯的艺术家那种插图感特别强,这就来自于它的版画过去跟文学的结合非常密切,比如诗歌、小说的插图;美国艺术家就比较自由,使用新媒体、新媒介,用拼贴、印刷品和绘画结合,和版画的“印”结合。这些做法中国的版画家也都具有,所以我觉得在“当代艺术”这个概念上来讲,我认为中国的版画跟世界是同步的。它的不同不在于水平上的差异,而是在内容、风格上的不同。包括中央美院的教学、八大美院的实践都是很有活力的,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天津美院主打“木口木刻”,而广州美院和社会接触比较紧密等。

至于当代版画与传统的不同,那就差距很大了。今天中国的东西已经很国际化了,而过去的版画都还是比较地域性的,包括构图、色彩、审美,过去地域的共性和继承性也更多。而现在版画艺术受到国际艺术的启蒙,受到当代艺术的影响,加上信息往来非常频繁,所以不光是今天中国版画与过去不同,国际的版画与过去也不一样,这是时代的发展造成的。

四、我们如何走出版画“困境”

问题4:改革开放之后,各画种都得到了发展,但版画的公众接受性似乎并没有跟上脚步。版画目前似乎正面临着一些“困境”,以您的角度来看,如何走出这种“困境”?

苏新平:中国版画在今天遇到了一个瓶颈,但事实上每个画种都会遇到。在我看来,版画这个画种的瓶颈是因为它的开放性、或者它的特殊性决定的,比如说它的复数性等等。要走出它的困境,我认为更多的是如何突破版画自身的技术和知识,更多融入一些跨媒介的因素,比如跟媒体的关系、跟印刷因素的关系、甚至跟今天互联网的这种方方面面的因素都要有更多的交流融入。

王华祥:我写过一篇微信文章,讨论过版画的“困境”问题。我在文章中写到,版画有几个称为“原罪”的特性。第一,因为版画它不“真实”。其实国画、油画过去它也不真实,但是人类追求真实的本性使得国画、油画、雕塑向写实方面发展;后来这些艺术形式已经可以非常写实了,但人们还是不满意,于是发明了照相技术;但照片是静态的,还是不够真实,于是又出现了电影。版画限于它的媒介限制,无法表现得那么真实,写实性也不是版画的主要特点,所以“真实性”是一个接受上的问题。第二,是版画的“复数性”。公众就认为,版画家可以无限地印制作品,这东西就不值钱。有些版画家被迫只印一件作品,但这样就浪费了那张板,迎合了公众之后呢,却并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可。这就是社会对于“版画”的成见。当代艺术已经不追求真实了,反而追求一种“反真实”。但人们现在可以接受油画的不真实、装置的不真实、雕塑的不真实,但由于之前的成见,依然无法接受版画的不真实。接受的低迷就造成了版画市场的低迷,继而就成为版画创作、版画研究的阻碍,是一个恶性的连锁反应。

但是历史上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伦勃朗一张版画,都没签名,可以卖到几十万欧元;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一张几千万美元,也是版画。这是为什么呢,一个是名人效应,但说白了还是公众的了解程度和接受程度。所以说我办这个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就是要办的大,包括规模,包括宣传,就是要大,要让公众来了解版画,让版画之间充分交流,让版画发出自己的声音,让版画变得有名。这样才能从公众接受的这个环节打破之前的那个恶性连锁,事实上这个效果,就今天的盛况来看,我觉得已经达到了。

五、版画联盟邀请展“观后感”及其对版画教育的影响

问题5:在观看这个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的邀请展之后,您有什么感想?

高洪:这些艺术家的作品都非常优秀,像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既有继承传统的,也有与当代艺术结合紧密的。国外艺术家的作品中也展现出他们的地域特点和版画传统的传承,让我们也能更好了解到国外版画发展的现状。这个展览可以让我们中外艺术家互相学习借鉴。

苏新平:这些展品和艺术家,我基本上都很了解。这次展览的多样化和多元性,显示出一种艺术之间的交流。艺术最怕的是不交流,这种艺术的碰撞产生的火花才能促进它积极地发展。传统艺术基本上是不交流的,它基本上处于一个自我满足的状态。但今天的艺术是开放性的,由于社会的开放,有时候它的边界都是模糊的。只有开放,艺术家才能进入思考、进入创作。

王晓琳:专业的东西呢,刚才苏院长和王华祥老师都说了,那我换个角度,从教学的角度来说,因为我主要负责全院的教学。从这个展览来看呢,各个国家的艺术家还是具有他们不同的特点,咱们中国展出的这些作品呢,也是各个学院有代表性的作品。其中有中央美院、天津美院等其他八大美院的作品,各个学院的教学在作品中也体现出了它们不同的特点。而国外来的艺术家呢,也有些带有他们的地域、历史特点。整个展览呈现出一种比较多元的面貌。所以说这次做这个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由中央美术学院发起、多方支持,不论是从版画交流、创作上,还是从未来美院的版画教学、人才培养方面都是一个非常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

在过去,八大美院之间也有教学上的交流,但是没有这样一个平台,能够让来自全国的版画人聚在一起讨论版画的教育、教学理念、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我们面临的挑战和我们要解决的问题。而国际上就更没有这样一个平台了,个别的艺术家,他代表的都是个体,而无法代表一个学院。这次版画联盟的成立,最大的意义我认为就在于,让这些艺术家变成了一个集体的组织,在这个组织里可以一起探讨并且规避或解决大家共同面对的、面向未来的、可能会出现的一系列问题,进而能够保证版画教学的一个发展和一个较高的学术水准。所以我觉得这是这次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的成立和这个邀请展对于教育方面来说的最大贡献,而这次联盟的成立和这个展览的举办,我认为它实际所造成的意义和影响远大于大家所看到的。所以我在开幕式时候也说,我们在一个最传统的、最古老的殿堂里,我们举办了一个最当代的、面向未来的展览,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六、版画联盟成立的意义及其期许

问题6:各位领导和老师作为国内知名的艺术家和艺术教育者,对这次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会议和邀请展有着怎样的期待?

高洪:版画呢,它具有非常悠久的历史,也取得了许多重要的成果,为今天版画的发展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但是现在的世界变化发展很快,艺术发展也很快。所以在时代新的大背景下,特别是数字化的背景下,艺术发展呈现出多元和丰富性。版画一方面继承它自己的特色和优长,同时也要汲取其他艺术门类的优势。使版画这种非凡的艺术形式,能够在今天、在当代更好的发展。所以版画的发展既面临机遇,又面临挑战。这个版画联盟会议把世界各地的同盟聚在一起,就要研究面临的重大问题,对未来的健康发展提出它自己的主张。也希望公众能够更多的了解版画的历史,了解当代版画家的艺术创作,包括教学实践和人才的培养,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够更多的喜欢版画的艺术表现形式,尤其也希望北京的广大市民能够抓住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来欣赏、了解、接受我们当代的版画表现。最后,希望版画能够更多的走向老百姓的生活。

苏新平:我们可以看看版画联盟的宗旨,它是一个有抱负、有担当的组织。它不仅要促进我们对自身的思考,不断挖掘自身的多种可能性,更因为我们今天国力的增强,要把世界版画人请进来,这样形成一个平等的交流。我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流,我们可以克服许多我们自身面临的困难也好、瓶颈也好,解决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中国的版画,从80年代以来,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版画的概念了,已经辐射到中国文化方方面面的艺术领域,比如说徐冰的《天书》,版画影响到当代艺术,也给了其它画种启示和启发。所以说,外国版画同行呢,也希望他们能学习到中国本身一些优秀的东西。

王晓琳:作为教育者,我就说说教育方面的一些期待吧。现在的版画同学,实际上面临一个非常好的时代,能赶上这样一个开放的、交流的、国际化的联盟成立和邀请展的开幕,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对美院来说,中央美院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我们现在要面向国际的一流,要建立我们最好的一流学科和专业。在这个过程中,美院的老师都会在思考,中央美院的教学理念是什么、定位是什么、我们要培养怎样的人才。所以我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同学们能紧紧跟上,要学会主动的学习,学会创造,也能在这样国际性版画交流的平台上汲取自己需要的营养。

王华祥:作为整个联盟成立思想的提出者和执行者,我对这次展览和开幕式的效果还是很满意的,各界朋友、领导的支持、团队的配合,我都非常感动。我很期待这两天的研讨会,希望我们这个联盟的成立、我们的宗旨、我们的设想都能够一一实现。

文/李孟彧
编/朱莉 黄洋
图/胡思辰 版画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