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马璐谈油画专业调整:进一步完善工作室制度,激活专业能量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977  时间:2016/12/15 10:33:42

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是艺术界备受瞩目的专业院系,以工作室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油画人才,近期,油画系有一系列工作室结构和相关的负责人变动:新成立第五工作室,刘刚教授担任工作室主任;喻红教授担任第三工作室主任;王玉平教授担任第四工作室主任。更加健全、完善的工作室体系,专业成熟、思维活跃的工作室负责人,如何带领油画专业在“油老大”的道路上突破前行?中央美院艺讯网第一时间采访了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院长兼油画系主任马璐教授,他解答了这次变动的背景、原因以及新工作室的规划、设想。

采访时间:2016年12月1日
采访地点: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办公室
采访对象:马璐教授
采访撰文:张文志

艺讯网:马老师,您好。最近学院公布了一个油画系工作室主任调整的消息,中央美院油画系也组成新的行政、教学领导班子,能简单介绍下这次调整的契机?

马璐:中央美院油画系这些年一直面临更新换代的问题,因为我们老教员比较多,我们1950年后出生的这一茬人有六七个教授,在2018年校庆前后都会陆续退休。这些人都是各工作室的主任或教学骨干。所以就要陆陆续续做一些调整,让油画教员的构成形成教学梯队。油画系党委书记石煜、副系主任刘商英就是比较年轻的一代,是70后生人,在行政管理工作上多出些力。教学、研究一线的工作室主任是学术带头人,这次新任的工作室主任喻红、王玉平、刘刚三位教授都是60后,教学经验丰富,在艺术上也很成熟,有各自不同的艺术理念和教学方法,会给工作室带来新气象。过去我们的老系主任谢东明教授,原任第三工作室的主任,今年退休,请让喻红老师出任工作室主任。我是原第四工作室主任,我现在任造型学院院长,又兼油画系主任,工作室这块顾不上,就请王玉平老师出山,他是第四工作室的第一代学生,是个有社会影响力的艺术家,也是个很有责任感的老师。

艺:中央美院油画系一、二、三、四工作室大家都比较熟悉,这次变动中我们看到一个第五工作室,这是油画系的新动态?

马璐:第五工作室是新成立的一个工作室,以抽象艺术为教学理念。目前只有两个教员,刘刚教授和孟禄丁副教授,今后还要充实教学力量。今年上半年,把刘刚从第四工作室调到第五工作室,曾是油画系教员的孟禄丁回到油画系,共同组建第五工作室。二人都长期从事抽象艺术实践,艺术思想成熟。孟禄丁是中国最早的抽象艺术家之一,又游历欧美,见多识广,对抽象艺术有深刻的认识。刘刚教授善于运用当代材料技术从事抽象艺术,教学经验丰富,毕业后一直在第四工作室教学,了解学院的特点和规定。

第五工作室是从抽象角度来展开教学的。油画系之前的四个工作室,从古典主义到色彩到表现主义,再到当代、现代的那种表现主义,都是从具象着手的。具象绘画,是绘画的题材对象本身就有含义,通过绘画的加工让对象的含义更加清晰。但抽象绘画没有对象,只有画面自身,要让画面自己生成含义,这就牵涉到绘画本身的独立性问题。抽象,是从过去那么多流派到现代艺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所谓的纯艺术能不能自生含义,是关系到绘画能不能继续生存下去的重要问题,在学术上具有本质意义。绘画有没有对象没关系,有没有其他附加价值也没有关系,绘画通过自己的语言构成能自己产生的视觉内容和艺术价值。

艺:您刚才讲到了第五工作室是以抽象作为主要的教学研究方向,那为什么是现在成立这个工作室?抽象油画在国内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马璐:很早就有呼声要成立一个抽象工作室。四、五年前,院里有了计划,但当时成立这个工作室的内、外部条件并不成熟,社会上对抽象绘画的认可度和我们自己对于抽象绘画的经验都比较弱,我们不知道用怎样教学体系来教给学生,学生毕业后怎么办?没有市场,学生的出口又会成为问题。这几年抽象艺术在社会上的认可度要高很多,特别是各种抽象画展在全国各地举办,很多画廊在推介抽象艺术,家庭挂画也会考虑抽象画。这跟社会发展、经济水平和文化消费有一定的关系。国际上,美术馆对抽象艺术做历史梳理,拍卖行对抽象艺术做大规模的专场拍卖。这都为抽象艺术的教学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条件。从我们教学结构里面来看,目前也需要抽象绘画这一块,靳尚谊老院长说:我们需要补上现代艺术这一课。现代艺术中,抽象绘画是不可缺的,是抽象的观怠让绘画摆脱其他价值,做纯粹视觉规律和视觉意义的探索。建立第五工作室,不仅是社会需要,也教学需要,更是油画系进一步完善学术建设的必要举措。抽象,不只是风格现象,其理念和规律也是视觉艺术的基础。

艺:那在具体教学上,第五工作室将怎么展开,比如本科阶段和研究生阶段有什么不一样的规划?

马璐:肯定是有规划的,因为成立工作室之前先要出教学大纲、教学规划和计划、课程教案。本科生的生源都是从考前班或附中过来的,都是以写实绘画能力为基础的,有模仿对象的能力,对绘画的理解大都建立在对对象的认识上,是由客观转化为绘画的视觉,是对象为主要标准的。在第五工作室,并不要求学生在本科毕业时一定要画抽象画,而是能够训练出一种从抽象角度看待对象、建构画面和表达内容的能力,有这样一种意识就够了。他还是可以画具象绘画,因为具象绘画里面同样有抽象的因素,只要把这些因素捕捉到,理解其意义。抽象,是主观的,是纯粹视觉思想的结果。到了研究生阶段,我们则希望能培养一些很明确的、纯粹的抽象艺术家,彻底抽离对象,让视觉的各种要素摆脱对具象意义的依赖,而自成意义。纯粹抽象是很难的,需要宏观的把握、思想的成熟和艺术的坚定,才能让看似简单的因素生成内容和意义,它是视觉艺术中的“哲学“。抽象艺术,即可以源自现实,源自视觉经验的总结,也可以源自历史,源自过往的艺术,但是必须抽离客观对象,也要抽离过往的艺术。由于没有具象内容的支撑,抽象艺术就特别需求艺术观念和思想作为基础,其意义是主观赋予的,主观必然强大到能够赋予其意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五工作室刚刚有了第一届本科生。总体情况比预估的要好,选择工作室时报名涌跃,最后限定数额是六个,因为教员少,这样可以教的比较细。把第一届培养好,摸索些经验出来,后面的教学就顺了,稳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碰到的困难就是教员不够,按理来说每个工作室配五个教员是最合适的,但学校定编是四个教员。第五工作室却只有两个,招聘教员又不容易,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和条件的限制,我们只能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再进一些教员。

艺:我记得油画系还有一个油画材料表现工作室,现在这个工作室的情况怎样?

马璐:现在学校有个总体规划,所有的材料技法工作室将来要归到工作坊,全院打通,供学生选修。这是个很好的想法,既可充分利用教学资源,又可给学生自主权。油画系的材料表现工作室本来只有张元教授一名教员,现在他退休了,所以这块就先放一下。这个工作室当时的定位是材料技法,不能招本科生,因为它要服务于各个工作室,要提供材料和技法教学,但可以招硕士研究生。从教学结构来说,它跟一、二、三、四工作室不是平行的,所以它之前不能叫第五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将来还是要考虑一下,可能要从材料技法那方面转成真正的本科教育,应该是从艺术观念的角度来定位,不能只是材料技法。

另外,从规划上来讲,学院给油画系六个工作室的编制。希望我们把第六工作室做成一个实验性的工作室,多聘一些国外有成就、有教学经验的教授过来教,我们这边有几个教员来配合,看看这样能不能趟出一条教学新路。但具体实施估计得稍微晚一点,因为刚成立一个第五工作室。希望先把这个走稳,一下子新出来两个工作室,怕难以控制。而且实验性的工作室跟过去的工作室都不一样,既然风格不确定,大纲怎么办,这都需要慢慢考虑。

艺:这次的调整对油画系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动作,这些年对油画专业总有一种“停滞不前”的看法,尤其是每年毕业季的时候。这次的调整是不是这有这方面的考虑?

马璐:也许“油画专业“这个概念,就有些“停滞不前“。油画系曾经的辉煌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却是一个历史包袱,你要是想突破,传统怎么办?继承、发扬传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时代变了,社会需要不同了。要是没有突破,对自己、对外界都无法交待。这个话题,我们讨论很多,我们非常希望学生能够有创造性,能够有新的东西出来,这就需要结合一些新的手段和新的观念,这就会突破传统,但你还得是油画系。
传统的写实油画功底最适合现实主义的艺术,这是我们油画系成为“油老大”的根本。我们守住传统的愿望在当下碰到很多困难,因为整个时代变了,过去的这种手法,这种表现生活、理解事物的方式,跟当下我们看到的社会现象,或者说社会给我们带来的感受,它并不相符,它只能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所以我们在发展油画学科时会碰到很多前所未有的课题,这些困难是用我们传统训练方法没法解决的,它需要一些新的东西进来,需要创造性,所以第五工作室的成立是朝这个方向所做的尝试,不可能改变很多,但毕竟从具象到抽象,观念转变是巨大的,也希望抽象教学可以反哺具象,使具象绘画有个新的理解和评价方式。

其实样式不是根本,质量才是根本。创造有质量的作品,首先是人要有质量。

三个工作室的新主任相对年轻,思想有活力,我希望他们能够给学生带来一些新的动力,新的帮助。他们在绘画领域当中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就。只要他们认真投入,会给绘画带来许多变化,而不脱离绘画。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成立第五工作室特别重要,我们还是在绘画里面,我们寻找绘画的新意义,从这里面寻找一个突破口,看看我们用中国人自己的智慧能不能走的远一点,给绘画这个古老的艺术以活力。

走远了的话,就会变成装置、雕塑、版画,变成那样的时候,如果对绘画本身没有一个新的认识,意义也不大,如果对绘画的基本理念没有变,那么我们的创造只是样式的变化。

艺:在我看来,这种现状其实更多的受文化、艺术趋势的影响,作为一种图像获取方式,油画在当下语境受到很大冲击,比如基弗的成就也是因为在这种趋势下重提绘画的价值。

马璐:肯定是有这方面的原因,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坚持绘画,坚持从绘画里面让其具有新的含义,它能够带来一种新的审美或反思,这是绘画本身恒久的意义,而不是附和在其他东西下面的意义,所以期待抽象教学这一块给我们带来新的启发。其实基弗跟我们所说的写实绘画还不一样,他加上很多真实材料,拉大空间、浓缩造型、降低色彩,但最重要的是他有意识通过这些视觉因素对人性提问,给人思考。他不画写生,也不是画照片。我们画写生,甚至画照片,但这只是手段。手段无对错,就象工具无对错一样,但要使用合目的。绘画的目的是要通过视觉感受给人启迪,促人思考,给人心灵的震撼。

艺:最后再问一个问题,目前中国高等教育提出“双一流”建设,油画专业怎么建设一流学科,这个话题您怎么看?

马璐:真正的双一流其实没那么简单。一个大学要达到很高教学成就,这需要一个积累,需要有优秀的教员、优秀的毕业生、优秀的科研成果,这种积累还不止于校园之内,还有整个社会对于学术的渴望和尊重,对于创造性的需求。我们可以把教员更加合理的配置,把课程开的更细,把专业打通,但思想没有变的话,其实都一样。现在设计学院是大改造,造型学院未必跟着。我们也经常在一块商量,我们为什么要改,如果你问题特别大,整个结构有问题的话,那就需要改,如果只是一些小问题,那调整就可以了。如果我们的大方向还对,就不用做大的改动,这就像革命一样,革命是要流血的,要考虑这个代价,毕竟革命不是目的。

附: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行政、教学领导班子
油画系主任:马璐
油画系党支部书记:石煜
油画系副主任、第一工作室主任:胡建成
油画系副主任:刘商英
油画系第二工作室主任:马晓腾
油画系第三工作室主任:喻红
油画系第四工作室主任:王玉平
油画系第五工作室主任:刘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