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CAFAM即启新篇章,老馆长王璜生回顾八年美术馆之路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732  时间:2017/5/26 10:11:36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国内外最具影响力的学院美术馆之一,是中国高学术水准展览的呈现空间,是先锋艺术思想交流、碰撞的讲堂。当然,央美美术馆的发展和地位与馆长王璜生的努力和付出是分不开的。2017年5月25日,中央美术学院发布通知“根据中央美术学院发展需要,正式调录张子康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职务”。中央美院美术馆完成馆长交接,这也意味着王璜生馆长履职八年,为央美美术馆交上一份答卷,也为自己交上一份答卷。5月25日,中央美院艺讯网专访王璜生,回顾了他的央美美术馆之路,谈及他运营美术馆的经验与方法,也谈及未来美术馆发展的愿景。

您从2009年7月开始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至今已经有8年的历史了,在这期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进行了很多很有价值的展览,并且也在国内乃至国际上获得业内的嘉许。您作为美术馆的馆长,在任职期间您的工作思路和管理重心是什么?

王璜生:时间过得好快,一晃就是八年,当年正好来北京办事,稀里糊涂就到中央美院美术馆来交接出任馆长了。在这近八整年的工作中,我最看重的是:作为一个当代型的,也是知识分子聚集的大学美术馆应有的学术理想和文化态度。如果从这些年所做的展览和活动来看,可能我自己最重视的是这几方面:

一,立场:诸如自主策划的“社会雕塑:博伊斯在中国”、“第三届CAFAM双年展:空间协商”、“第二届CAFAM双年展:策展作为立场”等这几个大型展览及相关学术活动,还有《大学与美术馆》刊物,以及具有开拓性社会性的公共教育活动,这些展览、文本和活动,力图体现和推动中国当代美术馆和知识分子艺术家应有的文化观念、理想和态度:介入社会;现实关怀;观念创新;倡导、尝试和实践文化民主;有态度有立场有质疑有思考的实验精神;以及践行实现的能力。

二,方法:这些年,我们高度重视艺术策展方法论方面的尝试,如两届CAFAM未来展的田野调查式的提名策展方式,第三届、第二届CAFAM双年展的策展组织的创新模式等,这样的方法论方面的尝试和应用,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展览实践的创新实验和文化立场的体现。

三,艺术史:重视艺术史研究及与现实的关系,如“北平艺专-中央美院”的系列学术活动及藏品研究,“李叔同油画”发现、考证及研究,“新中国美术的青年时代”藏品研究及展览等,丰富和深入了中央美院历史和收藏,以及中国现当代美术史的研究工作。

四,管理:规范化和开放性的管理理念和具体工作,这包括艺术行政、展览系统管理、藏品系统的完善、学术研究机制及社会合作机制的建立、公共社会服务理念与践行等。

这期间里,最有压力的事情是什么?

王璜生:其实,任何所谓的“压力”,都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想将事做好或做得更好,你的压力就大了;想看人家的脸色做事,你也会压力很大。当然,这两种压力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有哪些事是您觉得没有实现的,觉得遗憾的吗?

王璜生:人生总是有一些甚至是很多的遗憾,这包括自己能力,也包括一些工作和理念没能更完整地被理解和传播,作用于社会。当然,事是永远做不完的。如果谈具体一点,那就是中央美院美术馆当代艺术的收藏体系还没能够很有效地建立和完善,尽管在最近阶段,借百年校庆之机,得众多艺术家的大力支持,已经有了一些很不错的起色,但是这项工作需要进一步的坚持与系统化。

您卸任了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的职务后,对中央美院美术馆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期许?那您之后打算做什么?

王璜生:张子康馆长的接任和中央美院美术馆厚实能干的团队,一定能开创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我卸任后首先是做好学院的博士生教学工作,我一共是三个博士生研究方向“美术馆学”、“博物馆与文化政策”及“策展实践与视觉传播”的导师,教学工作很重。其次是这么多年美术馆的工作实践及观察思考,积累了很多文字,会认真梳理和进行相关的写作研究。再就是做艺术家,做得专业一些。这么多年都处于业余状态,手和心总是痒痒的,现在闲下来可以做自己想做的“艺术”,做到哪算哪。当然,也有一些展览计划等进行中。

之后中央美院美术馆将由张子康来接任馆长,可以谈谈对张子康的看法吗?

王璜生:张子康一直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很尊重的馆长!当年我在广东美术馆做馆长时,很关注他在今日美术馆的领导方式、社会开拓方式等,暗暗地向他学习了不少。他是一个很有管理能力、社会联络才能和开拓精神的人物,艺术和学术的潜质也不可低估,我相信,他会为中央美院美术馆带来新的气象和新的成果!

借这个机会,我衷心感谢每一位支持和帮助过我的美院领导、老师、学者、艺术家们、美术馆同人和同学们!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