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CAFA专访丨“千里行提名奖”获得者吉文军:VR与未来之觉醒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093  时间:2017/7/27 0:48:35

《觉醒》以《黑客帝国》中墨菲斯和尼奥首次对话中提到的爱丽丝梦游奇境中的兔子洞为引子,让观众走进一个超现实的世界,并与其发生互动。试图去尝试探讨VR动画的交互性设计方向,同时让观众思考虚拟现实这个概念。未来,当虚拟现实真正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当人类逐渐变为机械有机体,思想和精神不再束缚于肉身,我们将何去何从?

——吉文军

采访对象:吉文军(以下简称“吉”)
采访编辑:钟钰炜(以下简称“艺”)
采访时间:2017年7月22日

艺:首先祝贺你获得了千里行奖学金!谈谈你的获奖感受吧。

吉:还是觉得挺意外的,因为之前都不知道毕设得奖会有外面公司赞助的奖学金,做毕设的时候忙的不可开交,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想奖不奖的事情。总的来说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得到了同学们和老师们的认可,自己在做毕设的时候也很开心,虽然辛苦,但是VR这种新的感官体验还是让制作过程比传统的三维动画或者特效制作更加有意思,尤其是制作过程中UE4引擎的加入,真的使我的制作过程所想及所见,所见即所得,很是酣畅淋漓,之前用Maya渲染动画时漫长的等待过程,简直是棒呆了!

艺:千里行奖是美院十分具有分量的一项大奖,你觉得为什么你的作品能够在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呢?

吉:我觉得最主要的亮点还是我将VR这种新技术的沉浸式感官体验与超现实的空间画面相结合,这两者碰撞出的火花比较让观众觉得新鲜刺激吧,我在最早2014年第一次接触VR这种新技术的时候,就瞬间感觉到这种新技术要是用在艺术创作领域那该是有多么好呀,因为VR最注重的就是感官体验,很多艺术作品创作的方向就是让人有更加新鲜的感官体验,我个人对这个方向很感兴趣,因为观众如果被你作品的感官体验所震撼到了,那他体验过后自然会去思考你的作品想表达什么,他会不由自主的去延伸思考,相反,如果他对你的作品没有什么感觉,那估计也很难再去花心思体会你的想法。很有意思的是VR技术让这种感官体验不仅仅停留在视觉上,很多时候,这种感官体验是建立在生理反应上的,是全身心的,所以就会更加让人印象深刻。顺着这个方向继续,就会让观众产生一种错觉,就是感官体验其实是可以与我们的肉身分离的,与我们的所处的空间,位置等物理属性都可以分离,当短暂的经历过这种分离后,再回到现实的时候,大多数观众表现出来的是失落和不适应,从观众的这种普遍反映也可以体察到我们现在所担心的未来人工智能会逐渐将人的精神感官与肢体肉身瓦解的分奔离析绝不是一个科幻小说,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有意思的是人们其实经理过后大多数还是挺享受的...

艺:你的作品中有很多不同的意象,比如太空、动物、城市等等,这些意象构成了超现实的画面。你为什么会选择将这些意象放入你的作品中?

吉:嗯,我在2014年第一次接触VR技术的时候,黑客帝国电影的画面马上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面,当时还有一丝小害怕的感觉飞过,觉得电影里那个时代不远了,虽然知道肯定不至于那么黑暗,但是有些情节觉得是不远了。所以我毕设的第一个场景就选取了黑客帝国墨菲斯第一次见尼奥的场景,墨菲斯引用了一个童话故事,就是爱丽丝梦游奇境的童话故事,说尼奥就像第一次掉进那个神奇的兔子洞里爱丽丝,问他愿不愿意和他一起探索一下这个兔子洞到底有多深,感觉太符合刚接触VR的我心里的感受了。

第二个场景和第三个场景主题就是一些大体量的生物与现代化科学技术反差碰撞的一些尝试,其实最近两年在电影特效行业不知道为什么,都喜欢把东西做的很大,很有体量感,因为我本科学的是三维动画和特效,所以对这个比较关注。比如说Rango里面的鱼缸里面的小塑料玩具鱼突然变的像鲸鱼一样大,比如金刚里的超大型的远古生物等等,虽然影院里的3D眼镜技术已经让我们比纯平面观看往前走了一步,但我每次就想,如果可以让我们再往前走一步,真的可以感受到这种体量感,那该有多好,所以在我觉得做第一个VR作品时就毅然决然的选择大体量生物的冲击力。其实这次毕设实验性很强,因为我也是第一次用VR技术来做艺术创作,很多东西也没有经验,实验性和尝试性都比较明显,没有那么成熟完整。

艺:VR技术最为有趣的就是能够使作品和观众之前进行互动。你希望你的作品和观众之间有一个什么样的互动?你希望你的作品传达给观众什么?

吉:首先,我觉得VR这种互动体验一定要畅快直接,这是从技术角度来说的,我在学VR技术的时候,也体验过很多其他的VR作品,很多会让人有头晕目眩的感觉,让人机交互体验很不好,帧速率和响应速度很关键,所以在毕设制作过程中很注重这个,所有的设计和交互动作都是以快速响应为首位的,首先得让观众有很流畅相应很快的体验感,然后再去说你要表达什么。

从作品的角度来说呢,我觉得我想追求的是这种互动可以隐晦甚至不被察觉,就是说观众在知道简单的操作手柄技巧后,就可以忘了这个是一个虚拟的空间,这一切都是假的,把这些都抛到脑后,全身心都只有自然而然的体验,你想去哪里,你想从那个角度去观看,你想看什么都有你自己做主,你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有很强的自主性,而不是被动的接受,有很多VR作品其实都称不上是VR,充其量就是全景视频,因为体验过程全程都很被动,有点被导演填鸭的感觉,当然这不属于一个范畴,但是我总觉的有点埋没VR技术,不太喜欢太被动的互动。

我希望传达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就是让人们有意识的去体察生物性和工业性的这种对比和反差,因为人是很容易生活在惯性当中的,很多时候长期的适应就会变成麻木,很多细微的感受和体会就会没有意识去捕捉,我想让人们看完后能够重新拾回那些细微的感受的意识。

艺:在创作过程中你遇到过什么困难?你是如何解决的?

吉:最大的困难其实就是技术,因为我是一个对技术极度痴迷的人,很多东西的兴趣其实是从它的技术开始入手的,因为身边懂VR技术的人很少,这个作品是我一个人来完成的,所以整个制作过程其实就是一个边自学边实践的过程,所以中间有很多停滞与反复,都是技术问题所导致的。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不停的查找教程还有翻阅官方技术文档。

艺:能够获得千里行奖的同学一定是具有行千里的潜力的。虽然今年毕业了,但千万里的艺术之路不过刚刚开始,你对你未来的千里万里的艺术生涯有规划吗?

吉:其实规划也是有的,但是我很少说我的规划,因为我知道肯定是会变化的,但我心里是有一个方向的,这个方向不能偏差太多,还是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每一天都不要太荒废,一定要把对新鲜技术的兴趣和热忱保持住,不停的去学习,不停的去了解,不能变得对新的事情不感兴趣,哈哈,还是挺鸡汤的,但是生活太琐碎,很多时候无从说起,所以只好从鸡汤说起,哈哈哈....

关于《觉醒》

作品尺寸:3072像素x1024像素
作品材料:VR体验+视频投影
指导老师:靳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