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
艺术教育重在普及——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艺术教育学会主席郭祯祥教授
来源:cafa.com.cn  作者:郝爽  点击量:255  时间:2016/1/25 19:38:44

“艺术家≠教育家”

记者(以下简称记):郭教授您好,首先欢迎您来参加这次高峰论坛(“第三届全国艺术院校院长高峰论坛”)。请问您对国内的艺术教育有怎样的印象?

郭教授(以下简称郭):我发现国内有些学生,在学习上很被动,完全是为应付考试,所学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考试或升学,完全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有些老师所教内容也不合时宜,甚至有十几年前的教材,完全脱离了现代的生活,也与学生的兴趣爱好大相径庭。这样的教材,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在教学上取得成功。现在国内很多艺术院校将培养艺术家和全民教育混为一谈,认为掌握了熟练的绘画、演奏技巧,就算是艺术教育了,这是不对的,艺术教育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提高人们对艺术的感知力,进而提高全民素质。另外,成为合格的艺术家并不代表能够成为合格的教育家,而大量培养只有技巧没有情感的画匠,则是在浪费国家的教育资源,也是在耽误那些孩子的前程。

我一直都认为培养艺术家不等于培养画匠,同样,艺术家也不等于教育家。我知道国内有好多院校的教师都很厉害,拥有博士、硕士学位,也都办过不错的画展和艺术展览,并且都在各自领域内有着杰出的成就,但他们当中有些人却不一定是合格的教育家。有人认为艺术是个性化、私人的,并且相信“艺术家都是孤独的”这个理念,埋首于自己的艺术创作,却忽略了和学生之间的沟通,不能够与同学们进行有效的交流,不知道同学们心里在想什么、需要什么,这样怎么能够成为合格的艺术教育传播者呢?

记:您觉得这样的问题应该怎样解决呢?

郭: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由政府提供支持和鼓励,对教师进行职前教育、在职教育,举办短期的学习班等一系列的培训内容,使他们不间断学习,互相之间进行交流,了解各个地区、民族、国家不同的教育状况,学习世界上最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成功经验。同时我们的教材内容也要与学生们进行交流,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知识、感兴趣的都是什么方面,希望得到哪些方面的教育,不能够闭门造车,想当然地以自己认为的、陈旧的思想来进行艺术教育。学生应该成为主动学习者,提出对知识的需要,再由老师来提供知识。

“把石膏像都丢掉!”

记:您来参加这次会议,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世界上的艺术教育信息,您认为我国的艺术教育与国外有哪些区别?

郭: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一位法国某学院的院长去台湾一所艺术院校参观,走进一间教室后,看见几十名学生将一座石膏头像团团围住,每个人都而对着它进行素描,画出来的作品千篇一律,完全看不出每个学生的特点。于是她说:“把石膏像都丢掉!让同学们自己选择想要描绘的东西!”她让同学们走出教室,选择自己喜欢的景色、人物进行创作。结果发现,这次交上来的作业,要比以往的都精彩。由此可以看出,现在的小孩,并不是没有自己的爱好和对生活的独特看法,而是教育的不恰当束缚了他们,使他们对生活中所蕴含的艺术感知力不强,对色彩的敏感度不高,这样教育出来的学生,毕业后也不能从自己所接受的艺术教育中受益,这是艺术教育的失败。

记:艺术家通过绘画等语言传达自己的思想,表达内心的情感,每一个艺术家的作品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但是不能否认素描和写生在艺术教育初级阶段所起的重要作用,它是掌握扎实基本功不可或缺的,那么您认为像素描以及写生等基本功的学习不必要吗?

郭:不是说没有必要,而是要根据学生的年龄和受教育程度来区别。从教育水平比较先进的国家的经验来看,高中以上年龄段的孩子,已经不再需要通过素描石膏像来提高艺术创作能力了,比如说在法国,基本功的练习在高中之前就已经结束,上大学之后就开始实践。描摹石膏像,只能提高观察力和绘画技巧,但学不会其中蕴含的感情,一件艺术品如果没有创作者的感情投入在里,那创作者就只是一名画匠,是在重复别人的劳动,也是在浪费时间。日本东京有一家小学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他们每周都会组织小孩去森林公园等一些可以近距离接触大自然的地方,从而画出充满个性的作品,同时也提高了他们对生活中一些艺术现象的感受。当然,这种做法目前在国内还没有条件完全实现,但这是一种启发,也许我们可以从中找到解决我国艺术教育问题的办法。

“培养有创造力、观察力、感知力的艺术消费者更重要!

记:您觉得大众在整个艺术教育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郭:生活中本身所具有的艺术感,其实随处可见,并不是说我们日常生活中没有艺术,只是我们缺少对艺术的感知和发现而已。应该让更多的人走进美术馆、艺术馆、音乐厅、博物馆。并不是只有美的才是艺术,丑本身也是一种艺术。提高全民艺术基础素养,让大众自己有对艺术的判断,分辨出自己心目中的丑或美。批判本身就是对艺术家的关心,在国外,艺术家和大众都很注重批评,只有勇于接受批评,才有进步的空间,并且可以从认识别人当中改善自己的不足,也可以感知自己的文化特色。

记:那么,海峡两岸在这些方面又有什么不同呢,您觉得像博物馆、美术馆这样的地方应该在艺术教育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郭:台湾地区有一点很好,那就是学校会组织学生去美术馆,平均每星期一次,学生看完回来还要说说自己的看法和感受。其实现在大陆有很多设施齐备的美术馆、展览馆,也有很多高水平、高档次的艺术展,可是主办方有没有想过这些展览是办给谁看的呢?是不是有一些可以作为长期展览,并免费或者只收很少的费用开放给广大中小学生呢?艺术教育的本身意义,并不是为社会培养艺术家,而在于向社会传播艺术、普及艺术,从而提高整个国家民众的艺术素养。要让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美术馆并不仅仅是靠儿个免费开放日就能够实现的,而是要从儿童时代开始就接触这些艺术种类,培养他们从小具有对艺术的感知力、创造力,更有分辨美丑的能力。

记:不同年龄的孩子在接受艺术教育的方式上有什么区别,应该怎样提高学生对艺术的感知力和创造力?

郭:要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年纪越小动于能力就越强。在小学的时候沟通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动于能力,用各种方法表达对艺术的感受,还要用艺术家的作品作为范例,让他们从小体会艺术品所蕴含的艺术家的情感和思想。这时候的教育不光是用绘画的方式,还有写、读等其他方法;到了初中,就可以一半沟通,一半动于,因为这个时候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想法;而到了高中,沟通就变得最重要,因为这个时候的孩子不但思想上已经慢慢独立,而且也基本上明自了艺术家在作品中包含的思想内涵,这个时候,沟通就占到70%。

“我们现在还缺少专门研究艺术教育的机构和专家。”

记:那么,您认为在艺术教育方面我们应向国外借鉴些什么,我国的艺术教育最缺少的是什么?

郭:在这方面,要借鉴美国的一些做法,美国注重国际间的交流,努力吸收各个民族文化艺术中的精髓,使其近一百年中取得了令人称赞的成就。正是因为拥有一群艺术教育界的泰斗人物以及各级艺术教育学会,他们深入研究,与世界各国进行比较分析,然后改正自己的缺点和不足。而在国内,目前这一领域基本上还是空自,教师的评介制度也很不健全,使得整个艺术教育系统很少有专业的人来研究分析解决问题,同时也得不到学生的反馈,在不知道学生需要什么的情况下盲目教学,是难以达到理想的教育效果的。

记:就您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工作经验来看,艺术教育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郭:我在一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艺术教育协会在里斯本举办的会议上说过:“任何人都不能剥夺儿童受教育的权利”,国家的政策、教育的品质、接受的途径以及教师的素养都在影响着一个国家的艺术教育走向。现在的孩子过儿十年后将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艺术教育的重要性在哪里?就是提供全人类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无论是绘画、音乐、戏剧乃至行为艺术,都代表了各个民族、国家、人群之间文化的独特性,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一一世界大同了,那么如何在吸收其他国家文化经验的同时保留住本民族的艺术特色呢?如何在全世界紧密交流、互通有无的情况之下实现本民族文化的自我认同呢?这就需要我们的接班人从小就接受教育,从小就产生对自我的以及对本民族文化艺术的清醒认识和理解,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在世界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

原载于《艺术教育》2007年11期

整理/李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