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
我国艺术学学科奠基人之张道一教授
来源:cafa.com.cn  作者:张道一  点击量:2067  时间:2016/7/2 0:59:04

张道一,著名工艺美术理论家、教育家、民间美术理论家,我国艺术学学科建设的重要奠基人之一。

1932年出生于山东省邹平县。195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艺术系,任教于华东艺专;1953年起师从我国著名工艺美术家陈之佛先生进修图案与工艺美术史论;1956年起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研究工艺美术史论和书籍装帧;1958年起任教于南京艺术学院,长期从事印刷工艺、装潢美术、图案、展览、木工艺和装饰画的创作设计;从事美术史和民间美术研究;1984年起被聘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议组成员,后又被任命为评议组召集人;同时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民间工艺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美学学会副会长;1994年起调至东南大学筹建我国第一个艺术学系,现为东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艺术学系主任、东南大学与中华全国美学学会联合主办杂志《美学与艺术学研究》主编、中国民间工艺委员会机关杂志《中国民间工艺》主编。

张道一先生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知识分子,四十多年来勤奋耕耘于艺术教育领域,不仅为培养一批批工艺美术专门人才倾注了满腔热忱,而且克服恶劣环境带来的困扰,坚持在学术领域躬耕不辍,成为卓有建树、硕果累累的学者,近年来多次应邀赴日本、香港等地考察讲学,学术影响远及海内外。

张道一先生的学术成就主要集中在工艺美术研究、民间美术研究与艺术学研究三个相关领域,最终在一个总的学科建设框架中上升为对艺术原理与文化的思考。在中国近现代艺术教育史中,从工艺美术实践与理论的探索上升为艺术原理研究的理论家是不多见的,但张道一先生却认为恰恰是多年工艺美术教学的思考对其后来的学术发展有莫大的益处。他认为,四十多年中之所以能将这三个特点各异的领域打通而形成一个日益开阔的研究视野,并非个人有过人之处,而是工艺美术本身的特殊性质使然。工艺美术作为艺术领域中集实用与审美、科学与艺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于一体的造物形式,又作为延续历史最长的一种民族艺术与文化的传统,其面临的问题之多、理论思考之复杂是其他任何艺术领域所无法比拟的。在工艺美术领域所思考的每一个问题,最后的理论解决都必然归结到立足于中华民族文化根基的艺术原理上来思考,同时在这样的基础上思考的艺术原理,在其深度与广度上也必定有其独到之处。这一思想构成了张道一先生整个学术发展的一个总脉络。

张道一先生不仅治学严谨、博学善思,而且具有注重吸收西方学术成果与重视本民族学术特点的一贯作风。他长时间无报酬地担任我国民间工艺美术研究的唯一一份专门杂志《中国民间工艺》主编,后来又承担了中华全国美学学会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合编的《美学与艺术学研究》杂志主编,两份杂志的出版在国内外学术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张道一先生为此投入了大量心血,作出了无私的奉献,但是他却自认为编辑杂志受益无穷,最大的收获就是熟悉了中国艺术传统与生活文化的方方面面;由于长期地积累与掌握了大量的民族工艺传统资料,他特别长于从图案纹饰资料中探讨与阐述民族审美心理特征、表现形式及历史中的流变过程,形成一批如《麒麟送子考》、《美哉汉字》等在海内外产生重大影响的研究成果。这种集考证、归纳、推论与文化阐述为一体的研究方法,突破了静止、孤立地进行艺术考证的传统方法,以动态的、发展的观点考察民族审美心理的形成,从零碎细琐的工艺美术资料中获得了关系到中华民族大文化的历史信息,开拓了工艺美术研究与艺术研究方法的新领域。

在方法论探讨方面,张道一先生治学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善于在理论研究的关键时刻提出提纲挈领的研究方法与纲领,以高屋建瓴的思考及时地解决实践中出现的理论问题。我国传统工艺美术与民间美术研究长期以来一直处于仅有汪洋大海一般的原始资料,而缺乏科学的、实事求是的方法论指导的状况,张道一先生始终注重在最需要理论指导的时候提出自己的理论设想与经验,为学科建设开辟新的思路。

八十年代初,张道一先生就针对我国美术史研究发展不平衡的现实,率先提出:中国美术史研究中,存在着以汉民族美术史研究为中心、轻兄弟民族美术研究,以中原地区美术研究为中心、轻边远地区美术研究,以文人美术为中心、轻其他领域美术研究,以绘画艺术为中心、轻其他形式美术研究的“四种倾向”的见解;然后,又从自己长期考察与思考的结论出发,进一步明确提出:我国美术传统中存在着四条并行的发展脉络,即宫廷美术、文人士大夫美术、宗教美术、民间美术,其中民间美术是艺术传统的根源;四条线索的发展在我国美术史研究中都有着缺一不可的重要地位,而在当前的中国,更要注重作为本元文化的民间美术及民间文化研究。八十年代中,当民间美术的研究在我国第一次空前活跃地进入资料整理与理论研究的阶段时,张道一先生再次提出“民间美术的五个层次”的问题,这一理论的建立,为进一步廓清民间美术的层次结构、明确民间美术研究的学术对象和科学方法、进一步展开大规模的调研与理论研究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当处于原始资料积累阶段的工艺美术与民间美术研究开始了进一步的理论思考时,张道一先生又及时地提出了“作为艺术技法的理论,作为创作经验的方法论理论和作为艺术原理性的理论”的“理论研究三层次”的学说,并针对艺术理论研究中重经验、轻归纳的倾向,分别说明了三种理论在各个不同研究阶段的意义,以及目前必须有意识地向高层次理论研究迈进的必要性;这一观点的形成不仅为当前美术理论研究的分清层次提供了思想依据,也是张道一先生自己的研究领域向着一个更高的层次上升的信号。

进入九十年代,当我国艺术创作与艺术理论研究面临着一个新的发展机遇,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理论研究中心与基地时,张道一先生四处奔走呼吁,向国家教委等有关机构提出建立艺术学系、建设中国自己的艺术学研究体系的议案,终于使艺术学第一次作为一门学科正式进入国家教委学科目录,标志着中国艺术理论的研究从此进入一个正规发展的阶段。在这之后,张道一先生又及时地针对我国艺术理论研究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差距,提出一个“下来与上去”的观点。即我国的美学研究要“下来”,要从纯哲学思辨的层次进入研究实际创作理论、艺术原理的层次,并且指出如果没有一个以西方美学体系为基础的美学理论与中国艺术的具体研究相结合的过程,则美学学科将很可能一直处于与中国实际格格不入的架空局面;而另一方面,中国的艺术学研究有丰富的资料、深厚的传统,却缺乏系统的理论体系,中国艺术学研究应当借美学研究“下来”之际,上一个台阶,进入系统的理论建设的阶段;“下来”与“上去”的理论并不是取消独立的美学研究或艺术学研究,而是力图以交叉学科的研究方法促进两个学科各自增强活力,中国的美学研究与艺术学研究如果经过这样一个相融合、相促进的过程,将出现一个更加活跃与健康发展的新进程。

张道一先生在这些不同的阶段针对不同的问题而提出的研究思想为全国范围内的相关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得到了广泛的响应。

张道一先生的学术成果,是个人理想、学科重任与时代境遇三者相互作用的结果。张道一先生自己认为,他的治学道路是别人无法重复的。五十年代后期,当空前的政治迫害来临,他没有为个人的蒙受冤屈而沉沦自弃,而是从民族文化的饱受摧残中领悟到理论研究的意义,从而果断地选择了为民族文化的振兴而埋头治学的道路。这样当千千万万的学人一次次地被卷入政治风波的漩涡时,他反从噩运之中求得了学术的生机,也借治学的力量开拓了胸怀,增添了追求真理的意志与勇气,由此而步入一个更加充实的人生。精神的浩瀚、视域的开阔、思考的升华与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最终熔成一个学者的文化理想,这种理想引导着张道一先生的治学走向更高、更远的境界。

张道一主要著作:

《美术长短录》(论文集),山东美术出版社1992年版。

《造物的艺术论》(论文集),福建美术出版社1989年版。

《工艺美术论集》(论文集),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86年版。

《美在民间》(与廉晓春合著民间美术论文集),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1987年版。

《麒麟送子考析》(民俗艺术研究专著),台湾汉声杂志社1993年版。

《美哉汉字》(专著),台湾汉声杂志社1996年版。

《民间剪纸——介绍与欣赏》(专著),1980年。

《中国民间剪纸》(专著,日文版、英文版)外文出版社1986—1988年版。

《中国印染史略》(专著),江苏美术出版社1987年版。

《古代首饰》(专著),江苏轻工业局1974年版。

《风景图案》(专著),南京艺术学院1997年版。

《花边图案设计》(执笔),轻工业出版社1978年版。

《中国古代图案选》(图录),江苏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外国图案选》(图录),江苏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民间木版画》(图录),江苏美术出版社1990年版。

《民间印花布》(合编),江苏美术出版社1987年版。

《工艺美术研究》(第一集,主编),江苏美术出版社1988年版。

《中国民间美术》(主编),台湾汉声杂志社1992年。

《中国图案大系》(主编),山东美术出版社1993年版(6册),台湾美工图书社1995年版(12册)。

《工业设计全书》(主编),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版。

《中国民间工艺》(期刊,主编),1984年(已出17期)。

《艺术学研究》(丛刊,主编),江苏美术出版社1995年(1—2集)。

《美学与艺术学研究》(丛刊,与汝信合编),江苏美术出版社1996年(已出2集)。

《美术观察》1997年第4期

整理/李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