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
走向美育的完整
来源:cafa.com.cn  作者:周庆元 胡绪阳  点击量:1556  时间:2016/8/3 14:17:13

随着人的发展和社会的文明进步,人们对美的追求越来越高,学校美育的职责和地位也越来越凸显。教育部《全国学校艺术教育发展规划(2000年-2010年)》强调指出:“切实加强学校美育工作,是当前全面推进素质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的一项迫切任务。”完整的学校美育具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审美教育,就是把学生当作审美主体培养,使学生成为善于审美的人;一个是立美教育,就是把学生当作审美客体培养,使学生自身成为美的人。

一、美育实然:美的残缺

对美育的历史和现状作个简单考察,我们就会发现,从学生全面发展观看,美育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残缺。

1.美育的理论:半个月亮爬上来

席勒在《美育书简》中首次提出了“美育”(aesthetic education)的概念。《教育大辞典》开宗明义:美育“亦称‘美学教育’、‘审美教育’。使学生掌握审美基础知识、形成一定的审美能力、培养正确的审美观点的教育。”在“美育任务(tasks of aesthetic education)”这一词条中,表述审美观念的培养时强调“能使学生以更自觉的态度,主动、积极、正确地接受审美对象的美的信息”。《辞海》是这样表述的:“亦称‘审美教育’、‘美感教育’,是关于审美和创造美的教育。”《教育大辞典》(增订合编本)对美育概念的表述有所变化:美育“亦称‘审美教育’,使学生掌握审美基础知识、形成一定的审美能力,培养正确的审美观点,美化其心灵、行为、语言、体态,提高道德与智慧水平的教育”。这一定义的可贵在于,注意到了学生作为审美客体在“心灵、行为、语言、体态”方面的“美化”,但这个“美化”还只是审美活动对审美主体的“反哺”,不是教育直接主动的对学生心灵、行为、语言、体态美的培育,同时,这种“美化”的目标在于“提高道德与智慧水平”,而没能把它直接纳入“美”的目标,或者说把“美”看成了一个道德与智慧的附属物,否定了美育的独立性。杜卫的《美育学概论》把美育仅当做审美教育、美感教育的另一译名,其《美育学概论》中也没有给出美育的定义,其立论的基础也在于把美育看成是“审美教育”或“美感教育”。而在吴瑞裘等编著的《美育教程》中,根本就没对“美育”概念进行介绍,全书没有涉及对“美育”的理解问题,而直奔“中学审美教育”,无疑,他们已经将“美育”的逻辑起点放在了“中学审美教育”。而苏和平在《美育探源》一文中则是以“美育即审美教育或美感教育”为立论基础,并指出“这种称谓的规范出现较晚”,认为美育即审美教育或美感教育是一种规范称谓。周冠生在《美育的今天、明天与昨天》一文中,列举了对美育界定中四种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其中“最新、最有权威性的美育定义”是:“美育是运用艺术美、自然美、社会生活美培养受教育者正确的审美观念和感受美、鉴赏美、创造美能力的教育”。这实际上还是一种美育即“审美教育”、“美感教育”的观点。汤杰英通过对美育概念的广泛考察,认为美育概念“尽管具体观点实际阐述不尽相同,但作为提法却都采用审美教育”。她还注意到,在《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张念宏主编的《教育学辞典》、西南三校编《普通教育学》、李文庠著《简明美育教程》、南京师范大学编《教育学》等17种典籍和论著中,把“美育”直接称作“审美教育”。可见,理论界普遍把“美育”仅定位于“审美教育(美感教育)”。

所幸的是,陈建翔在《现代美育观念的演进》中对美育内涵提出了“审美”和“立美”两个维度。可以肯定,“立美”概念的提出意义是重大的,为美育开拓了应然的空间,但是他这里的“立美”仅是从品德和心理角度来观照的,是指“以美启真”、“以美储善”的“立美操作”和知、情、意诸结构按照美的规律综合协调发展的“立美发展”,他触及了“美育”的另一只眼睛,但没能将它打开,在内涵上仍是片面的。从“立美”的角度,没有看到在社会学和行为学范畴也本然地存在着一份美育的天地,也没有指出教育学方面的责任。尽管如此,“立美”这一概念仍然是值得捷用的。

人们之所以把“美育”仅定位于“审美教育(美感教育)”,主要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把“美”就视为“审美”,把“美学”也称为“审美学”,自从把西文“美”和“审美”概念引进的时候,就把aesthetic直接译作了“美”或“审美”。事实上,“美”是一种客观存在在人的意识中反映的结果,是aesthetic;“审美”是人作为主体对“美”的对象感受的过程,是aesthetic judgment。人们关于“美”的活动包含了美的感受和美的创造,美的创造虽然体现主体的审美品质,但并非审美本身。美的创造除了艺术创作,还有对主体自身美的建立,即“立美”(aesthetic formation),尽管“立美”直接受“审美”的影响,但它仍是一个独立的“美”的活动过程。与此相应,“美育”就存在着“审美教育”和“立美教育”两个维度。尤其重要的是,教育作为培养人的活动,要非常重视从美学角度(而不是从思想品德角度)对学生自身美(心灵、语言、行为、仪表美)的培育,要切实关注并重视“立美”教育。当前的美育理论,仅仅让我们看见了美育作为“审美”的半个月亮,我们还期待美育作为“立美”的另一半也一同爬上来,让一轮满月照亮我们的教育世界和生活世界!

2.美育的实践:半江瑟瑟半江红

美育在学校教育中一直是一个薄弱的环节。除了美育在指导思想、管理机制、师资、设施等要素的不足外,在美育观念、课程设置、课程实施、教学过程等方面都存在着偏差。一是美育认识的片面性。在理论认识上,对学生美育的单维度;在课程观上,只注意了艺术教育课程对于美育的意义,没有注意文学课程、体育课程、德育课程及其他课程对美育的意义;在具体教育教学实践中,以音乐、美术代替艺术教育,以艺术教育代替美育,没有形成综合美育的观念和课程体系,更没有在“立美教育”方面设置必要课程。二是美育地位的边缘化。美育在学校教育中的地位始终是处于边缘地位,最狭义的美育课程(音乐、美术)也仅在低年级开设,许多学校到初三就不再开设此类课程。低年级的美育课程也还没能真正走向美育.还处于一种“乐教”层次,甚至还没有达到“乐教”,因为课程的实然地位,使得学生、家长并不关注或者说并不普遍关注这一方面的发展,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也不高。国家对美育课程规定的课时量就少,即使这样,许多学校还开不足课时。美育课程教育目标达成没有量化指标,教学评价难以把握,在学生素质评价中容易被忽略。三是美育的精英化。在当前基础教育中,对美育认识存在一个很大的误区,这就是把美育看成狭隘的特长教育,学生学声乐,器乐、美术、舞蹈,教育的价值取向不是为了培养其美的内涵,而是为了作为职业与生存的需要。在教学实践中,对美育来说本来就偏颇的艺术教育往往不是面向全体学生,而成为面向极少数学生的“特长教育”。艺术教育更倾向于技艺教育,失去审美教育的原本意义和作用,也消解了艺术课程的普遍美育意义,形成了“艺术教育不艺术”、“普通教育不普通”的局面。

二、美育应然:一双亮丽的眼睛

对美育实然的分析,让我们看到了美育在学校中的残缺、在学生中的残缺,如何建构完整的美育,推进学校完整美育的发展,我们还需作理论的深思。

1.美育之“双眸”

分析美育理论,首先要思考的就是“美育的职责和任务是什么?”毫无疑义,其宏观职责就是与德育、智育、体育等一道完成“育人”的目标,为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服务。其分解任务就是实现对学生“美”的培育,促进“美”的素质的发展。“审美素质”不等于“美的素质”,它只是“美”的素质的一个方面。一个人既是一个审美主体,同时也是一个审美客体,一个被审美的对象。学生“美”的素质包含了审美水平(对“他美”的感知)和立美水平(对“己美”的塑造),这是以人格为核心的内在美和以形象、语言、行为等为表现的外在美。这就要求一个人不仅要善于“审美(aesthetic judgment)”,要具有审美能力,能够拥有审美知识,能够欣赏美的事物,能够形成自己美的观念,能够在享受美中享受生活;同时,还要善于“立美(aesthetic formation)”,在创造美中创造生活,把自身建设成为一个“美”的人,让他人感受你的美,用自己的美去美化世界。这样,对美育就应该完整全面地观照,就必须从“人”作为审美客体和审美主体两个维度去加以认识和把握,美育就必须从“审美教育”和“立美教育”两个方面去实施、去追求。美育拥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一只是“审美教育”,山只是“立美教育”,闭上任何一只,美育都将是不完整的,由此教育出来的学生也将是不完美的。

2.美育之树

完整美育到底包含了哪些内涵要素?各要素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我们从美育的“审美教育”(作为审美主体)和“立美教育”(作为审美客体)两个维度来对“完整美育”的基本内涵作些结构分析。从美育的审美教育维度看,美育的内容包含了审美知识、审美能力、审美心理三个方面,其中“审美心理”包含了审美需要、审美情感、审美意识、审美倾向等,这正是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了的部分。从教育的视角看,美的创造(如艺术创作等)是审美知识、审美能力和审美心理的应用和实践,可以不单独分析为一个要素。从美育的立美教育维度看,美育的内容则包含了形象美、语言美、行为美和心灵美四个方面内容,如此分层结构形成了“美育之树”。其之间的关系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1)立美教育和审美教育的统一构成完整美育内涵;心灵美作为个体内在的美,属于立美范畴,而不属于审美范畴。(2)立美与审美是相互联系和相互影响的,审美诸要素直接影响立美诸要素的形成,个体通过不断的审美活动涵养心性,可以把世界外在的美内化为个体美的素质;立美诸要素表现出人的审美水平(包括审美知识、审美能力和审美心理),没有较多的审美知识、较强的审美能力和恰切的审美心理,个体的形象、语言、行为就不会体现出美的气质来。(3)心灵美影响形象美、语言美、行为美的形成,形象美、语言美、行为美是心灵美的直接表现。(4)心灵美对审美的诸要素有直接影响。审美诸要素对心灵美的形成有直接的影响,即“以美启真”,“以美储善”,通过审美活动,能够促进心灵的“真”和“善”的形成。

3.“立美”之关注

美是人的存在方式。马克思关于“人也是按照美的规律来塑造”自己的论断正揭示了人的“立美”意义。“立美”就是在审美过程中把世界的外在美内化为个体自身内在的美,一种真和善体现的心灵之美,一种知、情、意的协调之美,“立美”的途径主要还是通过审美活动来实现。事实上,“立美”的途径应该是多样的,比如从道德教育角度、从行为学的角度,也是可以塑造个体的美。虽然“美”可以“启真”,可以“储善”,道德的“真”、“善”本身就透射出社会美和伦理美,人自身体现出来的这种社会美、伦理美正是美的重要组成部分。“立美”就是建立和形成自身内在美的品质,并以此达成个体自身的外在美,使个体的人以美的方式存在,以美的方式立身于世,以美的方式交往与生活。美育的责任,不仅要使学生掌握美的知识、增强审美能力、形成正确的审美观,而且要促进学生从内心世界到外在表征都符合美的要求,使学生成为全面和谐发展的“美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立美”对学生的作用比“审美”更为重要。“审美”是一种个体以主体身份对世界的观照,更多地是个体精神层面的建构和提升过程,是个体文化心理结构的形成过程,也是个体对世界美的感受过程,这是一种独立自由的活动过程;而“立美”的内涵包括心灵之美、形象之美、语言之美和行为之美,是一种社会性内涵,关乎他人,能给他人产生具体影响,是在社会交往中才能体现美的意义的,因此,也是受社会规约的。它既是个体自身内在精神发展的需要,具有一定主体性意义,更要符合社会需要,使主体之美与社会要求相和谐。所以,“立美”的活动过程是一种约束性活动过程。对一个具体审美对象,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审美立场和观点去评判其美丑,但一个人的“立美”请要素要通过他人和社会来评判其美丑。同时,个体自身的美是建立在个体综合素质上,“立美教育”比“审美教育”也更难以把握,更难于达成,因而“立美”也就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注。

三、美育课程:物我两相依

讨论学校美育,最终将落实到美育的课程。过去单一维度的美育观引导着单一性的美育课程,这里提出的双维度的美育观必然引导双方向的美育课程,也就是说,“立美教育”与“审美教育”都需要在课程上获得表达方式,使美育在学生“物美”体验与“我美”塑造两个方面都获得促进。

1.完整美育与完整美育课程

完整美育就是包含了立美教育和审美教育的美育,它不仅要重视培养学生的审美认知、审美能力、审美观,培养学生学会认识美、感受美、创造美,而且要重视按照美的规律塑造人,使学生成为具有内外兼美的高素质的人,把学生培养成真正“关的人”。完整美育必须有与之相应的完整美育课程来实施,既要建立健全“立美教育”课程,又要完善“审美教育”课程,让美育的每一个要素都有与之相适的课程。走向完整美育课程,首先,要树立全面美育课程观。学校教育工作者都要增强美育意识,认识到美育的实施依赖于学校教育的各个环节,耍充分认识在德育、智育和体育中,甚至在一些隐性课程中,也包含了丰富的美育课程内涵。比如《中小学生守则》作为一种德育规范,其中充满了美育意义,我们过去以德育的身份实施教育的“五讲四美”也正是一种美育形式,科学中,充满了自然美和科学美;文学中,充满了社会美和艺术美;体育中,也充满了自然美、社会美和艺术美;校园文化中,则充满了环境美和文化美。增强美育意识,树立全面美育观,就能充分挖掘和发挥美育资源,使美育进入综合育人状态。其次,要认真落实素质教育。要全面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提高普遍美育意识,高度重视美育的普遍性,防止精英化、专业化教育倾向,按照国家要求,把美育落实到每一个学生之中,确保美育目标的实现。另外,要加强完整美育课程建设,完善“审美教育”课程,建立“立美教育”课程。一是要切实提高美育课程在学校教育中的地位。美国政府以法律形式通过了《2000年目标:美国教育法》,把艺术课程作为美国基础教育中的核心课程,使艺术教育在美国学校教育中的地位得到了强有力的保证。我国的美育课程也应当在国家政策层面上和学校管理层面上提高其应有地位,把美育课程纳入核心课程,加大课程强度。二是要大力开发美育课程。要逐步形成包括文学、音乐、美术、电影、戏剧、舞蹈、雕刻、造型、科技艺术等美育课程要素在内的“审美课程”体系,逐步建立包括形体、艺术体操、礼仪、伦理、朗诵与演讲、服饰、行为美学等美育课程要素在内的“立美教育”课程体系,逐步完善美育课程。

2.艺术教育课程与美育课程

艺术教育与美育有着密切的联系,也可以说有很大的一致性,但二者又有显著区别。艺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内容和途径,包括了审美素质的培养,也有助于“立美”形成,但艺术教育还包括了对思想道德素质、科学知识素质等非审美熏质的培养。艺术教育是一种综合素质的教育,美育则主要是以“美”为全部教育内涵,价值更为专一。美育是不能取代艺术教育的,否则,就消解了艺术教育的多元价值;同时,也不能以艺术教育取代美育,否则,就局限了美育的内涵及实施途径。与此相对应,艺术教育课程与美育课程的关系也趋于一致。艺术教育课程属于美育课程的一部分,而且是审美教育课程的主导课程。现有的艺术教育课程门类比较多,这些课程具备了丰富的美学内涵,集聚了丰富的美的形式,指向了较高的审美要求,具有丰富的审美价值,美育的诸多任务都可以通过艺术教育课程来实现,此为两者的共性。艺术教育课程具有更高的美学层次要求,它们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是对生活美学的进一步提炼、概括与抽象,在内涵上更多地走向精神性追求,是一种高层次的美育内涵和美育途径。美育课程比艺术课程天地更为广阔,种类更为繁多,不少美育课程层次要求没有艺术课程高,许多的美育课程尤其是一些“立美教育”课程,与生活贴得更近,以日常生活中的美熏陶、提升学生美的涵养。不少美育课程还直接与其他素质方面的课程紧密相连,比如与道德教育课程相和谐,礼仪、伦理美学、行为美学等兼容了德育和美育功能;与体育课程相和谐,如形体、健美、体操等;与智育课程相和谐,如语文中的诗歌、散文、戏剧等。也可以说,美育既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的课程,在很大程度上也寓于各类素质教育的课程之中。对待美育课程的态度,应该既充分关注其独立性,加强美育课程开发与建设,推进美育课程专业化,同时又要充分关注美育与其他课程的血肉联系,树立宏观美育观念,充分挖掘和利用一切美育资源,让美育具有广阔的生长空间。

3.完整美育课程的规划

当前,美育的尴尬在于几乎没有自己独立的课程。作为美育主导课程的艺术教育课程也有“独立”倾向。况且,在当前我国基础教育中,仅以基础音乐、美术担纲的艺术教育课程又是如此地少,课程地位又如此软弱涣散,美育就更是空中楼阁了,这正是我们加强美育课程规划的重要和紧迫的缘由。美育课程是一个整体系统,通过对“审美教育”课程与“立美教育”课程的开发与建设,将产生一大批走向专业的美育课程。作为基础教育,学生必须学习包括德育、智育、体育、美育在内的多方面课程,不可能对美育所涉及的科目都放到学校具体课程安排中去。因此,必须在加强课程开发的同时,又要加强课程的规划和管理。首先,要加强美育课程的层次规划。美育也具有一种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培育过程,课程建设要具有层次性,要按照学生的认知和体验在生理与心理的相适状态,开发适于从幼儿教育到高中教育不同层次的美育课程,这是美育走向光辉明天的重要基础。要在教育政策上作相关要求,对学生基础教育阶段持续开设美育课程,确立各阶段具体美育目标,使美育课程成为基础教育阶段常规课程。其次,要加强美育课程的整合。美育课程得到充分开发以后,这些课程将涉及多个领域、多个科目方向,也可能会比较繁琐,如前所列的文学、音乐、美术、电影、戏剧、舞蹈、雕刻、造型、科技艺术,形体、艺术体操、礼仪、伦理、朗诵与演讲、服饰、行为美学等,如何将这些美育课程要素科学规范地又尽可能完整地融入课程、进入课堂,这就需要进行课程整合。当前的课程建设,把音乐、美术等课程综合为艺术教育课程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不只是突出了艺术教育要求,也为课程科学进入课堂找到了一条新路。美育课程整合要找准核心课程,依托核心课程来扩展美育职能。比如,对立美教育课程来说,加强礼仪课程的整合,增强其包容性,扩大课程内涵,它就可以执行多种美育课程的职能,在综合培养学生形象美、语言美、行为美方面起到应有的作用。另外,要加强美育课程实施与监督。课程规划最终落实到课程实施,要规范、规定美育课程时量,建立健全美育课程评价指标体系,把美育实施情况作为重要指标纳入学校管理评价系统。要依托宏观的素质教育,制定相关教育法规,加强教育执法监督,监督学校教育实施,落实美育目标。

原文载于《教育研究200603

整理/李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