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
博物馆建筑新面貌与观众的体验
来源:cafa.com.cn  作者:李雨阳译  点击量:1246  时间:2016/7/6 22:47:27

一件艺术作品最终呈现给观众之前需要经历艺术家的精心设计创作、博物馆耗费巨资购买的过程。那么,博物馆观众一般会在一件艺术作品前驻足多久呢?最新调查表明大约是28秒。虽然观众们参观博物馆的方式与十五年前相比可能有所变化,但是这个数据却与过去基本一致。并且,今天来参观的观众们不仅是到博物馆来欣赏艺术品,还有很多是为自拍而来。

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人们参观博物馆的形式在发生变化。到底是什么在主导潮流:是观众们的需要还是策展人对展览的想法?不管怎么样,博物馆在不断扩建。据《艺术新闻》报的一项调查显示,自2007年以来,博物馆界已花费了89亿美元用于扩建,其中大部分是美国的博物馆。如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在扩建之后于最近重新开馆,博物馆共筹集了3.05亿美元的扩建经费,展陈面积扩大至过去的3倍,(很自然地,博物馆许诺会为观众开发一个应用程序)。其他也在扩建中的博物馆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及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这其中当然还包括了举世闻名的展示现代艺术的泰特现代艺术馆。

全新扩建后的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

博物馆扩建的原因有很多,当代艺术,特别是装置艺术与传统艺术相比需要更多的空间,而且修建一个崭新的博物馆比装修旧馆更容易筹得资金。亿万富翁们当然希望他的收藏在捐献给博物馆后能让所有人都看见。过去传统的展馆容易让人们联想起旧时代的艺术家们大多数都是西方白人男性,而收藏家往往有着资本家的背景,大多通过他们不择手段获得的金钱来购买这些艺术品(这些现象也许仍然存在)。如今博物馆的目标是想要吸引更多的背景不同的人前来博物馆学习、社交和娱乐,因此博物馆需要更多举办活动的场所、音乐厅、电影院和纪念品店。泰特现代艺术馆无疑是众多扩建工程中最吸引人的一个项目,位于泰晤士河边的新馆已在6月17日开馆,泰特现代艺术馆雄心勃勃地想要重新定义21世纪的博物馆。

即将开馆的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的扩建部分

泰特现代艺术馆过去就被认为代表着一场文化革新。它建于2000年,坐落在比较破旧的泰晤士河南岸地区,建筑的前身是一个废弃的发电站。其三层的建筑中收藏了数量巨大的1900年以后的艺术品并提供了巨大的艺术空间展示艺术家的定制艺术作品,这些艺术家包括路易丝•布尔乔亚、艾未未和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受艺术馆的影响,许多居民陆续迁入也使这一区域重焕生机。重新改建的泰特现代艺术馆成为了英国千禧年蓬勃发展的标志。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外景

但是,博物馆的年接待量已经超过了500万人次,是当时设计预想的两倍。高峰时期,观众人数甚至多得无法令人安静地欣赏艺术。尽管观众参观博物馆并不仅仅是因为艺术,甚至艺术都不是主要原因,人们也许更多是因为这个博物馆的名气而来。虽然博物馆的临时展览一直都很受欢迎,但是展览选取的艺术品和布展的方式却让人迷惑和失望。尽管如此,这个博物馆还是非常受国际游客欢迎。在伦敦这个非常昂贵的城市里,免费的博物馆无疑也受当地人的欢迎(像英国的大多数国立博物馆一样,泰特现代艺术馆常设展览对观众是免费的)。所以,为了适应更多观众的需求,泰特现代艺术馆的馆长决定扩建展馆,此项目将会为博物馆增加百分之六十的空间并且以后可以围绕其附近修建公共广场。

泰特现代艺术馆的馆长Frances Morris

泰特现代艺术馆还向观众保证会改变其展品陈列模式,将重点反应艺术界的变化和新潮流,而且将不仅仅局限于展出那些来自于巴黎、纽约和伦敦的艺术家,另外还会加入更多媒介的作品。扩建的另一个侧重点就是要加入更多的观众体验模式,诸如音乐和舞蹈表演。

在一次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泰特现代艺术馆的馆长Frances Morris宣布博物馆将“从一个观众们前来欣赏艺术的博物馆变成一个更加关注合作、对话及参与的博物馆。”扩建部分的楼层图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在这个共10层的建筑中人们将可以在顶层俯瞰博物馆、一层专门用于餐厅、一层用于讲座和活动、另一层用于酒吧和礼品店,艺术品只会占据3层的空间。

泰特现代艺术馆礼品店

而代表这次扩建精神核心的无疑是“泰特交流”区,这个区域也将占据一整个楼层,提供教育工作坊活动和供人们讨论的空间。Morris馆长将其描绘成一个“可以随时加入的、经过精心设计的空间。为所有想要聆听一场讲座或是想和相似想法的人群对话的观众提供一个空间。”博物馆在设计时还采纳了当地观众的意见,建设了儿童艺术中心和广播电台。

人们往往通过观众的人数来判断展览或扩建是否成功,但事实上还有很多其他因素都需要考虑:包括展览对于观众思维的影响和对于当地艺术家创作提供的灵感。但是这些因素是很难量化的,因此对于馆长们来说他们最看重的还是参观人数。

也许博物馆应考虑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赢得大众的喜爱。那些希望博物馆仅仅是像传统庙宇一样陈列艺术品的想法显然是过时了。在英国,这个问题还和阶级意识有关,因为很多博物馆的建设目的都是为了教育各个阶层的公民,因此一个博物馆的领导,像泰特美术馆的馆长,如果不想办法去创造一个欢迎所有人的空间就将会受到公众的指责。

艺术批评家Hal Foster对于现在博物馆像雨后春笋般扩建的速度提出了质疑,他认为这些头晕目眩的新建筑可能让人们忽略了博物馆内的艺术品。他在去年写给《伦敦书评》的文章中指出“如今博物馆们似乎仅仅想建好一个漂亮的外壳然后让艺术家们填补内部的空间。”Foster还指出:“博物馆似乎认为他们可以通过这些表演活动唤醒观众。观众们从一开始就被错误地认为是被动的,博物馆似乎不给观众们安静欣赏的机会,就像家长督促孩子一样督促观众。”

在一些讨论博物馆参观时间的学术文章中,专家们描述“欣赏艺术就像吃饭一样,有些人选择‘只是尝尝’(就像是只看一眼艺术品);有些人选择‘吞下去’(那些在艺术品前驻足28秒的);还有些人选择‘品鉴’(那些选择驻足超过一分钟的)。一张自拍照允许观众们不费心地观察艺术品,但是真正欣赏艺术需要观众们互动、聚精会神和思考。当博物馆馆长们在开发“互动空间”和“博物馆应用程序时”,虽然听起来很时尚,但是却也给人一种希望艺术会更容易被理解、更让人放松、或是更像是上网娱乐一样的体验。

泰特现代美术馆包含世界各地艺术的做法值得表扬:包括接受惊险的体验艺术、接受那些人们不熟悉却有价值的作品。艺术应该兼容并蓄,艺术并不总是鼓励参与,受大众喜爱,也不一定总会和我们息息相关,博物馆也应该如此。

原文载于湖南省博物馆官网译自《纽约客》

整理/李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