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油画中国风——董希文艺术思想与创作实践体系的再认识(12)
来源:  作者:  点击量:759  时间:2010/2/2 10:01:33

五、民族形式—油画中国风的理论主张

1957年1月,《美术》杂志刊发了董希文的文章《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到油画中国风》。在这篇文章里,董希文提出了“油画中国风”的理论命题。这篇文章实际上是董希文于1956年八九月间文化部在中央美术学院召开的“全国油画教学会议”上所作的长篇发言。油画中国风的提出,完全可以看做是董希文关于中国油画发展的理论主张。这当然也是董希文长期的艺术实践和理论思考的阶段性的高度总结,是认识和理解董希文艺术体系的关键所在,因而在董希文的全部艺术创造中具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董希文在文章中当头提出:“今后,我们不仅要继续掌握西洋的多种多样的油画技巧,发挥油画的多方面的性能,而且要把它吸收过来,经过消化变成自己的血液,也就是说要把这个外来的形式变成我们中国民族自己的东西,并使其有自己的民族风格。油画中国风,从绘画的风格方面来讲,应该是我们油画家努力的最高目标。”董希文所指出的这个目标是非常明确的。为什么油画中国风是油画家努力的最高目标,也就是油画为什么要追求中国风呢?董希文虽然在文中没有集中的充分论述,但在行文中也言简意赅地说明了内在的原因。

董希文认为,“首先应该说作者是一个中国的画家,描写的是中国现实的生活,而且画出来的东西是给中国人自己看的。同时,现实生活不论如何变化,仍在继承并发扬着传统的生活形式”。这实际上是董希文从油画的表现内容—描绘中国的现实生活与油画的表现任务—给中国人看的角度,论述了油画应该要有中国风。其次,董希文认为,“中国画家与中国读者,两者对于现实生活的看法和想法不管如何变化,总不能不是中国的。并且他们的思想感情里面总包含着许多对于艺术上传统的想法和看法在内”。这就是说中国人总归有中国人的思想感情,并且有共同的审美欣赏习惯。这就决定了油画要适应并反映中国人的思想与审美。第三,董希文说:“油画民族化对油画来讲,不仅是油画的发展,而且重要的是吸收了外来的,把自己的民族艺术加以发展。”这就是说,油画民族化的重要目的是为了发展中国的民族艺术。这是董希文主张油画中国风的思想核心。他的这篇文章着重谈的正是如何继承与发展民族绘画在表现方法上的问题。董希文对中国绘画在表现方法上的优良传统和特点做了深入的总结和概括。实际上,还有一点董希文没有谈出的,但已经明显表露在他的言行中,那就是他对民族文化的自尊、自强、自信、自觉的精神追求。他曾经告诫学生:“作为中国人,虽然学外国来的油画,但最后要有自己的面貌和民族风格,才能在世界上有自己的地位。” 

在董希文看来,只有油画民族化,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的不同于西方艺术表现形式的民族风格,才有我们的独特价值和对油画艺术的真正贡献,才能在世界的油画艺术舞台上赢得我们的一席之地。这是董希文作为一个现代知识分子自觉担负的无比可贵的时代责任和文化上的清醒选择。归根结底,董希文认为,“因为我们究竟有我们自己的生活情况,我们有我们中国人民的欣赏习惯和对艺术的独特的爱好,我们有我们民族自己的艺术优良传统的继承与发展。中国画家应该有中国画家自己的气质,自己对于生活的想法、看法和表现法” 。这就是董希文为什么要提倡油画中国风的精神实质和根本目的之所在,不可谓不深刻、不清醒和所具有的文化意识上的自觉。

油画究竟怎样才能形成民族化的特点呢?董希文从绘画风格方面先提出了一条途径:“要创造民族形式的绘画,应该继承与发扬民族绘画在表现方法上的优良传统。”“为了要从我们民族绘画中去接受优良传统,那就需要我们油画家在研究多样的油画技巧的过程中,同时还应该以极大的努力去理解自己的传统的东西,不论自己来画也好,或者多欣赏也好,加以研究分析也好,总之我们应该多接近它,熟悉它。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建立起对于自己民族艺术的感情,和应有的知识,才能够使一个油画家的血液里充满了自己民族的传统的因素。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把外国的油画技巧吸收过来,融合了自己的血液,变成真正自己的东西。” 由此,董希文在文中对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发表了自己的系统总结和概括。

比如,他认为,一、在认识对象、表现对象的主客观关系上,中国画不是客观主义地模拟自然,而是在认识客观的基础上对客观对象加以主观的肯定,即“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表现上具有画家的感情、个性和特有风趣。二、在表面现象与本质的关系上,中国画不满足于表面现象的模拟,而是重视表现对象的本质—对象的内在特征和其外在的表现(运动规律)。由此产生各种表现笔法,要见笔、笔笔传神,一笔下去就要求形体、质感与生命三个因素的结合,做到形神兼备。三、在造型上,不重可变的光,而重不变的形;在色彩上,不重色彩的光色变化(条件色)而重本色(固有色)。四、在艺术手法上要求提炼、概括。它表现在造型上就是线的运用,线是中国造型的基本方法;它表现在色彩上,就是色彩的装饰风。对复杂的色彩进行归类、概括,在强烈的固有色对比中取得和谐(装饰风不等于色彩的浓重,装饰风色彩也有很多是温和和静穆的。色彩的运用,要根据创作的主题思想和画家的生活感受决定)。它表现在内容取舍上,就是不画无用的东西(如在花鸟、人物画中大胆地不画背景,可使观者发挥想象)。五、中国画重画理、重规律、重作法。在作画中重层次,重步骤,重作法,有条有理从容不迫地去表现对象。六、中国画重意境、情调(如山水画的意境、情调),重描写对象的精神气质(如人物的精神气度、神采风韵)。七、中国画不平均对待对象,不平均使用绘画中各种构成因素,包括夸张、变形、重复等艺术手段,以更加有表现力地表现主题。八、中国画具有肯定、明确的特点(不似是而非,不模棱两可)等等。

总之,董希文认为,中国画家的描写现实绝不是满足于表面的自然主义的摹仿,而是从自然现象中加以概括、提炼,做到以形神兼备的方法去创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