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汉服
来源:  作者:  点击量:519  时间:2010/3/9 9:46:14

现在喜欢搞名人效应,先有十博士联名抵制圣诞节,后有十博士叫板于丹。十名还不够,又冒出百名来了,百名院士推荐国花,不知这些院士是否都是生物或植物学的,怎么有闲心管起国花来了。后来又是百名学者建议北京奥运会采用“深衣”汉服作为礼仪服装,还让运动员着汉服入场。据说这百名学者来自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南京大学、四川大学等等,不知是开了一个会,还是有人找着他们签名。我原来以为汉服是汉朝的服饰,前些年不是冒出一个唐装吗?现在才知道,汉服不是汉朝,而是汉人。
 
如果是汉朝,我就会想起马王堆,裹在那死老太太身上的帛衣应该是经典的汉服吧,不过那都是达官贵人的服饰。马王堆出土的还有一些木俑,木俑是侍候贵族的下人,身着“深衣”,也就是汉服了,红色的斜襟,黑色的衽袍,实在是不好看。在各地的汉墓出土的陶俑或木俑都是这种服饰,估计在汉代就是很流行的服装了。汉朝的服装叫深衣,汉服并不是深衣,而是汉人的衣服,那就包括了唐装、宋装、明装,元装可能有蒙古因素,不算纯粹汉装。汉人应该是现在的汉族人,因为古代的长江以北怕是没有多少纯种的汉族人了,胡人的服装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汉人,不得而知。西人历史学家汤因比说,中国社会几千年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消失。他说得有些夸张,意思是说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单看服装的话,依我们的知识是很难看出汉代的服装与明代的服装有什么大的区别,估计那些拍古装连续剧的导演在服装上也不用太费心,刚刚拍完大汉天子,又可以拿着那套服装去拍大明天子。中国这个社会没有外力的强力入侵怕是难得变化,清兵入关算是外力了,清服不知算不算汉服,满人肯定不是汉人,但满族不也是爱我中华的五十六个兄弟姐妹的一员吗。旗袍肯定是我们的民族服装了,虽然出自满服或清服而非汉服或深衣,如果我们的女运动员穿着旗袍出场,虽有冒称汉服之嫌,那还是很漂亮的。如果男运动员穿清服就不太像样,瓜皮帽、马褂长袍,像个跑堂的。有人以为,清服没留传下来是因为辛亥革命反满复明,其实不然,清服还是留传了很长时间,毛主席去安源的时候也还是穿着清式的长衫,我们小的时候还可以看到戴着瓜皮帽,穿着长棉袍的老人。60年代末我们下农村时就看不到长袍马褂了,在办阶级教育展览时,画那些老地主、地主婆都是典型的清服。服装也是有阶级性的,地主富农是封建社会的残渣余孽,他们的穿着打扮也随着他们的消亡而带进坟墓了。

问题是清服是我们直接继承的传统,甚至是我们经历过见识过感受过的服饰,为什么不把清服改造一下做成汉服呢?满人毕竟不是汉人,汉服也不是汉朝的服饰,其实真正把汉服宋装唐装拿出来也不见比满装好看,更何况还真不知道那些装是什么样子,除了墓里出土的,墙上画着的,那不是达官贵人就是仙风道骨。还有就是餐厅宾馆里的服务员小姐,不知是着的汉服还是唐装,但怎么看都像村姑,总不至于一身村姑打扮在奥运会出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