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油画中国风——董希文艺术思想与创作实践体系的再认识(14)
来源:  作者:  点击量:864  时间:2010/6/22 10:04:15

六、董希文艺术思想和创作实践体系的时代贡献及其意义

董希文的创作实践和艺术思想在新中国建立初期的50、60年代所产生的影响是有目共睹的。经过历史的是非曲直,在我们对艺术的认识越来越走向深入的今天,回顾过去,已经能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董希文的艺术所显现的难以估量的价值。尽管在有些人看来,还有不少的问题需要继续讨论,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因为任何真诚的讨论,都会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加深对问题的认识,接近真理。但是董希文的艺术对于时代和历史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更是不容抹杀的。董希文的历史功绩至少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董希文的艺术创造和艺术思想鲜明地反映了时代的生活和时代的精神。如前文所述,董希文的艺术创造全部来自于现实的社会生活,始终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这是毫无疑问的。并且董希文非常注重作品中的思想性,可以说他的艺术创作都是围绕着发现和提炼有意义的思想内容这个主线而展开,就是风景写生也不例外。因此,董希文的艺术创作就不可避免地具有了十分明显的政治意义。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正是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所追求的。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董希文作品中所显现的明确的政治意义,并不是董希文从政治的需要和政治的意识形态出发去主观刻意追求的结果。相反,他是从实际生活的感受出发,真诚地去反映现实生活,出于新旧社会的强烈对比,他由衷地赞美新的生活,赞美新生的祖国,这是他全部创作的主旋律。比如他画《春到西藏》,实际反映的是从四川康定到拉萨的康藏线的建成通车这个当时重大的社会事件。《帕里青稞丰收》反映的是西藏民主改革后,帕里地区试种青稞喜获丰收的重要的社会喜讯,因为过去奴隶主是极力反对在帕里种青稞的。“当海拔四千五百米的世界第一高城帕里试种青稞获得丰收的喜讯传来时,董希文(同行的还有吴冠中、邵晶坤)是不畏艰辛地攀登到喜马拉雅山东部的山脊,到帕里去写生。”[ 陆拂为:《高原新貌画题多—访从西藏旅行写生归来的几位画家》,载《人民日报》1962年3月16日。]建国初期的新中国,民族获得独立,社会情绪昂扬向上,人们普遍赞美新中国各行各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同时也需要反映这种巨变的文艺作品,激发人们以更加昂扬的热情去建设美好的新生活,这就是时代的精神的召唤,也是这个时期的政治气象。董希文从生活出发,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生活的巨变,自然地契合了时代的精神,因而也就具有了鲜明的政治意义。特别是他所追求和倡导的油画民族化的艺术实践和理论主张,更是应和了民族自尊、自强的民族社会心理,因而是这一时期民族精神的典型反映,成为突出的代表者。当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社会开始批判极“左”思潮,特别是受现代主义影响的很多论者,批评在“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文化环境中产生的或政治意识形态产物的艺术作品及只具有政治意义的创作时,董希文的艺术创作经受住了这个思潮的冲击,而且越显珍贵。因为董希文的作品首先是现实生活的真诚反映,具有真挚的情感以及健康的、乐观的、强有力的民族精神,他从没有因政治的需要而玷污自己的心灵去虚构和粉饰生活。所以他的作品并不因为具有政治的意义而遮蔽他的反映时代精神的价值,更未因此而影响他风格鲜明的艺术价值。如果一定要举出一个能代表50、60年代时代气象的画家,那么这个人只能是董希文。正如袁运生所评价的:“在蔚为大观的画家星群里,以其气度恢宏的作品阐释了时代的精神而又富于中国风格的油画家,首推董希文。”[ 袁运生:《董希文的艺术精神》,载《董希文素描集》,广西美术出版社1998年版。]这就是董希文对于时代的首要贡献。

第二,董希文以自己的艺术实践提出了一个时代的课题,并做出了出色的回应。1953年,董希文创作完成的《开国大典》获得成功,画中所采用的民族表现形式更是得到广泛的关注和赞誉。从实质来说,这个民族的表现形式实际上是由于开国大典的影响而在民族和时代的高度上被人们所认识、所赞誉的,同民族独立的意义联系在一起,因而这个民族表形式就具有了时代的意义。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董希文提出了一个时代的课题—对油画民族形式的追求。很显然,这个课题得到了当时社会和艺术界的广泛赞同,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普遍性的意义,也就是油画要民族化获得了普遍的共识。当然,在如何实现民族化的问题上,当时还有不少的分歧,但这是学术上的争论。而且原苏联的艺术创作模式产生了笼罩性的影响,这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油画民族化的深入发展,没有使其成为真正普遍意义上的艺术实践。但这并不影响油画民族化成为当时讨论最多的一个课题,这些讨论在多方面加深了人们对油画民族化问题的认识。无论怎样,董希文所提出的这一极具创造性的具有新鲜活力的探索课题,在单一的原苏联模式的环境中,丰富和拓展了人们对油画艺术的思想认识和油画发展的艺术空间,使人们认识到油画创作所具有的多种可能性,从而引发后来更多的艺术实践,这在一定程度上冲破了时代的局限,成为超越时代的前行动力。董希文自己在油画民族化的道路上,先后创作出了一系列备受人们关注的油画作品,极大地丰富了油画的艺术表现语言,非常出色地回应了自己提出的时代课题。这批作品成为了那个时代探索油画民族化的经典。这就是董希文在艺术创作上对时代做出的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