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丁肇辰:交互性媒体墙面的发展趋势
来源:cafa.com.cn  作者:丁肇辰  点击量:059  时间:2012/9/3 9:22:29

摘要:如今传统的信息的输出媒介已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在新媒介数字传播环境下,建筑墙面作为一个超大型“显示屏”也就充当起信息输出媒介这一新角色,由此 “媒体墙面”这一新兴名词得以诞生。这种作为信息化传播的新型建筑外墙,正在以类似网络超链接的速度,进行多元化混合传播。而本文主要就媒体墙面的发展现状以及趋势进行分析讨论。

关键词:新媒介 媒体墙面  建筑外墙 数字娱乐

一、媒体墙面的产生

引发媒体墙面的产生的历史背景,需要追溯到上世纪的光影剧场的风行,以及建筑师对于建筑外形的两方面因素。在过去几千年,建筑的外表在建成之后,需要等待非常久的时间才有可能发生变化。而在数字化信息时代的今天,建筑材料技术的突破以及新兴媒介的问世,建筑墙面转化成为一种大型多维度图形输出设备,一种可以展现丰富信息内容的媒体墙面。

表演艺术家的奇想

论及媒体墙面与光影剧场的关系,首先要谈及的是一个经典的媒体墙面案例《体‧映‧戏 2003》(Body Movies 2003),这个作品由加拿大知名新媒体艺术家 Rafael Lozano-Hemmer 设计完成。设计师在广场上将非常强的投影光束从三十公尺高的升降塔上打在一块约一千两百平方公尺的互动投影幕上,站在影幕面前的人会在互动影幕上投射出自己的影子。这些影子能够根据人与灯光距离的远近产生从2米到22米不等的高度变化。最后在整个投射影幕上会有大小不一的各种影子形成极富创意的影子画面。由于这个装置,既有极高的娱乐性,而又简单大众,因此吸引大批路人参与其中。

而这一作品的灵感来源,是荷兰画家如林布兰的一副名为《影子舞 1678》(Shadow play 1678)的画。这幅画是关于影子成像的一个透视技法。从这幅画中,不难理解这是一个由影子构成戏剧剧场,而设计师就是将这个影子剧场从室内搬到了户外,将戏剧的导演权交到了参观者手中。

媒体墙面,究其本质,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奇特的剧场形式。墙面就是一个大型的荧幕,墙面上展示的内容就是戏剧的内容,与之内容互动的用户,就是看戏的人们。互动墙面与之剧场形式一个鲜明不同案例是内容表现,互动墙面的内容更多是由观众主导,而剧场的内容完成是由编剧主导的形式。这一点同样体现在东方的皮影戏。但不论如何,戏剧剧场对于媒体墙面的萌芽产生了一个极为深远的影响。

建筑师的奇想

如果说光影剧场带给是从外部对媒体墙面的产生影响,那么建筑师对于建筑本身的功能形式的拓展构思也就从内部催生的媒体墙面的产生。2003年著名的建筑师Peter Cook在设计格拉茨美术馆建筑外形时,提出并实现了“信息交流显示(Communication Display)”的建筑理念,可以看出,在这一时期,建筑师已经从主观上,将建筑转化为一个信息交流的平台,而不仅仅是从美学上,形式结构的角度,赋予建筑新的形式,新的理念。同样 建筑师对于建筑构想不光停留在建筑物表面,更是扩展到建筑空间这一层级。空间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空出的体积,更多的成为一种信息承载的场所。

二、媒体墙面的发展

光影剧场与建筑师的自由畅想催生了媒体墙面产生的萌芽,而更多新奇丰富的媒介形式的出现无疑为媒体墙面的发展推波助澜。首先LED技术出现,为媒体墙面提供了一种高效节能的光源形式,然后推而广之,激光艺术,水幕墙面,等等多种形式。

新媒介是媒体墙面发展的主要动力。说起新媒介我们必须探讨他的媒介艺术(media art),媒介艺术也被称为综合媒介。即艺术家用传统绘画,雕塑以外的一切工业,商业和技术材料从事的艺术创作和探索,诸如拼接,装置等。媒介艺术是建立在对大量新兴工业材料的研究基础之上而发展起来的,体现了艺术家在技术和和机械化得工业文明的表面上探索艺术的可能性,而60年代发展起来,并在80年代末成熟的视频艺术及90年代异军突起的电脑技术,则是当代科技社会背景下的产物,反映了艺术家试图将尖端科技与先锋思考相结合,探索新的艺术空间和世界感知的新方式,而建筑墙面成为这些尖端科技与先锋思考转化实际应用绝佳平台。[1]它能够将思想,创意的效果,影响力无限扩大化。

媒介艺术的形式不胜枚举,当它都与数字技术产生关联的时候,就有可能成为一种新的娱乐方式。这些新艺术形式把曾经完全分离的两个概念——“艺术”与“科技”之间建立全新的对话与互动。[2]数字技术的革新使得媒体墙面的产生新的革新,游戏,广告纷纷与媒体墙面进行联姻,现在在一个大型商贸中心,已经可以看到这个形式的广告案例。广告结合媒体墙面的新奇的展现形式,为其品牌的发展带来了更多,更好的契机。

三、媒体墙面的种类

广告媒体墙面

广告媒体墙面是一种基于建筑墙面为载体的大型图形输出媒介,它以广告形式出现,是商业广告的展示一种新形式。这种新广告媒介形式,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中心相当的普及,诸如,北京的世贸天阶广场,伦敦的皮卡迪利广场(Piccadilly Circus),美国纽约时代广场(Times Square) 以及拉斯维加斯大道(The Strip)等。在这些广告媒体墙面密集地,建筑已经变身成为一种大型广告媒介载体。每时每刻展现绚丽多彩的广告信息。在2011年夏天,由别克品牌携手全球顶尖制作团队重磅打造的史上最强3D大片《越视界@别克 2011》在中国北京,上海,广州,以楼体秀的形式在三地的潮流地标建筑震撼登陆。上演了一场震撼人心的裸眼3D视觉盛宴,在人们沉醉于视频传播媒介中,将企业的形象进行广泛传播。

信息媒体墙面

媒体墙面成为一种显示媒介时,数字信息的传达就有了一种新的途径。信息媒体墙面由此诞生。最为鲜明的信息媒体墙面案例就是之前提到的奥地利《格拉茨美术馆 2003》(Kunsthaus Graz 2003),这是英国建筑师彼得库克(Peter Cook)最经典同时也是等待最久的作品,彼得库克在20世纪的70年代提出了“建筑就是信息”的这个大胆的预言,他等待了30多年才将这个预言实现。也就是他亲自设计的格拉茨美术馆,整个建筑表层安装了一种名为BIX的发光装置,共计930个环形规格的40瓦荧光棒被镶入900平方米的外部表面中,从而形成一个九百平方公尺的超大型低分辨率显示屏,屏幕显示的内容与展览内容实时相关,充分实现“信息交流显示(Communication Display)”的建筑理念。

艺术性媒体墙面

艺术性媒体墙面简而言之,是媒体墙面作为一个艺术作品,而存在于建筑物表面的应用形态,因建筑物本身的固有外墙就已经具有一定的艺术性表达,而媒体墙面的出现则将固有的艺术形态升华为另外一种全新的艺术内涵。

2007年发生在荷兰鹿特丹的《激光标签 2007》(L.A.S.E.R TAG 2007),就是艺术性媒体墙面的代表案例,作品由一个名为Graffiti Research Lab组织制作而成, 设计人员采用光影涂鸦技术将绿色激光笔投射到建筑大厦上,使得建筑外观上呈现出一些充满创意的画面,建筑墙面瞬间成为一面可以任意涂写的画板,充满童趣以及艺术性。

四、媒体墙面的特色

快速改变物理空间的属性

在过去几千年来,由于技术发展的限制,自发光的建筑材质还未出现,建造师对于瞬间改变建筑物整体外观,例如颜色,形状显得束手无策。但是自从LED媒体墙面出现,这个几千年来困扰建筑设计师的一大难题被迎刃而解,建筑墙面的形式形态从以往的一层不变,到如今的千变万化。无疑这种建筑的存在对于其周围地域熟悉已经产生极大的影响,人群会在建筑周围聚集,浏览。更多的活动,集市将会在这种建筑物周围举办,很快建筑物周围的地域空间就由原来的安静变成现在的繁华。

高度娱乐性

媒体墙面一般存在于城市之中,人群聚集之地,这种属性决定了媒体墙面所需要面对的人群相当的大众化。因而简单而又具有极高娱乐性的属性成为媒体墙面吸引建筑周围市民驻足浏览的重要因素。娱乐化的媒体墙面更容易与市民产生互动行为,相当于是一种基于建筑主体的户外游戏体验,市民能在这种不同以往游戏体验中获得一种新奇的快感,这无疑能够提升建筑对周边市民的影响力,达到媒体墙面将信息广泛传播的最终目的。[4]

内容多样化

如今媒体墙面的形式千变万化,从单色到多彩,从二维到三维,从静态到动态,从声音道图像,多种形式,多种媒介。然而随着数字化进程的跨越式发展,媒体墙面的载体,媒体墙面的展示内容,都将出现翻天覆地变化。

多用途与多通道

媒体墙面在形成初期,较多的用于信息的展现。现在,随着技术发展,媒体墙面开始与其他产业相互融合交流。游戏,广告,等等各种应用形式已经出现在媒体墙面之上。相信未来,媒体墙面在娱乐领域,商业领域品牌推广,应用不但更加成熟,而且将扩张到、教育领域甚至家庭室内装修领域,发挥更广阔的作用。[3]

目前媒体墙面采用了声音、激光等新媒体元素来增强反馈,提高了展示的生动性以及效果,但仍停留在视觉、听觉的感官刺激上,相对于视觉和听觉在媒体墙面中的运用,人们嗅觉的能力还未被很好的利用,而气味能够有效的唤起人的某些情绪,但随着技术的发展,嗅觉体验在未来媒体墙面设计中将大显身手。

节能环保

媒体墙面作为一种大型信息展示终端,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是媒体墙面的能耗,如何采用较少的能耗产生出较为丰富的视觉效果,是媒体墙面未来发展的必然要面临的挑战。现在一些节能型的发光材料的出现,都为媒体墙面朝着节能化,环保化方向发展提供契机。

结语

新媒介技术的迅猛发展,带来了新颖的信息展现方式,媒体墙面形式随着各种新媒介的涌现,呈现出一种蓬勃的发展态势。在不久的将来,用户在与媒体墙面进行信息交互行为,已经演变成为一种人与墙面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双向信息交流体验,这种体验不仅仅限制于感官的刺激,更是精神层面乃至心灵的悸动。[3]随着人与墙面的交流日益紧密,各个媒介互通技术相互融合,人们可以在墙面上观赏影片,传播品牌,娱乐休闲,信息浏览。媒体墙面将成为聚合娱乐性,商业性,媒介传播为一体的综合信息平台。媒体墙面将会带给人们大家更多丰富而有趣的新奇体验。

参考文献:
[1]段淳林:《新媒介传播与受众变化分析》,北京,编辑之友,2011.
[2] Odilo Schoch:< MY BUILDING IS MY DISPLAY>, 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ETH Zurich,2006.
[3]冉鹏 李彬彬:《基于设计心理的交互墙面用户体验探研》,艺术与设计,2011
[4]杨蔚:《基于数字形式的21世纪娱乐发展新趋势》,艺术与设计,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