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夏彦国:当代艺术收藏家的“追求”在哪里?
来源:cafa.com.cn  作者:夏彦国  点击量:4397  时间:2012/12/4 13:00:22

从去年中开始,我个人很少写东西。写累了,另外也觉得可写的东西越来越少。金融危机之后艺术圈看起来似乎没有受到太多影响,虽然不少艺术家价格下跌很厉害,但是整个行业给人的感觉依然处于向外扩张状态。越来越多的人介入到艺术品投资与收藏行列中来。其实,这两年艺术市场的发展跟艺术本身、艺术家、艺术界越来越脱节,艺术市场跟艺术的关系越来越疏远,成了资本游戏的新场所。越来越多的热钱进入到艺术行业,不是为了艺术,而是通过艺术为载体,套来更多的资本。这非常的糟糕。这边在为了艺术的精神价值谈的天花乱坠,那边只是在琢磨着“艺术”这个游戏工具如何用的更好。

今年五月份,据说艺术界几个经纪人大佬或者拍卖公司的负责人因为关税而被拘留了。大家都开始批评关税过高问题,有媒体采访我时,就关税本身来说,我个人觉得这非常不利于当代艺术的发展,尤其在艺术市场发展并不理想的现在,政府如此的政策可以说是雪上加霜。可是后来发现,几位被调查的原因不仅仅是关税,可能涉及到艺术品信托。艺术品是个好东西,不像萝卜白菜,它的价值一旦被发现可能会很快改变市场的供求关系,价格暴涨,另外,也可以人为地、胡乱地对某个著名作品给个高价。中国艺术市场的不成熟,加上国内金融行业的混乱,再加上发展主义观的商业操作,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而且艺术圈还不像其他行业那么大众化,有点小动作一般不会被大众媒体无情揭露,国内艺术媒体往往又是人情太厚,好多便利,使得艺术圈成了资本游戏的新场所。

上周,有个开信贷公司的老乡找我,说有客人想用艺术品抵押贷款。我建议他在不懂的情况下,不要随便碰艺术品信贷。后来跟他去了一趟,那客人说有一千多张近现代水墨,随便翻看了几十张,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等竟是大家,发现没有一个真的,而且假的很厉害,匆匆离开。

每个行业的从业者都有自身的行业操守,外行人进来捣乱,内行人不能跟着附和。艺术市场中出现的问题,多数都是因为内行人的参与,出谋划策,否则很难进行现实操作。

国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只有投资或投机的人和机构。艺术品投资已逐渐成为了显性投资,越来越多的人介入其中。但是很少有大的金融机构去做真正的收藏,去对中国当代艺术进行学术梳理、研究。我们不排斥投资,不排斥倒买倒卖,这本来就是自然市场的规律,势必会给艺术市场以及整个艺术界带来不少活力。但是我们总是寄希望于这些有着雄厚资本的人或者机构能做出点贡献来,比如盈利之外的事情。再者说,艺术品投资和收藏,本来就不是短期见效的事情,你要有眼光,还要对它有感情,需要长期持有。

国内的艺术品投资和收藏者出现的问题,肯定会对整个艺术市场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它会让越来越多人对艺术品投资望而却步,更不好地是它让喜欢艺术的人产生了怀疑。艺术到底是什么,它真的有价值吗?我个人认为,现在到了一个反思的时候(其实早该反思了)。

近来艺术圈除了这个拘留事情,还有一个比较受人关注的是瑞士著名收藏家乌利希克在巴塞尔博览会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把自己收藏的1463件中国当代艺术藏品捐赠给了香港当局正在筹建的M+视觉艺术博物馆,据说这些作品保守估价为1.63亿美元左右,包含了艾未未、方力钧、谷文达、黄永砯、刘炜、王广义、张晓刚等艺术家重要代表作品。同时M+也会以2270万美元购藏希克的其他47件作品,并合作希克之前发起并赞助的中国当代艺术奖和艺术评论奖。希克捐赠的这件事虽然也有一些疑问,比如说这些作品除了放在媒体上作为宣传便利使用的著名艺术家作品,还有哪些作品,这些作品的水平如何?是否真的有收藏价值?这个要等到2017年M+博物馆开馆展示后才能知晓;这些作品的价格是如何被估算的?另外希克这次捐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除了可以让这些艺术品回到发源国家,也肯定让希克以后的收藏更加地容易,另外,希克还有一千多件作品留在自己手上,留下的作品质量跟捐赠的相比如何等等。这次捐赠本身或许出于很多别的目的和策略需要,但是毫无置疑地是,希克的这次捐赠,是值得尊重和敬佩的事情,他三十年来对中国当代艺术做出的贡献也毋庸置疑。我相信,现在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无人能与他比邻。

希克是瑞士人,外国人,而且收藏也是他的个人行为。反观我们国内的收藏家或者收藏机构,希克不得不说是个榜样。我们的“收藏家”正在绞尽脑汁地投资,文交所、艺术基金、艺术品信贷,我们的“收藏家”正在琢磨着如何短期在艺术品上面赚取更多的利益;而希克却是通过长期购买、持有、捐赠,让自己的收藏更加有意义和丰实。我们都知道希克的身份是前驻华大使,是出色的商人,但对于中国艺术界来说,他也是影响中国艺术发展的最重要的收藏家之一。他的视野、他的策略无疑是值得我们的收藏家学习的。希克经常会谈到他的收藏理念以及方法,如何从整体的角度出发去做类似档案、文献的工作。我们可以质疑他还有别的潜在想法或者目的,但是不能怀疑他对艺术的感情和执着,不能质疑他三十年来做出的事实贡献。

对于这件事,媒体关注的焦点是为何捐给了香港,而不是大陆。这没啥可说的,长远看,捐哪儿都一样。只不过现在,政府对艺术品的态度比较暧昧,不积极,对它的认识不是从精神价值出发,考虑地更多是产业、利益,同时也有些许排斥当代艺术。而香港在税收优惠政策和当局的大力投资支持以及香港本身的金融中心地位等等都让人对香港的未来艺术地位充满期望。

另外,圈内也有将希克捐赠和尤伦斯之前的甩拍做对比,这两件事出发点不同,但目的却有相似。可以说,尤伦斯审时度势,适时抛出了那些作品,换取了高价,这些资金又可以做更多的投资、收藏,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基金会依然通过尤伦斯美术馆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国内没有一个美术馆能与其媲美。希克将半数艺术品捐赠,获得了更好的名誉,剩下的可能较好的作品也可能升值,同时为以后的低价购买开辟了更宽敞的道路,同样重要的是,他依然会持续购买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尤伦斯夫妇以及希克都是国内艺术界,尤其是收藏家学习的对象,他们也给国内收藏家提出了很多问题,作为中国人,你应该如何去收藏?如何做一个好的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做了基金会、美术馆,而我们做了基金、文交所,希克捐赠了一千多件的中国作品给中国,而我们更多把艺术品当做了暗箱操作资本的工具。

2012-6-24写于望京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