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殷双喜:活色生香——关于齐鹏的近作
来源:cafa.com.cn  作者:殷双喜  点击量:438  时间:2013/6/24 8:58:10

“活色生香”在这里是指“灵活地运用色彩表达生活的气息”。

“生活”与“色彩”可以成为齐鹏艺术的关键词。这种生活不是指那种崇高的精神生活,也不是指再现大众文化中的都市生活,而是用色彩表达艺术家的身体感觉,这种身体感觉来自于画家日常生活的体验。

我看齐鹏的近作《车系》、《色系》和《静物系列》,确切地感受到了这种生活的气息,也感受到了画家对于生活的独特体验。在齐鹏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细腻和温暖,似乎闻到一种典雅芬芳的气息。这不完全是一种文学化的想象,在抽象主义的创始人康定斯基那里,色彩是有声音的,每一种颜色都有着特殊的音响。而在20世纪德国著名设计学院包豪斯的教学过程中,著名画家约翰•伊顿对于学生的色彩教学,也包括训练他们用色彩表达不同的味觉感受,其实是用色彩唤起人们的既往生活经验与感觉记忆。

齐鹏的绘画活动,表明了她的一种生活态度和艺术态度,就是生活在当下,创造在当下,与其说齐鹏在创作中感兴趣的是抽象的形式研究,不如说她是通过这种形式研究进入生活。齐鹏的作品不是接近现代主义的终极价值,而是回到生活和“物”的本身,回到对生活和“物”的感觉本身。齐鹏称自己面对生活时,是将生活的经验“与绷持每一根神经的大脑相濡以沫”,她是用逃离生活的方式来进入生活,在其中确定自己的生命所在,通过对日常生活的感觉提纯,她将自己的生活经验固化在画布之上,将其转化为一种视觉图式。我们可以称其作品为“物之壳”,但这种“物之壳”并非漂浮在现实之上,而是和现实保持着密切的呼应关系。

齐鹏以一种有机的几何造型,在波普与抽象间自由行走,走向她所追求的“快乐生活”。这种快乐的生活其实不是世俗的名利,而是对自我命运的把握。艺术家也是普通的人,对于平凡的日常生活,每个人都有许多身不由己的烦恼和无奈,但是齐鹏在绘画的过程中,可以获得画布上的自由。这种自由,既是她将日常生活景象选择进入画面的自由,也是她在画面上表现视觉形象的自由。由此,她获得了一种掌握自我命运,表达自我创造力的快乐。

观察齐鹏的作品,可以看到,虽然她也有若干表达现代城市景观的作品,这些景观性的作品保留了适度的纵深感,与大卫•霍克尼笔下的加利福尼亚阳光下的景色相似,具有一种明朗的优雅。但是齐鹏作品主要的表现题材是静物和工业产品,是一种近距离的观察与表现。这种近距离,提供了一种更为详细的观看,不仅是造型的细节,更是鲜明的色彩,而在远距离中,这些造型的轮廓与色彩的边界则容易陷入模糊。具体说来,色彩的明确与饱和度,色彩与色彩的边界轮廓线是齐鹏关注的重点,她不想将个人的视觉经验变成一团模糊的印象,而是希望在画布上重组这些视觉感受,赋予其一种主观性的理性结构。正是在这里,我看到了齐鹏所受到的艺术史训练在发生作用,一种从视觉上进行图像归纳与重建的能力。

齐鹏的作品体现了她所独有的艺术史经验,这种经验来自大量的艺术史图像记忆,也包含了相关的艺术史流派与风格的辨析。与借鉴挪用型的一些当代艺术家不同,我们从齐鹏的作品中很难直接找到她所借鉴的风格与流派,更多地却是一种艺术史研究所获得的视觉修养与品味。例如,我们可以从她的作品《车系》中看到套色版画的味道,但她的作品比套色版画复杂的多,并不追求套色版画所具有的写实性空间纵深。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她的作品具有硬边艺术的色彩平面,但她仍然保留了某些形体结构的重构的可能性。在色彩方面,比较有意思的是,我无法判断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作品具有某种军队装备的伪装色系,例如《马来的云》中天空的云彩色与海军陆战队服装相似,《蔷薇之八》与武警特种兵的色系相近。其实,这种军事上的伪装色有一种最为鲜明的特点,就是保持了与大自然的高度一致,并且增加了识别的难度,在远距离阻隔了形象的辨识,只有在近距离的观看中,才能呈现其特殊的色彩关系。齐鹏的作品其实是通过色彩的运用,完成了对现实物体的形的解构与重组,我们可以将其看作是对格式塔完形心理学的一个测试,也表明了齐鹏作品与大自然和人造物的密切关联,她其实“离形”不远,与现实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并且在近期的若干静物的大特写中,展现进一步向抽象绘画发展的趋势。

毫无疑问,齐鹏作品中的工业产品和静物,是现代理性与设计的产物,具有物的基本属性和人的设计理性。这里蕴含着我们通常所理解的“现代感”,也隐藏着一种抽象主义的视觉经验。有关“物”的概念,表达了两种抽象主义,在早期现代主义那里,例如康定斯基,强调通过色彩接近世界的本质,一种绝对精神,作为物质的颜料,只是通向精神金字塔顶端的过程与工具。在晚期现代主义那里,例如塔皮埃斯的“具体绘画”,还有一些后现代主义的艺术家那里,“物”就是“材料”,就是自然本身,它有着自身独立的价值,艺术家将“物”敞开,就是将世界敞开。

与大多数当代女画家不同,齐鹏没有刻意表达自己的女性主义价值取向,她的作品没有从社会意识形态的角度,展开女性主义的诉求。但是在她的作品中,从微妙的色彩组合到细腻的形体转折,我们都能看到一种典雅的气息从画面悄然而出,这是一种女性画家特有的气息。齐鹏的作品,在中国当代女性画家的创作中,拓展了向抽象性绘画发展的一翼,将艺术史的修养与感觉的理性化引入其中,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2011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