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殷双喜:气象天然——读邵大箴先生的水墨画
来源:cafa.com.cn  作者:殷双喜  点击量:041  时间:2013/10/21 14:18:35

殷双喜

不久前读到邵大箴先生的专著《艺术格调》,对其中有关艺术格调的论述深以为然。因为我与邵先生相识二十余年,比较了解先生的为人与学问,而邵先生近十年来的水墨艺术创作,更是鲜明地印证了他对艺术问题的卓见。

邵先生在书中提到:“格调是随人在的,哪里有人在,哪里就有格调。格调也是随作品在的,哪里有作品在,哪里就有格调。”这里讲到了艺术格调不能掺假造伪,它是与艺术家的本性与作品相一致的。而艺术格调有雅俗之分,风格的雅致只有在艺术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出现,这就是说艺术中的格调是建立在时代趣味与艺术家的知识结构的基础上的。所谓艺术格调,归根到底是在艺术作品中体现的思想,感情和趣味是否纯真、纯正。在格调的表现上,艺术与人的天性、智性与悟性有关。

邵大箴先生就是一位极具智性与悟性的学者与艺术家。作为中央美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邵先生50多年来潜心学问、教书育人,成为中国当代著名的美术史家与美术理论家。很多人只知邵先生文采斐然,而不知他为文之余,痴情丹青,已经在水墨领域探索了十余年。2004年末,邵先生70寿辰之际,他在国际艺苑美术馆举办了一生中第一次水墨个展,展览引起北京美术界的极大兴趣,作品得到了许多著名画家的高度评价。华君武先生看罢展览,第二天寄来题字“已入化境”。邵先生的水墨画再一次引起我们对艺术家的人品与画品关心的深思。

我将邵大箴先生的水墨画称之为真正的当代文人画,这不仅因为先生是当代美术界的著名的学者,更是因他的画作中充满了对自然的真情。一水一石、一树一居,都可见先生忘情山水,气定神闲的开阔胸怀。邵先生作画,往往是拿起笔来就充满激情,全神贯注,他选择山水画为主要题材,是因为山水画更能表达他的胸中逸气、只有畅神。邵先生画画直抒胸怀、不拘形似、怡然自适,喜欢用大笔意写,尺幅之间经常有出人意料的山水貌相,也总有笔墨感觉构筑的苍茫深远之境。更兼及邵先生对中外艺术家学养深厚,与诸多当代水墨大家过从甚密,多年来担任许多重要展览的评审,为许多重要的艺术家撰写评论,形成了很高的艺术鉴赏力。所以他的水墨以其丰沛的学养为基础,下笔文脉有自、气象天然、没有门派习气,在当代水墨艺林中自成一格。要言之,邵先生的水墨画真实、朴素、自然,体现了一种超越世俗功利的超然品位。

台湾著名画家和评论家何怀硕先生将邵大箴的水墨画称之为“文如其人”,与法国学者布封所说的“风格即人”是一个道理。邵大箴先生的水墨画延续了中国传统水墨画最重要的精神内涵,即水墨画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表达方式似乎是无可逾越的,但对于进入水墨殿堂的人来说,它对于画家的人文学养和人格品性的要求,似乎更为重要。潘天寿认为艺术中的画格即人格之反映,所以“无特殊之天才,高尚之品格,深湛之学问,广泛之见闻,刻苦之经验,决难得有不凡之贡献。”画画表面看是技术,深入看是艺术。黄宾虹将中国画称之为“画学”,是言其包涵广大,非广闻博洽,无以周知,非寂静通玄,无由感悟。由此我们也可以反思,中国当代水墨画的发展,为什么近年来在表面展览频繁和风格多样化中,反而出现停滞与困惑。这是因为许多画家将中国画的“水墨语言”加以神化,将水墨语言与技巧视为艺术的本体而忽略了中国水墨画所具有的深广的人文精神。

环顾当代艺术的发展,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具有社会学与文化学意义上的丰富内涵,而在艺术家那里,这些人文修养都凝聚为鲜明的个性而在笔下自然流露。邵大箴先生的水墨画在当代中国画的发展自成一格,它给予我们的启示也是多方面的。

2011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