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国族丰碑的当代意义:在“人民英雄纪念碑50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来源:  作者:  点击量:793  时间:2009/10/27 9:04:39

五十年前的今日,新中国第一个大型公共艺术、新中国美术史的开篇之作人民英雄纪念碑落成。两天之前,受邀参加由文化部艺术司、中国雕塑学会、北京画院等单位主办的“开篇大作:人民英雄纪念碑落成五十周年纪念”主题研讨会。研讨由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重要研究学者殷双喜主持,雕塑家曹春生、盛扬、朱尚熹等及数位在京美术理论家出席。当日下午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落成五十周年再聚首”活动中,纪念碑浮雕的主稿雕塑家曾竹韶先生,这位出生于1908年、纪念碑八位创作者中唯一在世的雕塑家也出席了展览开幕式。主办方还特地制作了印有纪念碑标识的红领巾,赠与参加研讨会与开幕式的画家和理论家,展现了策划上的精心。今将发言整理于下,以纪念这座五十年前的国族丰碑。

从1958年人民英雄纪念碑落成到今天,这座历经五十年风雨的纪念性雕塑以其观者之众、艺术水准之高与位置之重要,展现了一组大型雕塑与公共艺术作品所能达到的最高成就与影响力。今天能在这个研讨会上聆听各位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前辈创作者、见证者,新中国美术史学者及关于这项个案研究的重要研究者的发言,并在楼下的展览中看到这么多珍贵的图片和文献资料,深感收益颇多,同时对于人民英雄纪念碑与新中国公共艺术也有一些新的思考,请教于各位。

首先,我相信这次展览与研讨会的文献价值,必将在不远的将来显现它的及时性与启发性的意义。作为一个中国近现代美术史领域的教师与研究者,我深感相对于绘画而言,雕塑与公共艺术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教学研究中,仍然处于落后甚至缺失的地位,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得到相当的评价。原因大致有二:一是中国古代美术史的文人画主线意识,导致了人们的主流思想中雕塑是匠人的手艺,登不了大雅之堂,雕塑理论相对于画论来讲更是少得可怜,文人画家是不屑于谈雕塑与建筑装饰的,这样的偏见带来的惯性就致使我们对于雕塑作品不够重视;二是由于这种偏见,对于雕塑艺术的记录与总结往往不够细致和及时,故而影响了整个近现代雕塑史的书写,缺乏系统性谱系与深入的个案研究。从这一角度来看,这次展览与研讨会的意义就在于它为我们重拾了很多珍贵的历史细节,并试图在这件特殊的作品诞生五十年后提供一种当代解读的可能性。它提示着我们对于一些在岁月中不断逝去的艺术家们的关注,强调着某种可贵的历史意识。

第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象征意义决定了它的无可替代的特殊性,它是二十世纪中国社会形态的一个浓缩,它已经成为了一种国族表征。在前面的发言中,王明贤先生强调了这项个案研究对于“新国史”研究的意义。的确,在二十世纪上半叶西风东渐、西方文化植入的宏观文化环境下,人民英雄纪念碑显示它的难能可贵,这样的“可贵”反映在三个方面:一是在题材上,从虎门销烟到辛亥革命、从建立共和到八年抗战,争取民族独立与自强的意志一直是全民族的追求,这座丰碑寄托着一个民族对于近代历史的沉重怀念和一个新兴国家的希冀与信念;二是在表现技法上,在积极吸收了西方纪念碑雕塑的模式和写实主义的手法的同时,融入了民族传统的技法、观念与符号,而且这样的“嫁接”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三是作为一个国家行为,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新的政权的第一个重要的艺术工程,展现出可贵的国族意识,也成功地树立起新中国公共雕塑的行业规范。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创作过程,也促使我们反思当下中国公共艺术的体制问题。看到当时为纪念碑所创作的各种方案图片及其讨论选择过程,包括反映国家领导人的意见的文献,我感到在这件艺术作品中,艺术家群体的创作自由,与整体的国家意志和策略是同一的,不矛盾的。对于一件艺术品和公众性雕塑,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使我想到昨晚在中央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中所看到的一条新闻:天津的新机场楼中建成了一件新公共雕塑,由天津美院的一个雕塑家历时几年时间,市里投资了二百万建成,但不幸的是建成面世仅一天后便被拆除了。刚才曹春生先生也谈到了这件事。为什么这么快就拆除了?仅仅因为天津市的某领导的一句“不喜欢”;但如果领导“不喜欢”,当初的评审工作又起到怎样的作用?中央台的这档节目对于这种长官意志及其对于艺术家的不尊重进行了批判性讨论,主持人白岩松建议如真的这位学建筑出身的领导如此不喜欢,可以举行公众投票,来决定是否拆掉它。当然,这只是民主评审的方法之一,我以为也不妨一试。

那么,我们如何来看这样一件事?尤其与五十年前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相对照,这件事呈现了怎样的差距与变化?虽然该机场雕塑与英雄纪念碑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们应该看到在90年代以来公共艺术的泛滥所造成艺术水平的良莠不齐;此外,艺术家与领导们的关系开始发生冲突,而面对这种冲突的协调办法则更不令人满意。在这一点上人民英雄纪念碑足以成为一个永恒的榜样,它的典范作用与其人民性和纪念性紧密相连,它背后的评审机制和历时几年的厚积薄发的准备工作,使它得以成为一座永恒的丰碑,一个特定时代及其艺术完美结合的作品。这也是人民英雄纪念碑所能带给我们的重要启示。以上是纪念碑带给我的三点启发,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