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丁圆:可移动的家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345  时间:2007/11/23 10:08:33

每天,我们很自然的离开温暖舒适的家去上班、上学、购物、游憩,然后又回到我们可爱的家,这是再自然不过的、普通的生活一幕了。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失去了家,成为了无家可归者,我们很难想象我们该在哪里栖身?不管在宽敞的街道、停车场、广场、绿地,还是在繁华的商业区和居住区,在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很难容纳那些失去家的人。于是,他们挤在公园、桥洞的阴暗一角,用塑料布、纸板等简易材料围合成简单的栖身之地。他们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外,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甚至连社会救济部门都没有他们纪录。城市建设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些没有家的人,忘记了最基本的人性关怀和社会责任。终于有一天,一些具有挑战精神的设计师开始关注这些无家可归者,他们想设计一个简易的、廉价的、可移动的居所来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并且通过设计活动吸引更多人来关注这一社会现象。

美国洛杉矶的年轻设计师Cameron McNall和Damon Seeley便是其中的挑战者,他们从社会现状出发,发现在偌大一个城市中居然没有无家可归者的容身之地。他们被迫到处迁移,寻找有遮蔽的雨棚来抵御恶劣的天气。他们在纸板上,或是在蓝色的塑料布上过夜,经常遭受清洁工和保安的驱赶,甚至是洒水车的侵扰。政治家、国家、乃至整个社会都无视无家可归者的存在,他们失去了本该被尊重的尊严,失去了在城市中生活的最基本的保证,无助而且无奈地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两位年轻的设计师有感于他们自身社会职责,共同设计了被称之为“都市游牧民”(Urban Nomads)的一个小型的、充气便携式的“家”。“家”的顶棚呈弧形,一端是入口,另一端是封闭的,犹如一个放大的睡袋,其内部正好可以提供一个人坐或躺的空间。它是由加强聚氯乙烯尼龙材料的坐垫和轻质尼龙顶棚构成,牢固的坐垫将构筑物与湿冷的地面隔开,提供了一个干燥舒适的生活环境。

尼龙并不是什么昂贵的材料,相反它具有耐压、耐磨、轻质、便于塑形和按照磨具大量复制的特点。“都市游牧者”完全使用尼龙材料,便于大量生产,其成本单价仅为24美元,是非常廉价的产品。同时由于它采用单一的尼龙原材料,也便于分类回收和再利用。随着政治家、福利部门和整个社会对于无家可归者的重视和投入,采用新技术和新工艺批量生产,必然可以再降低生产成本,使得无家可归者可以得到自己应有的居所。
无家可归者的栖身之所有别于传统的城市居住区或是住宅的设计,它并不追求个性化的东西,而更应该从实际情况出发,首先满足他们最基本的生存环境和维护他们个体的尊严。

无家可归者的居所包含了居住与移动两个方面的要求。它既是传统意义上的生活居住的场所,同时又置身于城市公共空间中,到处移动,没有固定的位置。无论是在公园、广场、海滨,还是在街道、商店、停车场,它都需要能适应周边的环境,并且不破坏周围的景致。我们知道 “都市游牧民”被设计成为一个透明的物体,采用红黄蓝原色,异常鲜明,引人注目。其像贝壳一般可爱的形体,鲜艳的色彩,无疑适合放置于任何一个公共场所,成为一种点缀,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便携式的设计使它可以被自由的搬动,放置在合适的位置上而不妨碍城市公共空间本身的使用价值。比如,我们知道城市用地中有30%的土地被用来建成为道路和停车场,在白天,车流人流川流不息,使用频繁,而到了夜晚却空空荡荡,毫无生机。而街道、停车场、甚至是道路中间宽敞的隔离带都可以作为放置“都市游牧民”的理想之地。他们的出现既解决了无家可归者居所的问题,显示出社会的人性关怀,又提供了一种崭新的城市公共空间的使用方法,提高了土地的使用效率。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是为何要设计成透明的呢?是不是会影响的使用者的个人隐私呢?设计师通过研究发现与个人隐私相比较,更重要的是让别人发现无家可归者的存在,避免清洁工、司机、保安和警察误认为是被丢弃的垃圾,避免引发误伤事故。同时,采用透明设计也可以消除人们的恐惧心理,容易吸引人们的视线和关注,便于接近无家可归者,并尽可能的给与他们更多的帮助。

站在拥有一个舒适家的人的角度来看,无家可归者的生活方式更像是一个长期外出旅行者。他们到处漂移,随遇而安。“都市游牧民”这种用尼龙做的轻便的、可移动的居所的出现,也给了我们更多遐想,鼓励我们更多的离开我们固定的居所,去接触自然、接触社会。它可以取代以往的旅行用睡袋、或者是帐篷,甚至可以作为孩子的生日礼物,可以放置在我们的花园里,让孩子们能够躺在自然的怀抱中,数数天上的星星。同时,它也适合我们外出的需要,成为我们郊游旅行的伙伴,成为我们贴身的安全、舒适、耐用、惬意、便携式的“家”。

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的“都市游牧民”设计项目,一反以往根据业主的任务书,从现场的踏勘、调研、分析开始的设计方法和过程,而是从观察社会、分析社会现状开始入手,发现现存的问题点,从而寻找用设计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的方法。一个好的设计可能来源于设计者突发的灵感,但是更多时候需要设计师去观察和体验社会。进入二十一世纪体验社会的今天,我们已经很难看到像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国际主义那样,一种流派、一种风格一统世界设计思想的现象。我们需要自己去寻找突破口,创造一种新的设计语言。“都市游牧民”设计告诉我们,从身边的点点滴滴出发,逆向思维,或许是发现问题的一个有效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