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油画中国风——董希文艺术思想与创作实践体系的再认识(6)
来源:  作者:  点击量:400  时间:2009/11/25 9:41:21

三、鲜明的艺术特色

董希文在民族形式的多样化追求与思考之中,形成和显现出自己鲜明的艺术特色。董希文的艺术作品给我们的印象首先是非常真实而且生动。比如看他的长征路线写生和西藏写生,让人产生身临其境之感,就如同我们站在他的身边,看到他激情四溢地作画的情形。他画的《翻身农奴》,脸上的沧桑让我们看到了老人过去的悲惨境遇,而嘴唇微动,神情激动,是他被解放后心里喜悦的映照。这一切在董希文的笔下都被非常真实而生动地表现了出来。他说:“我的这些画,都是在心脏怦怦直跳的情况下,两个小时一气呵成的。” “过去很讲究作画的程序,但事先考虑得很周到,反为技法所束缚而不知所得。这次作画由于内心的激动,凭自己与对象之间的感情,唯一的念头是很快地抓住对象,尽可能符合真实的对象,就不大考虑呆板的陈法。” 在写生中,董希文尊重自己的感受,并把自己的感受融入到对象的神情中去,与对象的感情联系在一起,没有陈法规范的限制,由此情感真挚,感觉敏锐,情绪强烈而激动,自然画得生动起来。就是历史画创作,董希文对真实生动的追求也不例外。“他认为革命历史画最重要的是要符合历史的真实,否则就失去了历史画的特点。”在创作《红军过草地》前,因为“对具体的环境没有把握,所以一直迟迟没有下笔” 。直到董希文亲身重走长征路线,对红军艰苦的具体行军路线环境有了深刻的体验之后,他才动手创作。《红军过草地》最终以大面积的黑蓝、普蓝作背景,意在烘染极其艰苦的物质环境,这正是董希文真实体验的结果,然而,这幅画因为被认为过于“悲观”,没有宣扬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而被打入冷宫。这是董希文追求真实付出的代价。而他对此却认为,如果把长征描写得很舒服,怎么能说明长征的艰苦?

艺术构思巧妙,富于独创性是董希文艺术的另一个重要特点。董希文几乎在创作每一幅作品前,在艺术构思上都要深思熟虑。他在每一幅画的创作过程中,都是根据自己对生活感受和理解,确立了特定的主题之后,从构图、色彩稿到制作的每一个环节都紧紧相扣,全力以赴地寻找着能够强烈地表现他的生活感受和主题内容的艺术形式。如果旧的形式不够用,他就大胆创作与内容相适应的新的艺术形式,力求达到思想性和艺术性、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从而产生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董希文在《开国大典》中把天安门城楼上下统一在一个画面中,舍去一根廊柱,增强了视野的开阔和宏大的气势等,构思的大胆巧妙,一直被人们所称颂。《春到西藏》中表现出的艺术构思,王朝闻在《创造性的构思》 一文中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董希文访问藏区时,实际上沿路看到许多的景象,如开车典礼时的剪彩、欢庆、送哈达、跳舞等,然而董希文不满足于这些现成的印象,而是在画面中通过远处开过来的一排汽车,巧妙地把西藏的春天、西藏社会的春天和藏族人民心里的春天 融合在一起,从而巧妙表达了西藏正在和将要迎来的美好生活。就是小幅作品,一样可以看出董希文的匠心。西藏写生中画的《拉萨河边》,画的是藏女洗发,粗看好像很平常,仔细一想却很有意味。解放前的藏族妇女是编着很多小辫子的,藏族旧习惯不洗头,如今解放了,洗头这件平常事也就有了深刻寓意。他把这个藏女画得心情舒畅,她仰望天空,嘘了一口气,这洗头也成了不平凡的事。 小题材中也有大构思。董希文精心巧妙的艺术构思同他对主题思想的锤炼是分不开的。他说:“在创作过程中要把整个注意力都贯彻在主题思想上,使每一件作品都产生一种感人的境界,作品的感染力就会更大。绘画中的一切因素都应该从属于同一思想。”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作品具有高度负责的精神,“在自己的作品上一笔下去几乎要负千年责任” 促使他对每一幅作品都精益求精。

重单纯、提炼和概括,也是董希文艺术的一个重要特色。董希文具有高超的提炼和概括的能力。自然对象往往是复杂的甚至是杂乱无章的,其中所隐藏的主题和形式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把握和得到,而需要高度的提炼和概括才能抓住想要的东西。常常是复杂无序的对象,在董希文大刀阔斧地处理之后,表现出了井然明朗的效果。他所需要和想强调的东西,都会突出鲜明地显现出来,而那些在自然之中并不自动地显现为无关紧要的物象,都在他的取舍与概括之后,真的都变得“无关紧要”了,往往都被他大胆舍去。《开国大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天安门城楼上下的人物本来是杂乱无章的,而在董希文的笔下,竟然是那样的井然有序,而又如真实再现一样。董希文的长征路线写生和西藏写生中,实际上每一处的物象景致都是复杂多变的,而在董希文的笔下,每一处的景象都显得那么鲜明、集中,令人向往。这就是经过提炼、概括之后,画面所呈现的单纯的气象。董希文的提炼和概括还体现在对造型与色彩的处理上。他主张“不以可变的光为重,而重不变的形”。他大量减弱和简化物体上复杂的明暗关系和物体周围及空间上的光色变化,而强调轮廓分明的效果,使块面造型的画面有了线的感觉,使形象的显现更加完整、明确而有力。同样在色彩上,他也主张“不重色彩的光化作用而重本色”。大胆略去色彩上的细节变化,以对比强烈的大色块组成画面的色调,强调大的色块构成,常常使画面产生一种装饰的效果。装饰效果是中国画的一个重要特色。经过大胆的提炼和概括,画面形象变得单纯了。因为单纯,画面形象更加鲜明、肯定、有力,情绪更加突出、饱满、畅快,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