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圣春:不仅是一本先锋杂志,更是维也纳分离派的精神阵地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30  时间:2018/8/19 0:27:27

1898年至1903年期间,《圣春》是维也纳分离派运动时期的官方杂志。它在平面设计、排版和插图方面的进步性给后来的艺术杂志设计树立了榜样,并持续影响到现今的杂志和书籍设计。

它第一期杂志于1898年1月发行,并作为订阅期刊在主要报纸上公布。在最初的两年里,杂志每月出版一期,专门讨论负责设计这期杂志封面的艺术家作品。1898年,7月刊刊登了捷克新锐艺术设计师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ucha),而12月份的杂志则讨论比利时象征主义画家费尔南多·赫诺夫(Fernand Khnopff)的作品。

在第一期的封面上,阿尔弗雷德·罗拉(Alfred Roller)展示了一幅正在开花的树的插图,树根在它的容器中断裂。这个比喻是恰当的——分离主义者将自己从Kunstlerhaus(维也纳保守主义展览机构)的局限中解放出来,向公众传达了他们现代主义和乌托邦的信息。他们在第一期中写道:“我们的目标是唤醒、鼓励和传播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观念......我们知道‘伟大的艺术’和‘亲密的艺术’之间没有区别,艺术对于富人和穷人之间没有区别。我们用我们的全部力量和未来希望,献身于神圣的春天(Sacred Springtime)。”[i] 

杂志选择“圣春”这个名字,是因为“圣春”是一个经典的引用,代表着年轻人从城市的老年人群体中脱离出来,去建立一个新的社会。青年是反叛和创新的象征,这种想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它是伴随着青年风格运动和生活改革运动的核心。然而,尽管“青年风格”拒绝历史主义,维也纳分离派接受了它在他们自己和古代青年之间的类比,同时也认识到现代主义可以与古典艺术的理想共存。

杂志第一期是提前发行的,因为那时距离约瑟夫·奥尔布里奇分离派之家(Joseph Olbrich Secession House)开幕还有11个月,距离他们在园艺大厅举办第一次展览还有3个月。然而,人们可以把提前发布看作是他们展览中许多想法的一次彩排。《圣春》本身就是一个展览,空白的页面便是博物馆的墙壁。该杂志的主要设计师科罗曼·莫塞尔(Koloman Moser)以极大的创造力排版布局,不断改变的同时也创造出文字和插图的美妙和谐。当奥尔布里奇的分离之家开始举办展览时,奥尔布里奇和约瑟夫·霍夫曼通过移动隔断和墙壁的独特使用,采用了同样模块化的图片布局方式来安排画面。

《圣春》杂志是瓦格纳“总体艺术作品”思想的呈现,它既体现了文本和图像的和谐,又包含了多种艺术形式。1897年6月,在阿尔弗雷德•罗拉担任分离派秘书期间的一篇文章中,他讨论了这本将涵盖所有艺术领域的杂志的创意:“莫塞尔建议出版一本艺术杂志作为协会的官方代表。指导方针:美术、诗歌和美文。如果把散文与美术结合起来,就不会排除散文。[ii] 杂志也确实实现了这一目标;除了美术与图形艺术外,还包括音乐、诗歌和戏剧。莱纳·玛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的诗歌出现在1898年和1899年期刊,与科罗曼·莫塞尔惊人的装饰性边框交相辉映,而1901年12月的那期杂志则完全专注于音乐,收录了当代奥地利人绘制的11幅丰富的插图。

最独特的是杂志的方格式设计,这是期刊设计的一个全新尝试。这个正方形,或者说是格子,是从英国工艺美术运动中获得灵感的,尤其是查尔斯·麦金托什(Charles Mackintosh)的作品,如果在分离派,他也是相应的成员。这种格式为设计师使用多个文本列、装饰边框和负空间提供了新的可能性。方形格式成为他们理想的长宽比例,因为他们的大多数插画都是以这种比例制作的,而克里姆特(Klimt)则选择它作为他的大部分风景画比例。多年后,荷兰艺术装饰期刊《Wendingen》也采用了方形格式,并进一步推动印刷和版面设计的极限。

1903年12月,可能由于缺乏资金,《圣春》停刊。到了1900年,它的质量已经逐渐下降。当时的期刊增加到每年24期,但比两年前的杂志要小和薄得多。从1898年到1899年,曾经每期变化的独特封面被一个重复的刊头所取代,文本也取代了大部分图形边框和图案。

翻译/韦雨落

[i]《Ver Sacrum》,1898年1月,24
[ii]Alfred Roller,分离会会议的笔记由Roller保存在私人笔记本中。(Alfred Roller档案馆,Osterreischisches剧院博物馆,维也纳:AR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