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靳尚谊:靳之林的油画
来源:  作者:  点击量:535  时间:2002/8/21 20:46:58

靳之林的油画艺术道路,是与中国油画的发展进程同步的,并具有其浓厚的个人特色。他始终重视对生活的感受和体验,强调生活的真实,追求浓郁的生活气息与情感的表现和抒发。他在保持油画的西方语言品质的同时,融入了中国传统的写意笔墨和深厚的中国文化涵养,形成了自己独特鲜明的艺术个性。靳之林的油画艺术走的是中国的现实主义艺术之路。

靳之林的油画,集中体现了他在艺术上的探索与发展历程,也反映了他在油画艺术上达到的境界与水平。50年代由于受苏联油画和欧洲印象派艺术的影响,小油画风景写生从作为训练色彩的一种手段而逐渐转变为独具特质的艺术品类,基于对中国文化及中国笔墨的研究、吸收和运用,吴作人、董希文、罗工柳等都曾作过不同方式的研究和探索,在借鉴欧洲油画外光色彩写生的基础上,各自融入了自身的中国文化修养。吴作人的画作淡雅抒情;董希文的作品有着中国壁画装饰风意味;罗工柳则画出强调意境和笔墨色调的浓郁山水,他们都有着中国文化的共同特点。靳之林的油画写生使这一特点更为完美得到了体现并把它推到了一个相当独立的艺术高度。

靳之林的油画风景写生,有着其自身的发展轨迹。50年代,从带有浓郁山村生活气息的大副油画风景写生《太行山村的早晨》开始,以及以后一系列的风景写生,一直到大副历史油画创作《南泥湾》、肖像油画创作《女书记》……,他一直走着一条反映农村生活的艺术创作之路。他的作品从研究色彩关系到生活感受的抒发,表现了纯朴真实的生活气息。《南泥湾》表现了抗战时期南泥湾大生产气氛下的自然环境和人的精神,从构图、人物情节组合到色调的处理都围绕着这一目标。这一时期的风景写生也与此有着密切的关系。他逐渐把风景写生从研究色彩关系升华为他对于生活感受的抒发,一种情感的抒发。60年代,他的作品开始体现他个人的中国文化积淀,在写生的用笔中表现出了中国传统写意画的笔法,使生活中的情感体验的抒发更加自由,用笔上可以见到中国写意山水奔放的笔墨意境。如陕北黄土高原和长白山林海、松辽平原的写生。70-80年代,他在落户黄土高原时所作的写生中,用笔的写意性达到了一种高度的自由和抽象性,这一时期形成了他的风景写生中独特而重要的艺术特点。如同黄宾虹晚年的山水,笔法造就了艺术形式的美感,它已经超越了物象和场景本身,具有了其独特的抽象美感价值和中国写意笔墨的精神。将写生再现对象的形式升华为表现对象,表达浓郁的生活气氛、最终达到人的情感的高度抒发的境界。《宣君大雪山》、《凤凰山麓》、《延河解冻》、《延安最后一场雪》等给人印象尤为深刻,这些作品相当写意,形很不具体,大感觉却具体,笔法灵活生动,已经超脱和超越了该情该境的真实感,达到了本身的一种抽象美。在用笔上不是欧洲方笔“摆”的理性的笔法,而是自由抒发的中国传统笔墨,生动而不轻浮,奔放而不粗泛,感觉内在细腻,造型丰富深厚,具有鲜明的个性。

靳之林的小风景油画表现了浓郁的地域性生活气息,色彩特点浓厚。干旱的陕北黄土高原的强烈的暖色调与沉甸厚重的东北大森林大雪压松枝的冷色调鲜明对照。靳之林在强调生活感受的现实主义的同时,又强调中国文化的修养,使二者水乳交融,既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又有中国文人画的笔墨趣味。

对于中国的油画家而言,油画作为外来画种,我们首先研究它作为西方文化重要组成部分规律性的东西,一方面是立体结构和空间造型的关系,一方面是以条件色为基础的色彩体系,以及形与色的交织所表现出的独特的表现力,同时,在研究中需加强对于油画的文化背景——西方文化的理解,但仅仅如此是不够的,要体现个性和创造性,根本之处在于:中国的油画必须要有中国的文化和艺术精神,这是我们最为重要的基础。中国油画要在世界范围内独树一帜,既不能同于欧洲,又不能同于世界其他地区,必须体现出我们中国油画的独到之处,这样就要求我们不仅具有欧洲文化的修养和技巧,还要求我们具有中国文化的修养,并且,这种对民族文化的长期熏陶与研究才逐渐获得的中国文化修养,要融入个人感受的表达之中,才能形成一种和谐完美的艺术形式。就这一点而言,靳之林的油画做到了。

靳之林始终如一地追求油画的现实主义精神,加之深厚的中国文化修养和长期的生活体验,从而使他的艺术得以升华,在他的写生作品中,再现与表现不是对立的,而是统一的。体验到一定深度,表现性就自然显现,然而没有表现性,再现的对象就会显得虚弱模糊,换言之则自然主义化了。大凡杰出的画家总是二者得兼,区别只在侧重点的不同。历史上几乎所有的画家包括伦勃朗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再现的,但也有强烈的表现性;莫奈晚期用笔挥洒抒情,几乎完全属于一种抽象的美了。如果表现性的作品没有生活的依据和强烈的生活感受,这样的作品必然空泛单一,不能耐人寻味,就不可能是好的作品。因此,再现与表现从理论到实践都必须是统一的。黄宾虹是这样,靳之林也是这样的。此中所涉及到的传统和现代的问题也是如此,它们是连贯的,不可将其割裂对立,只有在传统文化的底蕴上产生的现代艺术,才不仅具有现代人的情感价值,而且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

靳尚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