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化外之民—一个人的戏剧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5597  时间:2011/2/21 17:08:02

影视工业网:什么是“化外之民”的概念。

沈朝方:“化外之民”,表现的是一个“他者”的身份,又含有一个逐渐替代他者、成为最客观主题的身份,它是一种辩证思维的表达和对现状的质疑,形式也具有不可定义性。这个作品借鉴了中国的传统绘画和历史文脉,再重新挖掘有价值的新元素,以此来解读多元文化。我们不能忽视当代社会中苹果公司的影响力,它完全颠覆了我们日常生活经验和信息传递手段,正如麦克卢汉所说的媒介既信息。如今,“他者”的闯入,另“正确”尴尬还是自省。

在这里,“化外之民”引导我们来到一个不曾有过的地方,这个不明朗的地带存在于合法和不合法之间,他会对既有的状态补充、质疑、破坏、重构,犹如马可波罗吸收“他者”的文明再把这些宝贵的财富带到西方,以另一身份映照自我,最终推动西方的启蒙运动。中国其实也这样,只是在吸收西方文化后没有做本土化地改变。对我来说,探索“被忽视的存在”是很重要的。

《宫乐图》电影是一个总体的项目,这里面传达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不称其力,而称其德”的人文精神。

世纪之交,人类正在飞快进入数字化时代,网络时代、光子时代、生命科学时代。按照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认为,“任何一种电子技术都是人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任何一种非电子技术都是人肢体的延伸。任何一种发明都将反过来影响人的生活、思维和历史的进程。媒介使人自恋和麻木。”这不是吗?我们正在回到部落化的世界。

影视工业网:技术成为你创作中的重要部份,哪些问题是你创作的核心?

沈朝方:这个创作我有一些关键词是一直在强调的:化外之民、一个人的戏剧、媒介、苹果、iphone4的电影、传播学、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Mcluhan)、Redone、Finalcut、互动、简单。

以后的社会不会管你从业什么领域,不管你学哲学、文学还是艺术,人们只会记得代表这个时代的最高文明。我认为苹果公司旗下科技用品就是这个时代最高文明的代表,它代表了工业文明的高峰。如何用这种媒介来转换成独特的艺术语言,使其成为“一个人的戏剧”是我一直在思考的。所谓“一个人的戏剧”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独立创作者,都可以非常便捷地用现代的工业文明成果表现自己的艺术语言。《宫乐图》用Redone拍摄,用FinalStudio完成所有后期,用color调色,数字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掌握这种技术,达到深刻、精英、历史、永恒、优越、成熟、绝对、唯一也没那么困难。正如安迪.沃霍所言“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是一部机器,每个人都应该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每个人都是美的,那就没有人是美的。”这是一种“人”称其为“人”的个人时代。

《宫乐图》片子用Redone来拍,Finalcut来做剪辑之后要Color调色。最后输出来是2k的成片。2k是2048x1152,是电影院的标准。你看,一个人用一段时间,有限的资金,一台电脑几个软件就可以做电影院的标准的片子,这在胶片时代不可想象。数字时代便捷到我们可以通过FCP来压缩,之后再用Compressor压缩,用DVDstudio来刻录成一个完整的光盘,然后就可以把这个Copy版本直接寄到任何电影节。

媒介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存方式,它本身已成为内容。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及时了解世界各地,感受资讯的同步性。通过“互动”形态,不再仅仅是呈现给观众一个理性的结果,给予教导,启示或者娱乐观众。

影视工业网:您的创作中揭露人生的无常和生活的困境,同时倾注了您作为艺术家的极大热情。

沈朝方:经济的“大跃进”导致了这个大家都焦躁不安时代。尤如安德列•塔可夫斯基(AndreiTarkovsky)所警示的,他用自己的一生来警示这个穷途末路的人类社会,这种警示的心态一直根植在我内心最深处。在《处暑—宫乐图》中,也揭示了我们这个时代所处的困境。这个困境和我个人生长的记忆、环境相关。我现在的工作室在黑桥村,那是一个拥有社会最底层人群,位于北京边缘区域的地方,这其中的尴尬状态(即无线性叙事),也无法确切的描述,正如维特根斯坦理论中重要的部份,有一部份无法言说的,我通过作品呈现。

每次去工作室,我都会看到这些在生存底线挣扎的人们,但他们也隶属于北京这个极度繁华和物质丰富的帝都,《宫乐图》直指这种虚假“辉煌”背后的伤痛。中国快速化进程与个体悲观无望的矛盾,个人价值长时间得不到认可和回报,强大意识形态和政府权利下,个人命运微不足道。

漂泊,是当代大都市人群中普遍的现状。对成功渴望的人即使功成名就,也不愿荣归故里,而是重新选择宜居环境。而大部份群体则是背井离乡,为了被扭曲的价值观,追求虚幻美好生活,很多人客死他乡。一到清明节,还有每个月的农历初二和十六的祭祀日,北京黑桥村(艺术区旁边)的外来务工者聚集在路边对亡灵简约的悼念。比起宏大叙事和贩卖意识形态,我更相信真实。中国由于迫切现代化剥夺了大量群体的正常家庭生活,本质上和战争没有什么两样,这也成为一代人心中的无奈和痛。

2010年7月从电影学院毕业后,我把工作室从西土城路的太月园搬到在离798不远的黑桥艺术区,生活发生了大的转变。黑桥村是个典型的城乡交界处,不远处就是电影博物馆,和荒废多年的烂尾楼群。由于附近的大望京村和其他村落的拆迁,黑桥村瞬间人数暴增,外来务工人数达到十万余人。他们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生存。期间我在附近拍了大量的图片,这种直接性的接触使我对现存体制更加悲观沮丧。这个国家如同无人驾驶的列车。人民用血和最大的剩余价值筑成通胀社会,而他们的生活就如同村里的这些狗。旁边,巨大城市烂尾楼群堂而皇之的“屹立”着。这促使我不断追问这种体制下的人的生存空间。我把身边的这种困境通过编码转换成影像,用两年多时间来做这一系列的戏剧跟电影,探索影像与摄影之间的实验性,作品中呈现了电影视听语言、绘画时空观、当代社会幻觉、社会学、法学、宗教、心理学等多种知识系统,借此反映这个时代的美学和矛盾。

影视工业网:您如何使用创作的媒介,创作的线索是怎样的。

沈朝方:麦克卢汉说:“一切技术都具有点金术的性质。每当社会开发出使自身延伸的技术时,社会中的其他一切都要改变,以适应那种技术形式。一旦新技术深入社会,它就立刻渗透到社会的一切制度中。”因此新技术是一种革命动因。

《处暑—宫乐图》大致描述:一个衣不遮体的女人在死之后和升天的弥留之际出现的幻觉:病态的辉煌、理想的无望、现实的辛酸与荒诞。北京世界风情园是亚洲最大的烂尾楼群,位处北京西四环小屯路,混杂的美学建筑废墟占地面积680亩荒废13年。我把“风情园”本应该“辉煌”的命运重新演绎成虚假的辉煌。

“处暑”是时间的概念,晚唐绘画的《宫乐图》表现的是在深宫中的闲情逸致,我的《宫乐图》则是欲望法则中的虚假繁荣,也是时空的蔓延。这种幻丽的生活从来都只属于权贵阶层。这里我的感受是“烂尾”未必坏过“辉煌”。辉煌是想象中的辉煌,现实则是辛酸和充满挣扎。世界风情园和权利没有关系,他是我探讨命运和中国这个时代的缩影。世界风情园呈现的是华丽表面背后的异样风景:在一个逐渐失去经济实体、缺乏权力制衡、一切为即得利益者让步的国家。也可以从微观的风情园看到国家穷途末路趋向。当代社会的问题正如台湾历史学家许倬云先生所说“应当从伊斯兰教文化获得丛生平等,和印度文化中与自然和谐共处使的社会重新建立新的秩序和价值观。”

影视工业网:您对现在制度缺失的不满,以及对“成功”的渴望,在《宫乐图》历时两年多期间,您创作的心里发生过什么样的变化。

沈朝方:在伊居德波的《景观社会》一书中有这么一句:“其中的境遇主义、和景观社会创造一个使人迷惑的影像世界和使人麻木的娱乐形式来安抚人民,现代人所接受的都来自电子媒介的二手经验。”这对我影响巨大。2011年7月暑假我暂时告离北京,准备7年来最长一次“远行”,整天和厦门这个城市的孤岛、海水、渔民、街巷、殖民地建筑、市井生活、捆绑在一起,这是我童年的乡愁和梦。返乡是一种对扭曲了“渴望”和“成功”的警惕,让自己回到自然中来。

媒介的推陈出新让我们了解更多事实的真相和细节,微博就是很好的例子。通过微博可以看到大量惨不忍睹的事件,大量被屏蔽的历史。2011年初在重庆的那段时间,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庞大的人群生活无比窘迫。一遇事,个人根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都是“被生活”,正如我电影中出现了一段屠宰场工人在流水线的戏。这个体制让很多人都没有尊严。

电子信息瞬息万里,使全球生活同步化和透明化,媒介也具有强烈改变现状的可能,这构成我拍《处暑-宫乐图》的动因,破釜沉舟,我放弃当时所拥有可以量化的物质来做一个务虚的事情,使得社会通过个人的理解改变社会的结构。

影视工业网:关于《宫乐图》的理论支撑来自哪里呢,电影实际的操作,您负责哪些工作?

沈朝方:《宫乐图》是我毕业论文《总体艺术在实验电影中的研究意义》理论的实践,我用多种知识系统包括:电影史,尤其是实验和先锋电影史、艺术史、传播学、社会学、新的数字技术。借此共构一个电影可能性的论文。这个论文也会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创作指导。整个剧组共五十多个人,在短期内按自己理想的方向制作。这不能是大的投资,否则总是会听从各种建议。我就用七八个月时间,用IMAC来做后期,包括前期的制片、编导、美术、后期制作从字幕设计、剪辑和部份特效。

影视工业网:如何构成宫乐图的传播框架,它和电影以及录像的不同之处在于哪里?

沈朝方:宫乐图的传播的方式分为两部份,一是空间作品:一个2k的电影、一组摄影、一些草稿、十个影像,现场配有一个同步剪辑平台,参与者可以获得他制作并下载那部份,做为一个纪念的礼物。第二是时间作品:是我参加的电影节(即电影院放映的电影,包括视频网站传播等)。

影视工业网:您前面讲的让我很受促动的一个地方,就是你所讲到的现在最高文明代表的东西,包括苹果科技产品、包括iphone等等东西,用它们来阐述,这些东西是我听了是觉得特别好的,在现在这种文明下,其实个人是完全可以去表达和实现表达的,问题在于你要不要去,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个是很关键的东西。

沈朝方:是啊!我们不能视而不见这个时代给我们生活带来变化。就是我们不能去老是贩卖意识形态,或者用拙劣的手段去描述我们中国社会现实,这个现实已经非常丰富,这个现场其实已经是一个非常宏大叙事的纪录片了。但是我们怎么样来提炼他,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持续探索。

影视工业网:你的电影作品涉及很多电影的诗学和东方神秘主义的色彩。

沈朝方:电影史的知识:我从2001年就开始系统的把整个电影史的电影认真拉了一遍。到了电影学院后,电影大课群星云集,侯克明老师的电影《视听语言》,陈山老师的中国《电影史》,郑亚玲老师的《日本电影研究》,苏牧老师的《中国独立电影》,和张民老师的《东欧电影》、《德国电影四杰分析》。大师研究的个案包括库布里克、希区柯克、安东尼奥尼、伯格曼、费里尼的电影分析。电影学院的论坛和不间断的中外交流周对我影响巨大。

我从日本四骑士和沟口健二(KenjiMizoguchi,)《语夜物语》《山叔大夫》等电影获得神秘和魔幻的意境。我从罗伯特•布列松(RobertBresson)简约的电影风格了解到绘画和音乐组成的并非演员的表演和戏剧。他的电影没有华丽的布景和庞大的场面,只是小人物内心世界的发展,构成简约派的电影风格。我也从索科洛夫超长和缓慢的长镜头了解了如何对灯光精致处理和对于滤片的使用。如果说安德烈•塔科夫斯基(AndreiTarkovsky)最擅长表现长镜头的诗意,罗伯特•布列松(RobertBresson)有着最干净、最简洁的美学风格,贝拉•塔尔和索科洛夫则是二人的延续,同时又是集大成者,这些导演的风格都是我的养料。

《宫乐图》也从古代绘画里面获得价值和经验,我不断探索影像的纯粹性,利用影像内部语言来呈现我的思考。同时我不需要庞大的叙事,我可以把他拉的很长,把他内心结构拉的非常长,使观众会一步步进入这个美学系统里。我想这个是罗伯特•布列松(RobertBresson)非常大的一个贡献,也是电影可以非常小的制作,但他非常纯粹,他不被任何东西所左右。因为他不需要那么庞大辉煌的东西,那么强大的明星阵容,他只是在影像的本质性里探索。这部份是向他致敬的。

项国强(影片调色师):我觉得这种影像样式是我们国家特别缺乏的一种类型:通过纯粹的影像去表达内在,而不是通过语言和情节。比如说贾樟柯他原来拍过一个纪录片叫《二十四城记》,从动作回归语言,那么我觉得很多片子我们可以从广义上来讲大部分电影都通过语言去叙事,通过纯粹影像去叙事的片子其实非常少,因为跟大众的隔阂非常的远,我觉得它又是现在亟需的一个趋势。电影往下发展,我们知道电影的语法都是不断前进,谁能够影响电影的语法其实是发展当中会逐渐看到的。原来像阿巴斯会终结电影时代,产生一个新的纪元,我一看到这个纪元还没有产生,他只是一个早晚的事情,他产生的意义其实在于电影是如何去演变自己的构成的。实验电影是未来电影的一个影像,一个模式,一个雏形,那么可以通过实验可以影像制作纪元的,比如说《阿凡达》是下一个电影纪元制作的模式,电影语法上的模式的改变有可能通过实验电影不断的去尝试。

沈朝方:实验电影是一个概念,它可以不完整,不安分守己,可以实验也可以胡来。好莱坞电影因为成熟的制度和影片巨大的投资,所以一定要正确符合主流价值观。但他也要突破既要保持正确又要引领潮流,很多成功的好莱坞电影,是从日本小成本的实验电影来的。我的新浪博客上有一篇和方振宁老师的对话,押井守的科幻电影美学,押井守的一部电影《阿瓦隆》。《阿瓦隆》影响制作《黑客帝国》的那两个兄弟的电影。安迪•沃卓斯基(AndyWachowski)把《阿瓦隆》概念放大到史诗、工业、娱乐化”了。《阿瓦隆》这种概念电影,他跟市场没有关系,但他会被这个工业所用。这就是“胡来”的价值。

影视工业网:宫乐图前后花了多长时间?

沈朝方:一部实验性的电影背后需要大量的工作,大量的工作根本不能呈现在作品里面,所能呈现是冰山一角。我每天都在工作,《宫乐图》从筹备到完成制作前后用两年半时间。但是我们最终呈现的结果只有几十分钟的片子而已。

项国强:这个片子为什么跟你介绍,主要就是说独立片子当中的,能做得这么这么诚恳的,而且肯下功夫的,而且做的品质好的很少。所以说我觉得朝方的片子是值得去推广的一个类型,也是一个电影界正需的一种形式,能够让我们这些天天干行货的人去思考。

影视工业网:就刚才你这里面其实有提到关于说微博,互联网一些东西,你自己对互联网是怎么想的?

沈朝方:互联网是一个传播的媒介,它本身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就通过互联网和新技术来创作的艺术家,跟我做传统的艺术完全不一样,并不是媒介不一样,而是我的生活完全不一样。所以我的意思是生活完全改变了,彻底改变了。

用微博的人不是把它看成高度的工业文明的工具,与现实对应关系的东西,人们把微博当成现实来接受,结果就是媒介取代现实,取代的程度就是媒介的真实程度。

像台湾历史学家许倬云先生讲的。现在世界的格局有点像春秋战国时期的格局,是几大的方块,现在是欧美获得这个世界的话语权。我觉得这个世界的话语权不是永久属于一个区域。

我们其实可以用这种信息和媒介使得所有的人获得的信息是平等的,从而使媒介成为推动改变不平等现实世界的可能。这是一种希望。

每种艺术面对阶段性的问题不尽相同。安迪•沃霍尔(AndyWarhol)为什么获得那么大的赞誉,重要在于他很快掌握时代的特征,安迪•沃霍尔的最大的价值是他用一生的实践完成了对传统艺术价值和社会秩序的反讽和不屑,他反抗艺术权威与社会规范、进入艺术市场的方式。他的丝网印刷技术制作,充满冷漠、空虚、疏离的感觉,表现了当代高度发达的商业文明社会中人们内在的感情。约瑟夫•博伊斯(JosephBeuys),做的是社会雕塑的概念,政治预言,将艺术与科学相结合,当政治起不到人民诉求的时候,艺术家站出来了,反对被物质和利益蒙蔽的暴力根源。

2011年3月初稿于北京黑桥艺术区
沈朝方2011年8月14日晚完稿于厦门海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