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包立民:韦启美的东坡夜归图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815  时间:2013/9/3 16:38:45

要不是我请韦启美先生在《一笑了之》漫画册页上,画这开册页;要不是韦先生一反画驾轻就熟的漫画,反串中国画,至今我也不会知道,他能画这么地道这么精巧的诗意小品。也许读者要问,这幅人物小品好在哪里?以我之见,好就好在有情趣,有笔墨。

先说情趣。这开可以名之为《东坡夜归图》的诗意小品,取材于苏东坡的半阕名作——《临江仙》,取材于《临江仙》的上半阕,只是将“夜饮东坡”改成了“东坡夜饮”,许是笔误。苏东坡的这阕《临江仙》写于黄州(今湖北黄岗)。宋神宗元丰三年,苏轼因乌台诗案,受到当权者的排挤,被贬黄州。宦海深沉,政治上的失意,使苏轼看清了官场的险恶,在黄州期间,他常与二三知友彻夜长饮,长饮中谈古说今,增长了不少人生见闻。一部《东坡志林》中就载了不少他在“夜饮”中听到的掌故见闻。

一般来说,词的上半阕多写景,下半阕写情,写理,借景抒情,借景说理。苏东坡的这《临江仙》也不例外,上半阕写景,写他夜饮归来的情景,下半阕写情,写他从听江声中悟出的人生哲理“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作为中国画家来说,抽象的哲理、理念难予直接表现,往往要通过具体的事物、景物来传情言志,也可以说是借景生情,托物言志。

韦启美抓住了苏东坡夜饮归来,有家难进$$书童已睡,家门紧闭只得站在江边“倚杖听江声”的特定情景着笔,画书童在灯前椅子上面打酣,画苏东坡在门外江边长立。长立江边的苏东坡,酣声不断的小书童,从而相映成趣,十分富于情趣。这种情趣又非常贴近苏东坡的个性生性旷达,不拘形迹的个性。从中还可看出苏东坡平日对小书童的溺爱之情。

也正是在苏东坡有家难进的特定情景中,巧妙地暗喻出他站在江边长叹“有国难投”的难言之隐。

再说笔墨。韦先生的正业是油画教学和创作,副业是漫画创作,人称油画、漫画两栖艺术家。对油画家、漫画家来说,很少有人用笔墨来衡量或评论他的作品,但并不等于说油画家、漫画家(尤其是漫画家)没有或不会用笔墨,也不等于说只有中国画家才有成懂得用笔墨。不少油画家在画彩墨和水墨画时就很善于用笔墨,很多老漫画家创作漫画时也很重视笔墨的运用。韦启美的这开人物小品就很见笔墨,人物的线描勾勒,江水的虚实浓淡,杂树竹篱芳屋的错落有致,都是地道的中国画笔墨,由此可见韦启美的中国画修养和功底,真是真人不露相呵!

看来光说韦启美是油画、漫画两栖类的画家是不够用了,至少还应该加上他精通中国画。千万别小看小品册页,从某种意义上说,画小品册页,最能看出中国画家的笔墨功力。

文/包立民

原载于《中国文物报》